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牧区改革开放的历史画卷

——读长篇小说《姑娘追》
www.ts.cn 天山网   2013年10月28日 17:04:10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长篇小说《姑娘追》上下册,杨振波著,新疆人民出版社2013年1月出版

    读了长篇小说《姑娘追》(2013年1月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深感它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好书,是一幅牧区改革开放的历史画卷,有着吸引读者的艺术魅力。

    作者杨振波是一位阅历丰富的老作家,长期在牧区生活,懂得哈萨克语言,了解哈萨克族风俗习惯。该书所描写的社会生活波澜壮阔,从20世纪50年代一直写到世纪末,时间跨度半个来世纪。从横的方面讲,该书所反映的生活画面非常丰富,不仅写了牧区那拉提,还写到乌鲁木齐、武汉、南京等大城市,甚至还写到中亚及大洋彼岸的美国。其中工、农、商、学、兵,无所没有;旅游、科技、畜牧、养殖、手工艺、餐饮、房地产等无所不容。可是,各方面又不是平均用力的,而是根据思想内容的表达需要有主有次,有详有略。

    该书主要反映了牧区社会生活的变化。改革开放前的那拉提牧区,封闭、落后,牧民经营单一,世代逐水草而居,迁徙频繁。牧业科技含量低,草原退化,疫情蔓延,牧民贫困。有许多牧民没有出过深山,刚通电时,见到电灯要在上面点烟!改革开放后,一改单一经营模式,加大产业结构调整,实现牧民定居,农牧结合,发展乡镇企业。鼓励牧民发展多种经营,开创了“千军万马闯市场”的崭新局面。以阿尔曼为首的“牧马人公司”生意做到了内地还不算,竟做到了国外!这与改革开放前形成了鲜明对比。善于使用对比、衬托等文学手法,是作家成熟的标志,像鲁迅先生在其短篇小说《一件小事》里就使用了几组对比。

    难能可贵的是,《姑娘追》塑造了一群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像老牧民代表人物军鲁斯,新牧民代表人物阿尔曼,老干部代表人物林牧,新干部代表人物林雪莲,由正面人物蜕变为反面人物的代表黄德俊等。该书通过描写他们的不同遭遇、不同作为、不同命运,反映了时代的巨大变化、社会的巨大进步。举例来说,汉族支边青年林牧与哈萨克族姑娘阿依霞相恋,纯真的爱情由于受到旧势力的阻挠不仅不能有情人终成眷属,还险些儿闹出人命。须知,爱情是不受民族、肤色、国籍限制的。只有到了改革开放后才有民主、自由和法制,他们下一代林雪莲和阿尔曼的自由恋爱才能如愿以偿。

    最值得提及的是能人罗奇发(原名罗细法)。改革开放前,他们维持生存的起码条件也没有,住在阴暗潮湿的防空洞里。生活无着落,妻子又生病,无奈偷了公社书记黄德俊家的馒头。因祸得福,黄德俊把“盲流”罗奇发安排落户。罗奇发确系“奇发”,在死亡线上拼命挣扎的一家人,一遇到改革开放的春风,便起死回生,大展其能,很快成了“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典型,并由农村进军城市,成为房地产业的大亨。

    罗奇发等典型人物的塑造,是有其社会现实基础的,故而真实可信。的确,改革开放改变了千千万万人的命运,改变了党和国家的命运,甚而至于,还改变了世界发展的格局。

    该书还无情的批判了长期存在且为害甚烈的极左路线、平均主义大锅饭,压抑、限制了人民群众的积极性、创造性,导致社会发展缓慢甚至倒退;热情洋溢地歌颂了改革开放,特别是小平南巡讲话,鼓励人们胆子再大一些,步子再快一些,敢闯敢试,开创四化大业的新局面。这无疑给改革开放向纵深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作者爱憎分明、褒贬分明,歌颂光明、正义,鞭笞黑暗、邪恶,以饱蘸感情的如椽之笔尽情挥洒,使正反面典型人物各得其所。像林牧,几十年兢兢业业为国为民,由一名支边青年而一步步被提拔为县级领导。而黄德俊这个蜕化变质分子搞腐败,成了权、钱、色的奴隶,被“双规”则属必然。其子黄立民搞黄、赌、毒败露,畏罪潜逃被通缉;其妻谢枚因滥用职权被革职。这体现了“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玩火者必自焚”“多行不义必自毙”的规律。

    小说如实地写了人和社会发展的巨大变化,情节曲折、波澜起伏,很有吸引力。像林雪莲与留美博士叶宁宇,既是同在外地回原籍探亲的老乡,又是很有学问和理想的两个年轻人,他们互相爱慕,如能结为伉俪,互相帮助、优势互补,那是最为理想的事。可是,晴天霹雳,叶宁宇遭遇车祸且伤势严重,他家根本无力承担巨额医疗费。幸亏有美国梅娜小姐及其父既肯出钱又肯出力,这才救了叶宁宇一命,以至叶无法拒绝梅娜的真爱不得不与林雪莲分手。事出意外,而林雪莲通情达理,忍痛割爱,合乎情理,不能不令人信服,令人感动。从这里我们可以体会到“构建和谐社会、和谐世界”之说的正确。不分种族、没有国界的大爱,是人类美好心灵的体现。

    《姑娘追》还是一首民族团结的颂歌。林牧以莫须有的罪名而被揪斗,在生命垂危之时,少数民族干部群众不是幸灾乐祸,更不是落井下石,而是心明眼亮,明辨是非。他们把林牧藏到深山老林,严严实实的给保护起来。而林牧,不仅为牧区牲畜治病,还为哈萨克族牧民治病,还教他们的孩子学习汉语,真可谓“民族之间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哪!该书不仅写了国内各族人民的团结和融合,还写了国际间各族人民的团结和融合,预示着全人类和平发展的无限美好前景,给读者以鼓舞和力量。

    作者:姜登榜


手机天山网
iPhone客户端

手机天山网
Android客户端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稿源: 天山网原创 责编: 佟志红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