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流浪记》序一:简谈孤岛散文

http://www.tianshannet.com 天山网   2010年01月14日 09:52:19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从诗到散文是一种捷径,是一种语言的放松或者扩大。散文允许把浓缩的诗的情绪或意境淡化开来、扩展开去,并由此建设一种新的心境。孤岛的由诗至散文的道路大约也是基于上述原因。

孤岛的散文大都以心灵为诱因,也以心灵为依归。他们这一代人大凡都比较专注于内心世界,并且都因为少有外在的种种因袭和负担而显得真诚而动人。散文真正的美感力量来源于灵魂。来源于那些不做作、不伪饰、不故作高深、不故作伟人状的普通人的灵魂。来源于这些灵魂对自己的剖析与深究,来源于通过这些剖析与深究而达到的至彻至悟的境界。我想,孤岛的散文是在向这个境界迈进的。

我比较喜欢他散文中那些以自身的经历为题材的篇章。这些文章因为渗透进他自己的切肤之痛而格外有内在的力量。那些力量是潜在于他生命深部的,是蕴涵有一个普通人的真挚的,悲欢的,它们因为起源于一个孤独灵魂的内部而获取生命的质地,它们因为拥有一个生命的内容而显影出时代沧桑的背景轮廓。比如《往事如烟,比如《怀念双亲》,比如《秋殇》等,都能显示如此境界。我比较喜欢这些散文,在这些朴实文章的字里行间,我聆听到一个生命的独白,也仰观到这个年代隐蔽漂浮的社会云烟。

相比之下,一些以新疆山川为题材的散文略显浮浅。原因很简单,作者在这些散文里很难有自身生命的介入,很难有自身血泪在里面的融化与凝结。他在这些散文中是一个欣赏者,感叹者,旁观者,而非介入者。他无法当事于其中而让文字从胆汁里流出。他在那些感叹中欣赏中也许会有佳句或格言涌出,但这无法改变他旁观者的立场。这是一切以风景山川为对象的散文的内在缺陷。除非他能把风景内化为他一部分生命的形态,内化为他灵魂的风景演绎而出。但这样的文章在千古文章中也是罕见的。

《新疆流浪记》一文我早已读过。这篇散文在某种程度上倒是一篇融情、景、事与内心为一体的文章。作者以自身为媒介深入一段社会生活,并由此触发种种思绪、感想、喟叹与凝思。这篇长文的部分章节带有魔幻成分,以荒诞的怪想楔入现实,在不可能的可能中描述一种更深的社会变形。我以为,这倒是孤岛先生对散文的一点小小贡献。我们的散文实在是太严肃、太宏大、太作思想家状了,有时需要这么一点小小调侃来使散文轻松一下。我由此想到卡夫卡的随笔,那些短短的,充满梦魇情调,充满黑色幽默的短文实在是一篇篇微言大义的妙文。我想,孤岛先生似可在这些写法上修炼一下,发扬一下,努力写出一种异样的散文来,在怪异的美学氛围里提炼出生命的、社会的、存在的内涵。

我对他的“文化杂感系列”有点不以为然。因为那样的文章实在是少性情、多理论,不太像散文的,倒有些像报纸社论了。多写这样的文章会使自己对灵魂的敏感减弱,会使诗一般的感觉迟钝,会逐渐把生花之笔变成八股的笔。付出的代价太大。散文家不要写论文,不要写那些无关灵魂无关美学的东西,要始终在笔耕的天地里保持住自己的艺术心灵。

孤岛已经在艺术的远足中迈出了可喜的一步。他的散文无论在质与量上都达到了一定的水平。他还很年轻。写作的路子与生活的路子还一样的诱人与漫长。他还很有个性,在甚嚣尘上的现实环境里能坚守住自己的一份内心天地与写作初衷,能够在这文人纷纷在现实的诱惑前落荒而逃之际,坚守住散文的一角绿荫。我想,这就是他内心力量的体现,是他得以写出更多更好的散文的灵魂保证。这是重要的。基于此,我也坚信孤岛一定能写出更多更好的散文,为时代也为他自身的生命作证。

(章德益:著名诗人,新疆边塞三诗人之一。此文原载于《新疆经济报》1994年1月11日“大陆桥笔会”版,和《中国西部文学》1995年第6期)

作者:章德益 稿源: 天山网原创 责编: 佟志红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查看>>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