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轿:继《红盖头》续篇 女人的无奈与彷徨

www.ts.cn 天山网   2014年03月25日 17:59:44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书 名:花轿

    作 者:阿娜尔古丽

    出版社:中国文联出版社

    作者简介:

    阿娜尔古丽,1981年出生,维吾尔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林业作协副主席,“中国夏衍电影学会”创作部主任,华联秘书长,《华人》杂志社副社长。在国内外报纸杂志发表作品400余万字,曾荣获维吾尔最高文学奖“汗腾格里文学奖”、美国费城“国际文学金手指奖”等奖项。

    先后出版中篇小说集《大山无语》《小县愚人》,长篇小说《柳如是》《压寨夫人》《当家花旦》《北漂,不能没有爱情》等。其中多部小说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并曾参与十余部影视剧的编创,以厚实的创作实绩和广泛的影响力,被列为“中国十大实力派80后作家”。

    内容简介:

    一个百年家族,五代人的命运兴衰,如一棵枝干繁密的老树,周而复始地花开花落。只有翠莲,这个顾家的掌舵人,始终如一地坚守着老宅,见证着流逝的时间在老树上刻下的一个又一个深痕……

    书摘正文

    引言

    噼儿啪的鞭炮声、呜儿哇的唢呐声、哐仄哐的锣鼓声、吱儿嘎的抬轿声,红油齐头、平顶皂幔的花轿,晃晃悠悠地抬进水泉镇。

    轿子内的新娘头戴凤冠、身披霞帔,一张俏脸娇羞水嫩,她就是远近闻名的巨商李油坊的女儿李翠莲。翠莲貌美、手巧、聪明、算盘打得好,可就是这样好的一个女子,谁又能想到,等待她的竟是一桩失败的婚姻。

    婆家顾家是方圆百里的首富。翠莲嫁进顾家就开始当家。古人云: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何况顾家这样的富家大户!当家几十年,凭着过人的胆识与智谋,翠莲成了顾家维持和谐最重要的定音鼓。

    生活就像个万花筒,永远充斥着各式各样的变数,让这个大家族三起三落,最后,只剩下一群寡妇和一座黄土大院。

    翠莲唯一的儿子走了,他追求他的新人生去了;儿媳三莉也走了,她立志要做一个新女性。

    沉重的打击,让翠莲患了瘫病,二婶娘银叶趁机夺走掌柜子的大权。

    银叶成了顾家的掌柜,终于完成了她的夙愿!她卖田、卖马、卖林子,挥霍着顾家先人们的血汗钱。

    直到一天,一个叫水儿的丫头出现在顾家大院!从此,这个拥有百亩良田、万亩山林的富贵家族中,一幕幕悲喜剧开始轮番上演……

    水儿奉母命进顾家报仇雪恨;俊盘为了报答母恩,选择了自己不喜欢的王三莉;为了爱,王三莉掉进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暗家庭。

    世间何为真情?枉被它占据了人生的半壁江山……

    山林荣了又枯,枯了又荣,山林的主人一茬茬更换。这就是富贵人家的生活,尽管繁杂,但每一天都是那么鲜活,那么生动,有着演绎不完的悲喜哀乐、生离死别。

    ……黄土大院被风雨侵蚀着,茂盛的山林不断地蔓延着。

    花轿、山林、寡妇、大院,汇聚成一段荡气回肠的交响曲,向世人倾诉着幽怨……

    第一章.水儿姑娘的秘密

    烧山药就在前院忙着。他把堆在墙根底的青草垛进草房里后,随手把横七竖八的锄头挂到东屋的铁钩上,接下来把院子里的角角落落打扫干净。

    这时候,东边的山头起了一抹红,天一点点亮起来。整个水泉镇逐渐有了犬吠、人影和炊烟。

    顾家前院的鸡窝里,一只芦花公鸡婉转地啼着,带着母鸡们走出鸡窝,悠闲而豪迈。高高的院墙上,麻雀叽叽喳喳地抖擞着骨瘦如柴的小身体。远远近近的人家屋顶上飘荡起炊烟。

    二门“吱呀”一声打开,一只眼蓬着一头乱发端着尿盆走出来。她是翠莲公公生前的续弦,因为她的右眼残疾,眼珠上长了个玻璃花,顾家人都叫她“一只眼”。

    烧山药忙停下扫帚,迎上去说:“大当家屋里的,您辛苦,您算是顾家起得最早的主人了。”

    一只眼把尿泼在粪坑里才对烧山药说:“唉,说起辛苦,谁也比不上翠莲。她当掌柜子的时候,那可是整宿整宿忙乎着。如今落下了一身病,想起早也不能了!”

    烧山药说:“大家都盼望着掌柜子快些好起来。”

    二人正说着,银叶从二门里探出半个身子说:“如今,我是顾家的掌柜子!你们大清早的起来,不干活说什么话?快叫长工起炕下田!”

    一只眼走开了,烧山药冲着前院大声喊着:“起床了——”长工们拖拖拉拉地趿拉着鞋,边提着裤子,边从房里出来,身上散发着浓烈的汗腥味。

    银叶是翠莲的二婶娘,死去的顾家二东家的女人。自从银叶当了掌柜子之后,为了显示自己的能力,大事小事一起抓,忙得成天脚不沾地。她命人把山林中成材的树木都卖掉,她要做一个有钱的当家人,她要让所有人看看她的能力不在翠莲之下!真是风水轮流转,北风也有转南时!当家人自古以来都是大房里的女人,以前是翠莲的婆婆;翠莲的婆婆死后,是翠莲。现在老天开眼,当家人轮到了二房,自己是顾家当家人了,这辈子总算熬到头了,想起以前受的气,她恨不得一下连本儿带利捞回来。

    这天,银叶正在用木梳子蘸着鸡蛋清儿梳头。

    一只眼进来说:“当家的,外面来了一个十七八岁的丫头,带着一个郎中,说翠莲曾经有恩于她娘,特意来为翠莲治病的。”

    银叶半天没吭声。她点了袋水烟,抽了一口水说:“常言说‘宁可下地狱,不入有钱人家的门’,便宜没好货!送上门来的人,不是诓骗钱财,就是另有企图!让他们走吧!我会打发烧山药请堡子里最好的先生来为翠莲治病的。”

    一只眼跪在银叶的面前,祈求说:“当家的,得病乱投医,翠莲是顾家的功臣,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半死不活地躺在炕上,只等着咽气!您放心,就是把她的病治好了,您还是顾家的当家人!您就行行好吧。”

    银叶有些不高兴地说:“千年田地八百主,十年田地归原主!我要把文子分走的水田和林地都抢回来!翠莲的病,日后再说!”

    二人正说着,烧山药进来说:“二美莲来了,在正屋看翠莲东家呢。”

    二美莲是顾家二小姐、翠莲的二小姑子,娘早亡,是翠莲一手将她带大。长嫂为母,翠莲对二美莲恩德厚重。二美莲也是知好知歹的人,对翠莲特别尊重。

    她虽然嫁了个木匠。可当小姐时候的性子依旧没改,发起火来六亲不认。除了翠莲,顾家男女老少都惧她三分。

    银叶听说二美莲来了,立时觉得有些憷头。她连忙叫一只眼起来,自己披了件狐皮大衣裳来到正屋,只见二美莲正给翠莲喂水。

    银叶堆了一脸的笑,亲亲热热地说:“二侄女儿来了,二婶娘也没出去迎接,慢待你了。”


天山网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天山网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稿源: 搜狐读书频道 责编: 佟志红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