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宝鉴系列之三

“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织锦心系东方祈愿和平

http://www.tianshannet.com 天山网   2009年08月04日 10:05:52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漫漫黄沙,倾覆千里,淹没了丝路古道曾经的辉煌文明。一块色彩斑斓的织锦跟随着它的主人,自东汉开始就在这滚滚黄沙中寂寞地沉睡,任由沧海桑田,世事变迁……千年之后,当第一缕阳光照耀在它身上,一个强大的国度——中国在古老的东方崛起。一千多年的光阴,似只在一梦之间。1995年10月,中日两国考古学家在尼雅古国的发掘中,发现一件堪称绝品的织物,它就是“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织锦上所记载的文字“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把已经远去的汉朝和盛世中国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这就像一个神秘的预言,预示着千年之后中国的繁荣昌盛。通过它,人们能够感知尼雅人心系东方,祈祷和平永驻的心愿。

蕴藏玄机

位于世界第二大沙漠塔克拉玛干南缘的尼雅古国,被西方考古学家誉为东方的“庞贝城”。1995年,中日两国考古学家在尼雅古国进行了发掘,此次发掘出土文物之丰富,保存之完好为过去所没有,是近一个世纪以来收获最为丰硕的一次,被评为“95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有助于揭示中原汉晋王朝与精绝及鄯善王国的政治关系,有助于认识公元2世纪前后丝绸之路南道上的中外经济和文化交流,更有助于揭示尼雅王国衰亡之谜。

此次发掘价值最高的发现当属种类丰富、保存完好、特色鲜明的大量织锦。在众多织锦文物中,有一件堪称绝品,它就是色彩艳丽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其长18.5厘米,宽12.5厘米;圆角长方形,白绢缘,长边各缝缀三条黄绢系带。锦为五色平纹经锦,图案为变形云纹及星纹、孔雀、仙鹤、辟邪、虎等瑞兽纹样,在花纹间织出星占祈瑞文字篆书“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织锦质地厚实,纹样瑰丽流畅,世所罕见。

“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指的是什么呢?据考,在我国古代天文中,“五星”是一个专有名词,为“金、木、水、火、土星”的简称,实为自然天体概念。《淮南子·天文训》有:“五星、八风、二十八宿”的记载。依据这一思路,遍寻史书天文志,发现“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最早的记录应为战国时期大星占家石申的有关记述。石氏的著作现已缺失,《开元古经》有部分引述:“五星分天之中,积于东方,中国大利;积于西方,负海之国用兵。”现存最早记载见于《史记·天官书》,这为考古学家提供了一条重要的时代线索。其文曰:“其(辰星)与太白俱出东方,皆赤而角,外国利。五星分天之中,积于东方,中国利;积于西方,外国用兵者利。五星皆从辰星而聚于一舍,其所舍之国可以法致天下……”这段话的意思是,辰星与太白一起从东方出现,都呈赤色而有芒角,则外国大败,主国大胜;若与太白一起从西方出现,都呈赤色而有芒角,则对外国有利。从天顶分天为二部,若五大行星聚舍于东半部,则主国利;若聚舍于西半部,则外国用兵者利。若五大行星都跟着辰星聚合在一舍,则该舍分野所对应的国家,可以凭着“法”号召天下。

《汉书·赵充国传》有宣帝命赵全权管制西羌军争,赵因故难从,宣帝遂敕令曰:“将军不念中国之费,欲以几数而胜微,将军谁不乐此者……今五星出东方,中国大利,蛮夷大败……因天时,诛不义,万下必全,勿复有疑”。

另,长沙马王堆三号墓中有一部帛书《五星占》,详细记述了五大行星的运行规律和相应的占验内容。从《五星占》来看,它重点在于军事行动吉凶的占验,是春秋战国诸侯纷争的历史产物,并被当时的军事家应用于实战之中。据《史记》载:“五星分天之中,积于东方,中国利”上下文来看,此占辞在于军事意义上。“积于东方,中国大利;积于西方,夷狄用兵者利”,更说明了这一点。

考察发现,历史上对“五星占”的信奉已达到根深蒂固的程度。究其原由,不言其远:周初“五星聚箕”,多因“汉之兴,五星聚于东井。”自汉朝建立时出现五星出东方的天象后,人们认为这种五星联珠或五星聚确为祥瑞之兆,尤其是在军事方面。

目前,尼雅遗址的上限年代尚未确定,而废弃的时代,众多学者认为应在公元3世纪前后,其废弃的根本原因至今还未彻底查清。此次考察,学者发现它并不全像过去人们断言——沙进人退的结果,而很有可能是战争毁灭了尼雅文明。

并非自然毁尼雅

古代人往往是逐水而居,古代尼雅人也是这样。古尼雅人很注重保护自身生活环境,阻止家园干旱化。从古文献记载及遗址现状分析发现,尼雅废弃之时,生态环境是比较优越的。这里巨树环绕、树干粗大,一人不能抱拢,果园菜畦成片,桑林阵阵。尼雅王国无论上层统治者抑或黎民百姓,深感水流植被的重要性,对水的管理、使用,植物树木的保护都有一套措施。水由专人管理,定有相关的制度,管理失当,致使损失将受惩罚。有文书记载:“汝派左多那来此办理耕种所需水和种子事宜”,又“水已由阿钵尼耶借来……若排水口未曾准备好,则无权要求赔偿损失”等等,充分说明水是由专人管理的,对河道的观测、维护也是有专人负责的。

考古学家发现,尼雅河流经N2东侧的一条支流河道已下切很深,形成沟槽,说明尼雅河水改道他流的可能性是极小的,在古遗址附近所做调查也没有提供尼雅河大规模改道的证明。相反考察得知,这里的居民迁走后,河水仍继续流泻至此,一些农田、墓葬被淤泥反复覆盖就是直接的证明。关于保护树木植被,所发现的佉卢文献有载:“活树,应阻止任何树连根砍断,否则罚马一匹,若砍断树枝,则应罚母牛一头”。由此,1600年后的今天,我们看到尼雅王国建筑附近大都林木环绕,生长良好,这与尼雅先民热爱自然,保护环境密不可分。他们很重视运用自身社会的、有组织的力量进行生态环保。如此,只要没有突然而至的无法抵御的灾难,尼雅古国定会比“老井殉道者”更加顽强地生存下去,然而,尼雅到底遇到了何种灭顶之灾呢?

作者:张晖 稿源: 新疆都市报 责编: 佟志红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查看>>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