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电影史:纵览电影百年风云嬗变

www.ts.cn 天山网   2014年05月12日 17:08:09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书 名:世界电影史

    作 者:克里斯汀·汤普森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

    作者简介:

    克里斯汀·汤普森(Kristin Thompson)和大卫·波德维尔(David Bordwell)夫妇目前生活于威斯康星州麦迪逊市。

    克里斯汀·汤普森,威斯康星—麦迪逊大学传播艺术系的名誉教授。她拥有艾奥瓦大学电影方面的硕士学位以及威斯康星—麦迪逊大学电影方面的博士学位。

    大卫·波德维尔,威斯康星—麦迪逊大学传播艺术系雅克·勒杜电影研究教授。他也是希尔代尔(Hilldale)人文教授。他拥有艾奥瓦大学电影专业的硕士和博士学位。内地已经出版的著作包括:《卡尔·德莱叶的电影》《电影诗学》《香港电影的秘密》《后理论》等。

    内容简介:

    本书围绕下述三个基本问题展开:

    电影媒介的使用怎样随着时间变化而变化以及形成了怎样的规范?

    电影工业的状况对电影媒介的使用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电影媒介的使用上和电影市场中的国际性趋势是怎样出现的?

    提纲挈领呈现百余年世界电影脉动的主流,精微处描画重要历史情境的丰富褶皱。

    书摘正文

    引论:电影史和做电影史的方法

    我们为何关注老电影?

    任何时刻,世界各地都有成千上万的人正在观看电影。他们观看主流娱乐片、严肃的“艺术电影”、纪录片、卡通片、实验电影、教育短片。他们坐在有空调的电影院里、村庄的广场上、艺术展览馆中、大学的教室里以及家里的电视屏幕前。世界各地的影院每年吸引了大约15亿顾客。此外电影还可在视频媒介——无论是有线电视、卫星电视或互联网等广播媒介,还是录像带或DVD的播放——获得,此类观众远远超过影院观众的人数。

    毫无疑问,电影已经是这一百余年来最具影响的媒介之一。你不仅会想到电影中最令你激动或流泪的时刻,而且,你也很可能会记得日常生活中那些你试图像银幕上高于生活的人物一样优雅、一样无私、一样坚强或一样富于同情心的时刻。我们穿衣和理发的方式,我们说话和行事的方式,我们相信或怀疑的事物——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受到了电影的影响。电影也为我们提供了强而有力的美学体验、对各种文化的洞察,以及对新的思维方式的看法。

    因此,我们不会感到惊讶,人们蜂拥观看最新的热门大片或从音像店租借所热爱的影片。然而,为什么应该关心老电影呢?

    首先,那些老电影提供了与我们观看当代电影所获得的同样的洞见。一些老电影提供了非常强烈的艺术体验或其他时代和地域的穿透人心的人类生存景象。一些老电影则是对继续影响当前时代的日常生存或超常历史事件的记录。还有一些老电影,则是全然陌生的。它们抗拒着与我们当前思维习惯的同化。它们迫使我们承认,电影可以完全不同于我们所习惯的那个样子,我们必须调整自己的视野,去容纳被另外一些人认为理所当然却令我们惊异的电影样式。

    电影的历史不只包括电影。通过研究电影怎样被制作和接受,我们发现了可供电影制作者和电影观众选择的范围。通过研究社会和文化对电影的影响,我们更好地理解了电影承载制作和消费它们的社会印迹的方式。电影的历史向着政治、文化和艺术——高雅艺术和通俗艺术——中的一系列问题敞开。

    然而,我们的问题的另一个答案是:研究老电影和制作它们的时代从根本上讲是非常有意思的。作为一个相对新鲜的学术研究领域(不超过50年),电影史已经具备了一个年轻学科的激动人心之处。过去的几十年里,许多遗失的影片得以发现,知之甚少的类型得到探索,被忽视的电影人获得重新评价。雄心勃勃的回顾展已经揭示出曾被大大忽视的全部的国族电影。甚至随着一些有线电视台完全致力于电影播映,此前稀有的和未被发现的默片以及外国电影被带到了观众的客厅里。而且,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影片得以发掘。简而言之,因为老电影的数量远多于新电影,所以我们有更多的机会获得令人陶醉的观影经验。

    在本书所涉及的范围内,我们的目标是介绍当前大多数卓有成就的学者所理解、书写和传授的电影历史。本书并不假定特别的电影美学或理论知识,尽管对这些领域一定程度的熟悉,对读者肯定是有益的。[与本书最匹配的对电影美学的考察是大卫·波德维尔和克里斯汀·汤普森著,《电影艺术:形式与风格》(Film Art:An Introduction,6th ed,New York:McGraw-Hill,2001)。编按:该书新版也将由内地引进推出。]我们把视野限定于那些获得了最频繁研究的电影制作领域。我们会涉及影院故事片、纪录片、实验或先锋电影制作和动画片。还有一些别的电影类别——最有名的是教育片、工业片和科学片——但是,无论它们如何有趣,在大多数历史学家看来,它们所扮演的都是次要角色。

    然而,《世界电影史》确实不是对于一种“本质”的电影历史的提纯。研究者们喜欢说,不存在唯一的电影史,而是有着各种各样的电影史。对一些人而言,这意味着不存在一种明了的、连贯的“宏大叙事”能把所有事实整合到一起。先锋电影的历史并不适合放置到彩色技术的历史或西部片发展史或约翰·福特(John Ford)的生活史之中。对另外一些人而言,电影的历史意味着历史学家们可以从各种视角怀着不同兴趣和目的展开研究工作。


天山网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天山网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稿源: 搜狐读书频道 责编: 佟志红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