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城:锡提亚

http://www.tianshannet.com 天山网   2011年01月03日 18:04:34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在新疆叶城县叶依克村东南,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古城,名叫“锡提亚”。据《魅力叶城》丛书介绍:锡提亚古城始建于十一世纪末,有人认为是喀喇汗朝之可汗城,十二世纪为西辽占据,1218 年在成吉思汗西征时被毁。周约5 公里多,犹可见街市遗迹,西北有一高地,周约二、三公里,四周亦散布有陶片及人骨。并发现北宋时期的有孔钱和许多两面镌有阿拉伯文的喀喇汗朝时期的钱币。

带着传说中的想像,我们驱车进入,车辆也在几个乡村路口徘徊了好几次,才终于绕进了那个传说中的古城。一听到“古城”二字,我心中就有种特别的感觉,冥冥之中仿佛有一种独特的意识会进入我的思维。车在一户维吾尔族人家门前停了下来,我们随着那户主人的指引,进入了一片充满扑朔迷离的古城。

举目远望,方圆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林,白杨树、沙枣树、红柳树、果树、柳树、榆树等一片碧绿、争丽斗妍的林苑,一派绿气织成的绿色风云,绿得秀丽,绿得可人,好像上帝用一块飘动的绿绸把那片充满神秘色彩的古城给圈了起来一样,那些树木舒展腰肢迎风摇曳,夹带着一股有花的清香,绿的幽香传递过来,在夕阳的余晖下,那样的景致格外的清爽宜人,一片醉人的绿意。

这片被绿色包围的古城,有几处残橼断墙静静地躺在地上,接受着血红色夕阳的抚摸,静静地迎接着我们这群不速之客,没有言语,没有暗示,只剩下无数的猜想。脚下是一片浑黄的沙土,偶尔的断墙下面会有一个深不可测的神秘窟窿,让人不禁想一探究竟。叶城县文体局书记宋晓勇说,在这里面可以捡到一些古陶瓷和古钱币等东西,也许是好奇之心,也许受世俗的影响,我顺着夕阳的影子往前方寻去,看到几只四脚戈壁壁虎在我们的脚步下快速的溜了过去,偶尔一两株骆驼刺也显示了营养不良,耷拉着饱经风雨的身姿,这在沙漠戈壁中生命力最强的植物在这片古韵迷茫、荒芜的古城中也显得无精打采,踩在松软的黄沙上,我想周围一片盎然绿意,为何这中间是了无生机呢?

这里究竟是什么时代的产物?究竟是什么历史的战火让它连一点生命的气息也不存在呢?继续前行,看到一些像陶瓷的碎片撒落了一地,旁边有一个像烧制陶瓷的窑坑,我伸手捡了一块,颜色稍带青色有点陈旧,突然想到宋书记的话,心里一阵狂喜,是不是我遇上了那传说中的古瓷呢?又在一堆黄土上看到了一块暗灰带微红的小瓦片,上面还有一些细小如针尖的孔,这个没有前者那样结实、厚重、细腻,两者一对比,我自己也分不清哪块属于古董了,索性两块都捏在手里,再找他们细细辩认。站在那残缺不全的土墙上,我想起了帕米尔高原的“石头城”,居然有点像那样的墙体,只是没有那样的完整。我凝眸望向前方,大地无声,古城无语,只有四周白杨的树叶那闪亮的银色在风中轻轻地摇摆着。土墙前方有一个看似曾经像房屋的墙体,中间还有一道墙和门的样子,从一间房子走向另一间,整体有点狭小,不太高。恍忽里,我眼着浮现出一个穿着颜色有点暗红,拖着长裙,头上挂满了金银珠宝、施着素粉的古装女子倚在门前,一双深邃的眼眸里有一层无助的凄然,茫然、忧伤贯穿了她的整个面部表情,一脸的期盼望向远方,面对我的穿梭进入,她都视而不见。是什么让她如此忧郁?是什么让她望眼欲穿?

我倒退着望着逐渐隐去的画面,她炫若欲诉的表情要对我说些什么?正在发呆之际,便感觉有一硬物踩在脚下,我低头一看,一块似人关节的半载骨头赫然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想起前面看到的那一幕,心里暮然一惊。这时正传来赵力老师地呼喊,让我们回城了。花妮走了过来,让我做出刚从那屋子里走出来的样子,为我拍下了在古城的一瞬间。回望刚才那扇门,只有一截黄土筑成的墙默默裸露在绚烂的夕阳下,怅然若失地走出那个令人迷乱的小屋。

我拿起拾来的“宝物”向他们炫耀,宋晓勇仔细的翻看之后说,那块厚的可能是以前在这开陶瓷厂遗留下的东西,不值得保留,那块薄的有点像古时的陶瓷,建议我留下。在古城边缘与绿林的交接处,有几个“麦场”,堆满了麦垛、棉花杆,地上还冒出一些嫩绿的麦苗。居住在古城边的那家主人手里拿着一本书,全是维吾尔语,我们也看不懂。还有几张证明他是这个古城文物管理者的材料。书后面署的时间是2006年,书名写的是新疆文物资料介绍的意思,那老汉是喀什文物馆委托他在这里管理这块古城的,这片古城是自治区的文物保护点。老汉说他住的房子也是叶城文体局为他建造的,他们一家人在这里住了下来,可是一直没有受到有关方面的待遇,他以为我们是上面派下来的考古学者,想托我们向上级反映一下他的情况。茹军风老师的打扮一看就像一名知性、学识渊博的考古学者,他便抓住机会向他倾诉他的苦衷,茹军风老师给他留下了他的联系电话,说只能帮他引荐一下相关的部门。

回来后,翻了一些资料,关于介绍锡提亚古城的资料特别少。属自治区级文物保护单位,古城城垣均秃,城内随处可见陶片、瓷片、灰土、红烧土以及人骨等遗存,遗址内黄土台子或为墙或为墓群。近年在遗址周边,农民开垦挖掘出各种大小陶罐、钱币、铜制品和装饰品。现该县文体局有一件约高18公分的铜尊,造型十分精美。

作者:任丽瑛 稿源: 天山网原创 责编: 佟志红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查看>>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