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姬 音乐与舞蹈的浸润

http://www.tianshannet.com 天山网   2011年11月29日 10:29:51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舞女俑,阿斯塔那206号墓出土。

壁画中的胡姬。

伎乐陶俑。 图/刘玉生

在西域音乐舞蹈的对比之下,唐朝人发现,自己的钟、琴、缶发出的声音雅而正,多在庙堂之高,而少市井之音。相比于蒙古人的歌唱才能,相比于回鹘人对节奏和舞蹈的天然感知力,相比于和阗音乐的曼妙动听,大唐人实在是欠缺音乐舞蹈细胞。但这不妨碍他们发达的听觉和良好的感知力,于是外来的音乐从宫廷蔓延到民间,从民间又影响到宫廷。

A

胡姬缠绵

五陵年少金市东,

银鞍白马度春风。

落花踏尽游何处,

笑入胡姬酒肆中。

——李白·《少年行》

一个春风醉人日子里,一群浮浪的少年公子,马蹄踏着落花的残香,闯入长安最繁华的市场,直奔胡姬的酒肆。接下来的情景大概是没有多少悬念,狂欢与迷醉,这一天的游弋到这里才是一个高潮。

五陵是长安富豪聚居的地方。“五陵年少”,自然是豪门子弟,他们骑着配银鞍的白马,在春风里游弋,就像今天开着宝马跑车春游一样。而最后的尽兴之处,便是胡姬的酒肆。

这是诗仙李白的一首纵情恣意的诗,也是上一个时代生活的写照。

李白滞留长安期间,混迹在这些浮浪子弟之间,纵情于异国美人的酒与罗裙之下。或许李白并不如那些五陵子弟们“多金”,但在一群公子哥里,有一个诗人,便会增添无穷的风雅乐趣。

“胡姬”是唐代对来自西方的女子的统称。研究者认为,唐朝的胡姬基本上就是指来自波斯的女子,她们从丝绸之路上来到大唐的长安,流落于酒肆教坊之间。

胡姬貌如花,

当垆笑春风。

笑春风,舞罗衣,

君今不醉欲安归。

——李白·《前有樽酒行》

美貌如花、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还有醉人的舞蹈,而且跳舞的胡姬穿的是罗衣——一种丝绸里最轻薄的面料。那种面料可以让人觉得没有穿衣服。在纱罗的映衬下,女人的肌肤可以像玉一样美。在这么漂亮的女人面前,在这样的情景之下,你不醉而说要走?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啊?!

诗人的惊叹自有诗人的夸张之处,但为了延留住客人和银两,想必胡姬或者她们的老板对每一个细节都进行过精心的设计,包括那些笑容、舞姿和罗衣。

这些婀娜多姿且擅长音乐与舞蹈的波斯女子,在长安城东市与宫城之间的平康坊里最多。她们最能引得年轻文士的爱慕,当吟唱诗歌与舞蹈音乐相和的时候,往往是爱情生长的时候,而爱情一旦生长,那诗歌便更加情意缠绵。而这些诗已经成为了唐诗里的一个重要内容。

胡姬挟着酒、音乐、舞蹈风靡整个长安,让唐朝的文人骚客们拜倒在她们的石榴裙下。

作者:南香红 稿源: 新疆都市报 责编: 佟志红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分享到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