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师富帅男假婚诱敌查血案

www.ts.cn 天山网   2014年07月04日 10:59:07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书 名:步步惊婚

    作 者:姒锦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作者简介:

    姒锦,现代悬疑爱情第一人,治愈系爱情代表。文中掺杂着不伦的爱情、惊悚的案情、隐忍的亲情,作者能在“看似不经意的简略叙述下,总让人觉得心生诡异和恐惧,还有点脊背蹿凉”,掀起了“禁忌宠婚+惊悚悬疑”的先河,有“女海岩”之美誉。其文《名门盛婚》荣获现代言情经典奖,上市后火爆热销。《步步惊婚》一经发布引阅读狂潮,长期占据各项榜单第一名。作者天然二呆,不接受治疗,立志写阴谋与爱情并重、笑中带泪、泪中含笑的真挚爱情故事。

    内容简介:

    25岁的她出身贫寒,独自在大城市打拼,在学校做问题学生的心理辅导员。在一个为同学庆生的KTV走廊上,她被一名陌生男子胁持到包厢里,发生了一件让她啼笑皆非的“非礼事件”。事后,陌生男子给了她一串价值连城的清代香妃玉十八子……故事就是在这样一个近乎荒唐的背景下展开的,在KTV巧遇之后,接踵而来的意外一个个落在了她的身上。决定她前途与命运的面试突遇潜规则;一个她正在做心理辅导的学生离奇失踪;一个刚跟她见过面的教员被人血腥杀害;一个从天而降的六岁漂亮男孩儿冲她喊妈,一个与她青梅竹马的男人突遇汽车自燃,烧得面目全非……

    一个个案件背后,隐藏着怎样的真相?那个与她在KTV巧遇的男人,竟是一名智勇双全的探员,为什么独独要选择她这个“半吊子专家”来做犯罪心理画像?!而画像上,那一双似曾相识的眼睛,又是怎么回事儿?带着一个个疑问,为了寻求真相的她无奈被他拉入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并且被迫与他闪婚,从此踏入了一个诡异却又充满了争斗的环境,开始了他们的步、步、惊、婚!

    书摘正文

    第一章 初次相遇

    “占小幺!占小幺!”

    占小幺听见了,杜晓仁在包厢外面尖着嗓子喊她。

    可压在身上的陌生男人,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身子稍一动弹,便被强势地按了回去,一把捂紧了嘴巴。

    “让她滚!”

    人生就这么无厘头,前一秒她还在KTV包厢里为同学唱生日歌,下一秒上个厕所的工夫就被几个牛高马大的人带到了这儿。

    一阵喧嚣声过后,包厢外安静了。

    咚咚咚,三道敲门声响起,男人就不耐烦了,嘶啦一把扯下沙发边上的窗帘盖在她的身上,骇人的寒眸警告地瞥她一眼,眼尾处的一丝戾气就带出了嘴里的冷叱声,“进来!”

    来人看着这情形,面色骤变,一跺脚便嚷嚷开了,“天呐!这可怎么得了?四爷,您怎么这么对待我的客人?”

    目光凉凉瞟了来人一眼,男人平静地拭汗,啪嗒一声,点燃了烟,满足地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跷起,样子闲适又狂傲。一口烟圈儿吐出来,一个字便飙在了烟雾里,“滚!”

    “我,呵……这就滚,可四爷,您看我这摊儿……”

    “你还没完了?”

    大喇叭快速瞄了他一眼,唯唯诺诺地倒退。

    包厢里,又只剩下两个人了。

    静寂了片刻。

    男人捻熄了烟蒂,慢条斯理地站了起来,正正腰间的皮带,紧锁着眉头的样子与刚才的轻狂判若两人。眼尾处的阴鸷,刀片儿一般锋利地刮过占小幺的脸。

    “放聪明点儿。”一句警告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大步往外走。

    “等等!”占小幺喊住了他。

    “还有事?”男人回头挑眉,语气冷漠阴沉,眸底的深邃复杂得让她突然觉得,刚才在大喇叭面前那个狂横易怒的男人,压根儿就不是眼前这个性格难测又危险的家伙。

    抿一下干涩的唇,她轻轻吐出几个字,摊开了手,“就这么走了?”

    男人一眯眼,目光带着审视的意味。

    几秒后,他突地笑了。又给自己点上一根烟,低头锁眉猛吸了一口,抬起头时,锐利的眼角轻佻地弯着。

    “说吧,要多少?”

    “什么要多少?”占小幺懵了一下。

    “钱。”

    脸色一变,占小幺想搧他,可他只是伪造了一个现场,压着自己弄出一屋子让人面红心跳的声响来,事实上,他啥都没干。

    占小幺心里琢磨着,冷不丁又激灵了一下。

    顺顺凌乱的头发,她无所谓地笑笑,“老实说我挺怀疑,像你这样有心理障碍的男人,是不是只能用钱来安慰自己了啊?”

    男人冷笑一声,目光凉凉地盯着她。

    占小幺冷哼着,头往上一抬,“装黑社会呀,你吓唬谁?”

    轻轻哦了一声,男人眼尾挑开,再次失笑。

    “那你看我,像是做什么的?”

    盯着他气势逼人的一双黑眸,占小幺审视着他,不疾不徐地说:“虽然你是演技派,可是,你眉梢儿超过了眼角,看人的时候,习惯平视,证明你为人正义忠诚。你额头开阔,鼻子高挺,眼睛黑白分明,面相正直,我没有说错吧?”

    男人斜睨着她,锁紧了眉头。

    “还有,你这个人心思缜密,做事相当有条理,应该受过专业的训练,或者正在从事某种保密性质的工作。”

    微冷的眸子锁定了她,男人直起身来,一转头,声音又狠又阴沉,“铁手!”

    一个高瘦俊朗的年青人走了进来,“四爷。”

    “带出去。”

    占小幺浅笑着站起来,在窗帘布里拉好凌乱的裙子,潇洒地甩开它,眼眸一抬,“行了,我自己会走。”

    不料,刚迈出一步,面前疾风晃过,左手臂便落入了贼手,左手腕上一紧一凉。

    她吃惊地垂眸。

    一串软玉雕琢的十八子,紧扣在她的左手腕上。

    “你什么意思啊?”

    “算命钱!”男人眼睛里阴气森森,脸上却偏生又带着戏谑的笑意。声音轻、浅、哑,却又格外性感深沉。

    这个男人,处处带着矛盾,性格更是绝版冲突,却又能融合在一起不显得太过突兀。这样的感觉很怪异,让她的专业有点儿吃瘪,更加弄不懂哪一个才是他的本色出演!

    时喜时怒,时狂时敛,一个莫名其妙的怪胎!

    笑着偏了偏头,她晃一下手腕上质地细致的十八子,“好东西,谢了啊。你都这么有诚意,我就再多奉送你一句,你父母缘浅,兄弟缘薄。”

    男人面色骤变。


天山网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天山网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稿源: 搜狐读书频道 责编: 佟志红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