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洛宾和达阪城

http://www.tianshannet.com 天山网   2010年05月10日 11:11:44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五一”选楼兰金舟旅行社的“吐鄯两日”出游。去吐鲁番的路上,有著名的达坂城。

达坂城出名,缘于王洛宾改编的《达坂城的姑娘》。此前,它只是一个位于天山中部的无名小镇。1939年秋,王洛宾到兰州抗战剧团工作,从一位维吾尔族司机那儿记录下口头传唱的新疆民歌《达坂城》,而后改编,塑造一个马车夫的向往,定名为《马车夫之恋》,后改为现在的名字。这是他改编的第一首少数民族民歌,获得了极大的成功。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2000年6月出版了一万册《500年的歌——王洛宾经典歌曲与创作》,刘书环编,很棒:不仅有曲谱、洛宾的话、相关图片、艺术年表、作品目录,还有创作背景和改编体会。达坂城里新建了王洛宾纪念馆,和葡萄沟里的是一家,有相关的纪念品。可惜只有最后一本,买了一套珍藏CD,又跟管理员讨了半天,才如愿以偿地抱回来。

景区有古城,原名嘉德城,建于唐贞观年间,为军事要塞,也是交通驿站。有烽燧雄踞路边山头。古城不大,呈方形,建于小山包上,残余内外双层土墙,地面多褐锗风蚀卵石。也有一些陶罐残片,疑似景区管理者招揽游客的小心思。古城两侧竦峙雄山,地形险要,有“一城当关 万军莫开”之势。这里是风口,坐落有大型风电站。山侧盛产风凌石,山下凹处多蒿草,有苍茫之感,仿佛千军万马的蹄声,挟雷带电,排山倒海。

王洛宾纪念馆所在景区应为新建,设有小酒馆、古驿站、皮具店、丝巾店。喜欢那个小酒馆,吧台前高高的吧凳上坐了,葡萄汁、红葡萄酒、白葡萄酒、桑葚子酒、地产老酒挨个品尝,爽了就揣一瓶回去,很可以美上一天。

今人津津乐道于王洛宾和三毛的爱情故事,当事人再不会出来吭气,由着你挖掘整理、编排演绎。我曾为痛失三毛而流泪,还写过一纸心里话烧了给她;也曾为王洛宾的歌曲深深沉醉,为他的坎坷生涯唏嘘不已;为他俩艺术生涯的交汇欣然;对后人的编排又有些不以为然。只希望他俩在九泉还继续在艺术沃野里起舞翩翩。

设若我也来八卦一下这段轶事或情事:二位都是很有故事的人物,也都是多情浪漫之人。三毛四海流浪情定荷西再孑然一身,文艺上的钦敬相通到交流如山泉汩汩,情愫暗生也在情理之中,只洛宾虽身处西域但有子有家有业,终归心约良多。三毛因而万念俱灰,终究选择轻生灭灯也不是没有可能。人世间的差异和障碍在三毛那里是没有的,在洛宾这里却难以逾越。这是东西方文化的巨大差异,人世间太多的看不穿,看不破,看不开,割不了,放不下。百年之后,这些都随流水消匿,只这段佳话,传唱不绝。

听着导游的介绍,看着封皮上的王洛宾,想这西部歌王也是位风流倜傥的老帅哥,再忆取三毛的长发经典照片,脑子里竟浮出《廊桥遗梦》的剧照来。十年前走葡萄沟的纪念馆时,还没有今年这些说辞。是今人多不古呢?还是今人多开放,可以披露的空间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释放?余不知。也许王海成先生新出的《我的父亲王洛宾》可以提供新的谈资。我对此并无兴趣,只有对二位不变的钦敬。

在葡萄沟与王海成有过一面,且合影留念。而今十年过去,竟记不得存于何处。想今日费力讨来的书籍,十年之后,又归何处?书且如此,情何以堪?莫如都淡了罢,滚滚红尘不过浮尘,一梦而已,莫执情之一字,生生死死,期期艾艾,没完没了,即便舍身去了,仍阴魂不散,扰人清修。

达坂城让人感喟一座城因一个人而发生的改变。1994年10月,达坂城镇授予王洛宾“荣誉镇长”,并立碑纪念。如今,达坂城已经因这位“荣誉镇长”的托佑而发展成为城市的一个区。

今天的达坂城,杏花荼蘼,掩映花枝之后的民居里空空荡荡,并没有长辫子大眼睛的混血姑娘,人们呼喇喇钻进钻出,追寻只在歌和风里。

一直有疑惑:为什么马车夫的想法那么奢侈?你听他唱——“你要想嫁人不要嫁给别人,一定要嫁给我,带着百万钱财领着你的妹妹赶着那马车来”­——你听听这都像话吗?有了漂亮的达坂城姑娘还不够,还要钱财;钱财少了还不行,得要百万;百万还不够,得领着小姨子;小姨子也不够,你们得赶着马车来!话说回来,人家条件那么好,凭啥非得嫁给你?简直莫名其妙、霸道过分、贪得无厌!岂不晓知足常乐、见好就收、节制有礼?所以这马车夫的恋想,只能是白日的清秋梦,一个天方夜谭,徒增笑谈!

其实马车夫的鞭子一吆喝,拽着还原出来这里的背景,反映女性的地位:维族人娃娃生得多,喜生不喜养,养也养不起,就干脆连小的一起跟过去,由姐姐姐夫来供养。马车夫的吆喝和歌里,传递出作为男人由衷的快乐和得意,一种“得瑟”的优越感铺天盖地,也借歌公然地调侃和挑衅。

王海成为父亲所建的连锁纪念馆,又引出东方人的感慨:还是生儿子好啊,女生外向,哪里做得这番事业?吼吼,偶只有翻白眼的份儿。

作者:郭艺文(乌什)

作者:郭艺文(乌什) 稿源: 天山网原创 责编: 佟志红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查看>>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