进入论坛

西域文化>>历史文物>>丝绸之路

从喀什噶尔到叶尔羌

2007年11月13日 11:29:51 稿源: 新疆经济报 发表评论 订阅新疆手机报

    尽管现代化已给喀什抹上了一层异样的色彩,但她骨子里依然珍藏着古老的个性。我总觉得在她浓郁风情的外表下隐藏着另一座城——一座城中之城,一种现在时中遥远的过去时,一个由信仰、传奇和诗篇构成的精神图谱。从喀什噶尔到叶尔羌,不是从一座城到另一座城、从一个地名到另一个地名,而是从一种时间到另一种时间——从喀喇汗王朝来到叶尔羌汗国。几百年前,一位意大利人走过我今天的路程。

    喀什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呢?在纷繁印象和凌乱记忆中我是否触抚到了她的一点脉搏、目睹过她面纱下的真容?为什么多年来我总在思念她、频返这魂牵梦萦的城?

    喧闹的巴扎、迷宫似的老城、学者和汗王们的寝陵、晨光中的艾提尕尔清真寺、经书和香料的气息、建筑内部的无限图案……喀什是丰盛的、多义的:喀什噶尔,一个词中的 “各色砖房”、“玉石集中之地”、“初创”……同时,她是华美的、深邃的。她的美是尘土中开放的玫瑰、风中摇曳的沙枣树,是褐色面纱下难以揣度的女性的禁忌与妩媚,银髯飘飘的老者阅尽人世沧桑后脸上的从容安详,还有孩子们稚气大眼睛中深深的蓝。

    尽管现代化已给喀什抹上了一层异样的色彩,但她骨子里依然珍藏着古老的个性。我总觉得在她浓郁风情的外表下隐藏着另一座城—— 一座城中之城,一种现在时中遥远的过去时,一个由信仰、传奇和诗篇构成的精神图谱。

    ——她是一部智者之书吧?是喀喇汗时代的智者们写下的集体经卷?拂去羊皮封面上的灰土和落叶,尽管我已读过多遍,但至今尚未真正领会她的奥义和真谛。

    以恰萨为中心的喀什老城曾是著名的喀喇汗王朝王宫所在地,七八百年前喀什噶尔的中心。漫长的岁月并未毁掉它旧时的容颜,仿佛时光在这里静止下来,紧紧依附在过街楼、厚实的土墙和油腻斑剥的木楣上面。它至今仍保持了浓郁的中世纪风格。走在喀什老城,犹如走在《一千零一夜》的深处,而引人入胜的美,总在那些曲径通幽迷宫般小巷的最深处。

    老城就是一个“深处”。它隐秘、含蓄、自足,接受了时光之手的打造,收下了岁月微薄的遗赠,却保留和酿造了时光中遥远的声音、气息和色彩:一种古朴和芬芳。古巷内总是十分安静,偶有卖酸奶、凉粉的小贩穿巷而过。光线忽明忽暗,明暗反差是如此之大,如同一幅变幻的黑白木刻。土墙和过街楼挡住了阳光的直射和暴晒,即使在最炎热的夏天,走在古巷内,你仍感到十分凉爽。白天,男人们上班或做买卖去了,小巷内只留下妇女和儿童。孩子们玩陀螺、跳皮绳,围在一起分享一盆水煮土豆。妇女们绣花帽,晾晒地毯,撩开用沙枣核做的门帘,相互久久地交谈,倾吐着心里话。穿艾得莱斯绸的姑娘像一朵彩色火苗,在幽深的小巷里梦境般地远去了。首饰匠的喷枪呼呼呼地喷出了蓝色火苗。裁缝店里传来缝纫机的响声。老式理发店散发着肥皂好闻的香味。铁匠铺前拴着乡下来的马,它在等待换一副新的铁掌,由于紧张和害怕,身子在微微颤抖、冒汗……

    黄昏的时候,我爬着摇摇晃晃的木梯,登上我的朋友阿不都·苏甫尔家的屋顶。从东湖公园望过去,老城就像是一座遗弃的坟场,破落而杂乱,露出一点死气沉沉的土灰色。而此刻,我只上到几米高的屋顶,展现在眼前的却是另外一番壮观景象:参差错落的屋顶绵延起伏,依旧是土灰色的波浪,依旧是几何学的变幻,在你视线中展开,带着一种令人踏实的泥土的颜色,一直铺向天边。它的辽阔和开敞完全超乎我的想象——它就是一个海,一个提升到空中的海面!我说不上它给人辉煌壮丽的感觉,但它的确充满生机,甚至有一种杂乱的繁华:在傍晚橙黄柔和的光线中,电视天线像人的手臂伸向空中,捕捉着天空的音讯。家家屋顶上种着鲜花,盛开的夹竹桃,沉甸甸的无花果,著名的喀什玫瑰,构成一个名副其实的“空中花园”。不少厨房也搬到了屋顶上,主妇们在忙碌,洗菜,切西红柿,空气中传来葱爆羊肉诱人的香味。养鸽人唱着古老的喀什噶尔民歌,用玉米粒喂养心爱的蓝鸽子。鸽群在天空盘旋,撒下嘹亮的哨音。这哨音就像是它们播下的种子,可以控制屋顶上晨昏的明暗……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作者:沈苇
发表评论 打印此页 【责任编辑: 佟志红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
昵称 匿名发表
内容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