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罗布泊考察日记I:罗布鬼耳》

www.ts.cn 天山网   2014年06月18日 16:38:09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书 名:《我的罗布泊考察日记I:罗布鬼耳》

    作 者:巩亮亮

    出版社: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安徽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4年5月

    定价:38元

    作者简介

    巩亮亮(笔名米斯特胡),甘肃陇东人士。新疆兵团作家协会会员,乌鲁木齐作协理事,人文地理作家,资深文化记者,诗人。曾任民刊《大西北诗刊》主编,曾出版《西域天书之昆仑狼图》系列悬疑小说。现居乌鲁木齐,供职于乌鲁木齐晚报。

    内容简介

    郑和平是一名特种兵,奉命前往罗布泊秘密执行未知任务。在执行任务过程中,得知在许久以前一位国宝级教授在罗布泊神秘失踪,郑的好朋友梁子在老教授失踪后收到了他的一封书信,并告知梁子在罗布泊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郑和平与梁子带着队伍去罗布泊想要揭开这个巨大的秘密,谁知却发生一连串神秘的事件。在这本充满太多疑问的秘密日记的指引下,期待找寻到更多的答案。

    前往的罗布泊地区是亚洲大陆上的一块“魔鬼三角区”。莫名的丧尸、可怕的食人蚁、德国纳粹钢盔组成的救援信号,这究竟代表了什么?诅咒之城的万年雪窟,上万具楼兰人尸骨是为了举行古老的祭祀,还是可怕的杀戮献祭?层层迷雾,指向的是沙姆巴拉洞穴入口——罗布鬼耳。

    千棺坟中突如其来的神秘红衣女子,是鬼是人?鬼狒是人类饲养,还是上古时代遗留的物种?血腥的屠杀之后,则是一场罕见的黑风暴。而就在这黑风暴背后,一只人耳般的洞穴,层层叠叠出现在郑和他的队友眼前,此刻故事方才正式拉开大幕。

    精彩文摘:

    第一章 诡异任务

    表弟的话

    我是农历八月十五这天从村委会拿到表哥的信的,因为是个节日,我记得特别清楚。

    我拿着信在路上非常纳闷,表哥有五年没和我联系了,这些年也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我心中还窃喜地以为是他有了女朋友,所以也就很少和我联系。谁知道今天刮得是哪门子的风,居然收到表哥的信,这让我又惊又喜。

    我试了试,这信封里面的东西还挺厚实,我猜测有可能是照片一类的东西。

    其实我早就忘记表哥的样子了,只是心里记得他大我七岁,因为家里小孩少,他也就经常来我家玩,和我关系很好。后来因为调皮捣蛋,被舅舅送去当兵,我们俩也只能是写写信。

    后来听我家老爷子夸口说,表哥这家伙有出息了,居然当了特种兵,身手不错,混到了连长级别。但是当有人问老爷子表哥在哪当兵时,老爷子就傻眼了,别说老爷子了,就连我那个当爹的舅舅都不知道表哥在哪当兵,只是说好像在沙漠里的某个地方。

    后来,就很长时间没有了表哥的消息,仿佛表哥从来就没在这个世界上出现一样,安静地消逝了。我们家里也不愿意多问表哥到底去了哪里,有时候说起来,舅舅会说估计是执行任务去了,谁知道什么情况。妈妈和我家老爷子也不想多问。

    再后来就是表哥退伍回家,可是每次我见到他的时候总觉得他像是换了个人,对我冷清而淡泊。表哥对什么事情都不上心了,整天迷迷糊糊的,家里人都以为他当兵当傻了。

    话题有点扯远了,还是直接进入正题吧。

    我看信封上的笔迹,我很奇怪,很显然笔迹不是表哥的。快步回家,打开信封,我就傻眼了。

    信封里装着厚厚的一个黑皮子的笔记本,笔记本第一页用潦草的笔迹写了一封信。

    胡弟: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应该是十年之后了,我现在躺在病床上,写这封信,我以生命为担保,磨破了嘴皮子才求医院的护工带走我的笔记本。或许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估计已经无影无踪地消失了,没有任何解释。

    这也是我给你写的最后一封信,因为我知道只有你才能帮我办成这件事,希望你能相信这里面所有的事情,这都是我亲身经历,用我兄弟的鲜血换来的。

    你现在手里拿着的笔记本是我执行一次任务之后留下的日记,每次执行完任务我都要写总结,你也知道我喜欢写日记,为的就是方便写总结时能用。

    至于这日记里面的内容,我希望你相信它,并一字不落地找个合适的时间公开出来。

    我希望你在五年之后能将笔记本里面的内容公布于众,我不为别的,只求跟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们能瞑目,能死得其所,能不成为孤魂野鬼,能让家里人知道这些热血青年是怎么离开这个世界的……

    这个笔记本里的内容,是我一件一件记录下来的,会让你相信原来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很多人貌似略知一二实际上却被蒙在鼓里。我甚至在短时间内不能相信、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我所写的都是真的,但是理智却告诉我,我的一笔一画写出来的文字是真的。

    好想家啊!好想跟我家老爷子坐下来喝个酒,聊一聊。

    胡弟,你多去我家看看吧,我不孝,照顾不了他们了。

    表哥:和平

    1990年3月15日

    看完这封信,我的脑海里嗡嗡作响,我手足无措,我想哭却哭不出来,泪水早已沾满了脸颊。在一连站了七八个小时看完这本表哥亲笔写下的日记时,我的心颤抖了,我的双腿硬邦邦的,像是冻在地上一般。

    头发上的汗水流到了衣服上、地上。笔记本里的故事,像是一把把刀子在不断地切割着我一样,我心里写满了两个字:震惊。

    如果这个日记是表哥的,如果表哥在这上面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话,那么眼下在舅舅家的我那位“表哥”又是谁?我突然被这个艰难的问题镇住了,难道现在的“表哥”不是我真正的表哥,而是假的?我心里怪异地冒出这个问题,难道是表哥的灵魂或者是另外一个表哥出现在了舅舅家?

    我突然想到表哥在日记里面记载的一个事情:平行宇宙!难道从另一个平行宇宙里来的表哥出现了,然后回到了家里?我不敢去想象这件事情所造成的波澜,我每次想到这些就整宿睡不着觉。

    然而就在收到这个日记的一个月之后,舅舅家传来了噩耗,表哥失踪了!失踪得无影无踪,悄无声息。自此之后,舅舅家通过各种关系都没有找到表哥。

    我每隔一段时间就翻看一遍表哥给我邮寄来的日记本。整个笔记本都充斥着神秘气息,我思考再三,把它作了修订整理,觉得应该有一个合适的时机公布于众。虽然我知道这些内容可能给某些人和某些事带来不可预知的后果,但是我被表哥他们这支队伍里的兄弟之情感动了,我要让事情大白于天下,告诉世人这个世界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样简单。


天山网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天山网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稿源: 天山网原创 责编: 佟志红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