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西域文化>>文学>>散文

穿越时空的苏巴什

2007年12月14日 10:01:11 稿源: 新疆经济报 发表评论 订阅新疆手机报
苏巴什佛寺遗址。

从库车县回来以后,我常常想起夕阳笼罩着的庞大的苏巴什佛寺遗址,那些穿越千年时光,依然耸立着的佛塔,虽有残损,但依然震撼人心的宫殿,僧侣们生活起居的禅房已经荒芜,只剩下初冬的冷风和戈壁石的路径……有时候,我似乎跟随着三藏法师回到了1300多年前的苏巴什大寺。这种奇怪的现象,促使我不得不问自己究竟来自何方,现实的存在预示着什么,最终我又将要到哪里去?

凝固的苏巴什

很久以前,我就听说库车县有一座规模宏大的苏巴什佛寺遗址,其中,最吸引我的则是这座犹如城市一般的寺院,消失在空气和泥土中的许多未解之谜,比如大寺修建的确切年代,鼎盛时期的寺院内有多少修行的僧侣,大寺在传播佛教文化过程中的作用等等。

为了更好地了解和感悟这座曾经辉煌的佛教遗址,前往苏巴什佛寺遗址之前,我查阅了一些相关资料,大致情况如下:遗址位于库车县城东北20余公里、库车河两岸却勒塔格山口南麓,为魏晋时代的佛寺遗址。苏巴什佛寺分东、西二个寺院。史料称昭怙厘大寺。

尽管我做了一些准备,抵达遗址之后,我还是吃了一惊,我开始怀疑我查阅的资料是否出了问题,眼前分明是一座壮观的古城遗址,怎么可能是寺院呢?我在遗址内流连了很长时间,甚至无法准确地描述苏巴什遗址真实的规模。

苏巴什佛寺是依河而建的建筑群,库车河从整个建筑群中间横穿而过,苏巴什佛寺因此被分为东寺区和西寺区两部分。东寺区依山而建,现存房舍、塔庙等遗址,均为土坯建筑,其中,塔庙残存墙壁高度在10米左右。城内可见3座高塔,最北一座耸立在半山腰,可俯视全寺遗址;由于受库车河水的冲刷,河岸崩塌等因素的影响,西寺区有相当一部分建筑已经消失了,尽管如此,西寺区残存的建筑,其密集程度也令人吃惊,西寺区北面还有一座石窟,壁刻龟兹文和佛教人物像。据说,西寺区是苏巴什佛寺僧人的住所地。

唐僧的身影

有关苏巴什佛寺的始建年代,史学界有多种看法,一般认为苏巴什佛寺始建于东汉,繁盛于魏晋南北朝至隋唐。据说,苏巴什佛寺在鼎盛时期,这里的僧众多达万人,许多内地高僧云集于此讲经学法。公元14世纪,在伊斯兰教东渐过程中,苏巴什佛寺被彻底废弃。

目前,有关苏巴什佛寺最可信的记载出自《大唐西域记》。唐玄奘虽然在书中为我们留下了苏巴什佛寺的珍贵文字资料,有意思的是唐玄奘本人抵达苏巴什佛寺的季节以及在寺院内讲经颂法的时间,却引起了后人的争议。有人说唐玄奘在龟兹待了5个月,杏花开放的季节才离开龟兹。更多的专家认为玄奘在龟兹驻留了2个月,大约在早春二三月间离开了龟兹。

库车县著名龟兹研究专家裴孝增根据多年研究认为,玄奘来到龟兹的时间应该在冬季,驻留龟兹的原因则是大雪封山。玄奘在龟兹停留了2个月时间,这期间玄奘曾经到过苏巴什佛寺,并且与当时龟兹国高僧进行辩经,并由此进一步赢得了龟兹国王的敬重。不过,令裴孝增费解的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玄奘在苏巴什佛寺留下了身影,却没有前往距离苏巴什佛寺很近的雀离大寺(克孜尔石窟)。难道玄奘在苏巴什佛寺讲经期间,没有接到雀离大寺方面的邀请?另一个原因很可能是龟兹国王造成的。史料记载,玄奘每每出行讲经,当时的龟兹国王都会亲自送行,并且让玄奘踩着他的肩膀上马。试想,对玄奘法师如此敬重的一位国王,怎么能够舍得让玄奘前往相对较远的克孜尔石窟呢?

河流记忆

历史上,库车河、渭干河以及阿克苏河等河流养育了古老的龟兹文明,在河流的沿岸以及中下游形成的冲积平原上,不仅叠压着众多不同时期的古文明遗迹,至今依然续写着人类文明与水密不可分的故事。

世事沧桑,龟兹早已经走进了历史,一个新的以库车县为中心的经济带正在崛起中。滋润着库车县大地的库车河也将随着却勒塔格山中水库的建设,呈现出人文特色。基于此,我们有必要回顾一番这条河流的历史。

库车河是一条发源于天山冰川的河流,每年6至8月是库车河的汛期,由于河道坡度较大,来水凶猛,在很长的历史时期内,库车河既是孕育龟兹文明的主要河流,同时,也是威胁这片绿洲的元凶。库车河的威力从其对西寺区遗址的威胁可见一斑。

苏巴什佛寺是建筑在黄土层上的建筑群,库车河水经年累月地冲刷淘洗,在西寺区依傍河道的岸边形成了一道天然黄土悬崖屏障。悬崖顶部尚存残缺的建筑遗迹。由此,我们可以推断,许多建筑遗迹已经随着黄土悬崖的垮塌,融入滔滔的库车河。

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吧,河水冲走了许多东西,同时,也让一些尘封在沙土中的文物展露了出来。许多年前,有一个库车人盖房子,需要石头作地基,这个人在河道里捡石头的过程中,偶然拾到一块雕刻有佛陀形象的卵石,引起国内外龟兹学研究者的关注。因为,此前新疆还没有发现在卵石上雕刻佛像的先例。库车河发现珍贵文物的消息不胫而走,当地就出现了一些期望撞大运的人士。结果刻有佛像的卵石没有捡到,人们却发现这条河里藏有许多形状和色彩都异常奇特的石头。

我们经过河床前往西寺区时,我也渴望能够得到一块雕刻有佛像的卵石。石头佛像自然不是轻易能够找到的,但是,库车河却慷慨地馈赠给我们几块奇石。其中,有一块宝塔状的石头,赭红色当中均匀地分布着青灰色的夹层,俨然就是一座聚合天地水韵之灵气的微型佛塔。联想到苏巴什佛寺,谁能否认河流不是有灵性的呢?

对话夕阳

我们徒步穿过宽阔的库车河河床,来到西寺遗址之际,天色渐渐暗下来。夕阳在大地尽头的浮尘中,犹如一团即将燃尽的烟蒂,泛着黯淡的殷红色。我在库车河水冲刷形成的悬崖顶部坐了下来。

我背后是凌乱的历史遗迹和死气沉沉的却勒塔格山,正面的下方是枯水季节乱石滚滚的库车河河床,越过荒凉的河床,荒原上的夕阳只剩下了半拉脸庞。我被夹峙在历史和未来之间,或者说我成了太阳与遗址对话的媒介。

黯淡的光线,给空气注入了浓重的苍茫稠厚之感。它们就如同我精神的真实素描,徘徊在天地之间,寻找着,思考着,倾听着。

我听到河水远去的声音,当河床上残留的水团被沙石丝丝缕缕地吸干之后,我明白了历史的长河就是这样的: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们来到苏巴什遗址,是为了寻找我们的过去,是好奇,是某种寄托,是补缀心灵上的空白,是企图连接历史,还是试图让我们的魂灵得到某种慰藉,让我们的现实生活更充实一些?其实,这些问题对于苏巴什遗址来说就如同一粒飞尘,百年以后,对我们曾经有过的生命而言同样无关紧要。

那么我为什么要来到这里,苏巴什遗址以及所有见证了人类文明历史的遗迹遗址为什么又吸引着我们,让我们捧着朝圣一般的虔诚而来呢?

夕阳彻底闭上了眼睛,大地陷入一片混沌。

作者:李桥江
发表评论 打印此页 【责任编辑: 佟志红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
昵称 匿名发表
内容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