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上的雪莲——读长篇小说《姑娘追》

www.ts.cn 天山网   2013年10月28日 17:05:27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长篇小说《姑娘追》上下册,杨振波著,新疆人民出版社2013年1月出版

    故事、人物、结构、语言,是小说、尤其是长篇小说的四项基本元素。这四项基本元素只要有一、二项站得住,小说就有了看头。这站得住的一、二项,如果是出类拔萃的,该小说就有了传世的可能。这四项元素如果样样俱佳,毫无疑义就是经典之作。而经典之作大概只有天才作家才能写成,如果没有陈忠实,《白鹿原》会不会出现?如果没有莫言,《蛙》会不会出现?如果没有贾平凹,《秦腔》会不会出现?如今,我们终于盼到了描写当代新疆少数民族与汉族在婚恋上的大团圆的经典之作,这经典之作,就是长篇小说《姑娘追》。

    《姑娘追》描写的只是新疆少数民族地区的那拉提草原,却融汇了新时代和改革开放的深刻内容。它讲述的只是那拉提草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支边青年的故事,表现的却是人性中真善美和假丑恶这一恒久的命题。社会的发展迎来了改革开放,以“天马”为线索,以主人公“雪莲”为主线,取得了经济发展而获得人生的爱情,九典回肠,魂牵梦萦,让人欲读不罢。这便是小说的全部。

    小说中令人印象鲜明深刻、栩栩如生的人物也有十几位。这样的艺术成就就是在当代长篇小说中也极为罕见。不仅如此,《姑娘追》无论在结构上还是语言文字上,都渗透出作者杨振波先生在文学方面的深厚根底,尤其是新疆少数民族的衣食住行、风俗习惯,描写得真实可靠,有没在少数民族地区工作生活,把自己融入到少数民族之中,是完全写不出来的。

    尤其让人欣慰的是,作品的结尾,汉族姑娘和哈萨克“巴郎子”阿尔曼终于通婚,而且是下一代人,终于完成了上一代人的梦想,让人感慨。记得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在新疆工作时,对于民汉通婚,几乎很少。当我看完书后,才发现书面上印有“新疆民族文学原创和民汉互译作品工程”的字样,这本书对于推动各民族和睦相处,和谐发展,共同建设美好家园,都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这本书,杨振波先生从2005年初稿起,一直到2013年1月才出版,经历了八年时间,可见作者为此付出的心血。

    我爱看小说,尤其是爱情小说。前不久,文友马建勋打电话,告诉我说是有一部叫《姑娘追》的小说让我看,听到书名,我心里一振,振的原因是看过很多小说或电影、电视,大都是男人追女人,而女人追男人这可让人有点新奇。但我想,仅就书名而言,这大概是新疆少数民族的一种求婚风俗。

    当我拿到书后,70多万字的作品,我竟然五天将它一口气看完。读后让人感慨万分,不由让人想起了关于描写新疆少数民族的几部电影、电视作品:《冰山上的来客》《牧马人》和最近中央台黄金时间播出的《阿娜尔罕》,这些作品,尽管让人感动,但表现的是解放前、解放初或阶级斗争年代的作品。而《姑娘追》却描写了解放后两代人扎根新疆、献身边疆的精神,以爱情为线索,描写了民汉之间的民族团结、甘苦与共、和衷共济,共同建设美好家园的故事。而“天马”、“雪莲”就是他们的化身。当然,我喜欢读这本书的另一个原因是:巩乃斯大草原我太熟悉了。因为年轻时我在新疆工作了二十年,我曾走遍伊宁市、尼勒克、巩留、昭苏、新源、察布查尔等地,那里留下了我的足迹。而且在肖尔布拉克娶下了我的妻子。至今我们相濡以沫、相敬如宾,以沫老而弥笃。尽管我们已调回陕西三十年了,但那块地方仍是让人难忘的。十几年前,我也曾写了一篇中篇小说《肖尔布拉克之恋》,以纪念那块地方,也是对新疆的留恋。

    在写完读后感,我突然想起了新疆的雪莲,它是美丽高洁、不畏风雪严寒,是生长在天山之巅的一种植物,而书中主人公雪莲,不正是象征着它的意义吗?不由得我作诗一首,既是为这本书的赞扬,也是对主人公的赞扬,当然也是对作者的赞扬。

    天山之巅长着美丽的雪莲

    风雪严寒才能显示出她的容颜

    巩乃斯大草原飞红如剑的汗血马

    流传着人间神话般的传奇

    雄鹰之花为爱情经历几番挫折

    神俊龙媒把她引到了阿尔曼的身边

    用如此绚丽的爱情啊

    去创造我们美丽的家园

    作者:刘忆龙


手机天山网
iPhone客户端

手机天山网
Android客户端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稿源: 天山网原创 责编: 佟志红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