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这些年所知道的祖国:台湾是怎么看大陆的?

www.ts.cn 天山网   2014年06月18日 16:53:51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书 名:台湾这些年所知道的祖国

    作 者:廖信忠

    出版社:浙江人民出版社

    作者简介:

    廖信忠,1977年出生于被赶出联合国后“风雨飘摇”的台湾;1984年,李登辉当选“副总统”,廖信忠上小学;1989年,蒋经国逝世的第二年秋天,廖信忠升入国中;1993年,新国民党联线人士组建“新党”,廖信忠进入淡江高中读书;1998年,马英九和陈水扁竞选台北市长,廖信忠参加成功岭大专集训;2008年,台湾大选马英九获胜,而陈水扁随后锒铛入狱,廖信忠也在上海开启了自己全新的一段人生;2009年,廖信忠处女作《我们台湾这些年》出版发行;2014年,廖信忠最新作品《台湾这些年所知道的祖国》出版发行。

    内容简介:

    台湾人到底是怎么看大陆的?

    这是大陆朋友常常问我的问题。

    毕竟,一九四五年以前台湾人很难到大陆,一九四九年之后又根本去不了大陆,这百年多来,台湾跟大陆真正产生联系的也只有短短四年,短短几年,根本还不够台湾人去认识。

    其实,大陆的每次重大事件发生,都会对台湾产生一定影响。

    1947年,国共内战如火如荼,国民党军在台湾“高薪”征兵;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部分志愿军战俘被遣返台湾定居;1958年开始金门炮战,金门百姓逐渐适应了在炮火里的生活;1964年大陆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蒋介石下令加快核武器秘密研制;1966年,台湾小学生偷学简体字被老师发现挨打,台湾居民在报纸上看到了“文革”中被批斗的亲人照片;1978年中美建交,台湾居民向美国特使专车丢鸡蛋;台湾小学生从气球宣传单上领略到大陆风光;1987年大陆探亲潮,台湾发现大批重婚男;1990年,读过《毛泽东选集》的台湾大学生在校园内张贴大字报,在中正庙前高唱《国际歌》;1996年解放军举行登陆军演,金门士兵精神紧张,出现逃兵;2003年非典,台湾商人在东莞;2011年,北京老公到台南岳父家探亲……

    本书从1944年写起,以13位我认识的台湾平民的亲身经历,向您讲述60多年来大陆大事件与台湾小故事,分享60多年来各时期台湾百姓对大陆的印象。

    读完这本书你会发现:分开不代表不关心;不联系不等于不知道。

    书摘正文

    1944—从“日本人”变成“中国人”

    林水源忘不了那一天,那一天是一切的起点。

    那是哪一年?一九四四年吧!确切是哪一天忘记了,在家乡的车站前广场,挤满了人,热闹得很,乡里的年轻人要出征啦!

    扩音器传来帝国军乐,彩带随风飞扬,上面写着“沐浴圣恩”“武运长久”“灭私奉公”。在台上,几位穿着西洋礼服的地方士绅与警长交头接耳,神情愉悦。

    “皇恩浩荡,志愿军属挺身,与皇军一同上场杀敌,这是本乡青年,皇国青年无比的光荣,本岛青年应立志七生报国,为大东亚圣战而献身,以报陛下圣恩……”

    那乡里士绅用着纯正的关东口音,口沫横飞激昂地勉励出征青年,穿着官服的警长在旁微笑,不时点头。

    “打倒鬼畜米英!”

    “建立大东亚新秩序!”

    忘了警长跟着上台也说些什么,只记得他最后抱拳带着全场一起喊口号,现场气氛燃到最高点。

    出征青年身着卡其服,披着红缎带,人人手里一面日本国旗,又是喊万岁又是唱军歌,在亲属的陪同下上了火车。

    林水源心里激动,一半是被送行会的高昂气氛所感染,一半是紧张,台上的人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什么“为天皇陛下而死就是皇国精神”,听了一百次一千次,心理不受到影响的大概很少吧,都变成理所当然的了。

    说是“自愿”,也不尽然,说是抽调比较准确,每个村每个乡都要抽调一定比例的青年参战,所以不是每个人都那么想当兵。这两年舆论一直在鼓吹台湾人志愿兵,说朝鲜在事变之前就有志愿兵制度,怎么比朝鲜早那么久进入帝国版图的台湾还落后呢?这简直是台湾人的耻辱,所以要推行“皇民”化运动,以后全岛青年就能加入“皇军”为国献身……

    现在大部分参战的台湾青年也只能当“志愿兵”而已,还不能当“皇军”,就算这两年在南洋战场战功无数大出风头的高砂挺身队,终究也只是“挺身队”志愿兵而已,都算不上“皇军”。

    但战争是建立战功的好机会,本岛青年只要在战场上加倍杀敌,就能在内地人(日本本土人)面前扬眉吐气,表示台湾人不比本土人差,这种雄心壮志想想都好吸引人。

    每天都听到好多新闻:“皇军”转战支那南北,在珍珠湾、马来海、新加坡,势如破竹,心情都随之振奋;可是有时候也会有报道:某某支队全员“玉碎”,战到最后一卒,为“圣战”献身。

    毕竟战争啊!是会死人的,命在一瞬间就没了,想起来多可怕。

    现场青年,有些情绪高昂,有些低沉快要哭出来似的;林水源心中五味杂陈,忐忑不安。

    阿母看到了,跟他说:“只要人平安就好,遇到危险就快跑,不要撑。”

    这倒是真的,可是听起来就是有些心虚,战场上哪里没有危险呢?

    这一梯次的台湾兵统一在新竹湖口受军事训练,从立正、行进一直到射击课程,再到密林战、山头战、挺身冲锋等,三个月训练成掌握基础枪兵技能的步兵,然后南下高雄,坐船到南洋前线。

    南部充足的阳光,尤其出海后温暖的海风,让这群没见过世面的台湾兵开朗不少。


天山网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天山网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稿源: 搜狐读书频道 责编: 佟志红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