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皇商盛宣怀:天下第一败家子成为大清首富

www.ts.cn 天山网   2014年07月10日 10:27:51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书 名:大清皇商盛宣怀

    作 者:汪衍振

    出版社: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

     作者简介:

    汪衍振:生于上世纪60年代,晚清史学家,著名历史作家,因创作《曾国藩发迹史》、《李鸿章发迹史》、《左宗棠发迹史》等晚清名臣系列而一举成名。至今已出版《虎口索食第一人——晚清外交家曾纪泽》、《大象无形曾国藩》、《中法战争》、《袁世凯发迹史》等十余部晚清人物传记,是目前国内比较有实力的学者型作家。

     内容简介:

    盛宣怀,中国现代工业之父,西方教育的引进者,他的创业经历神秘而传奇。他的人生跌宕起伏,是血与火、鲜花与泪水的混合体。

    他因为得罪了红顶商人胡雪岩,变成晚清时期遭人唾弃的人间第一败家子。又因为坚韧不拔,屡败屡战,又成了誉满中外手握十七颗夜明珠的明星人物。

    他本是官二代,但他并不想靠着父亲的余荫生存,于是,他成了晚清官场的另类人物。

    父亲希望他考取举人,全家都盼他能在官场飞黄腾达。他表面答应,内心却打着自己的算盘。父亲让他去福建投靠船政大臣沈葆桢,他偏偏走进了李鸿章的行辕。因为李鸿章,他一生和实业结了缘,并因为实业,让他官至极品,成了皇族内阁的邮传部大臣,名扬天下;还是因为实业,让他倾家荡产、身败名裂,远走东洋避难。

    他倾一生心血,创办了天津电报局、中国电报总局、中国通商银行、上海红十字会、新式大学北洋大学堂(现在之天津大学)、中国第一所师范大学南洋公学(今之上海交通大学),并协助李鸿章创办了轮船招商局并出任会办、督办。他还创办了集采煤、冶炼、锻造为一体的汉冶萍煤铁总公司(今之武汉钢铁厂),他同时还在煤矿、铅矿等方面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他修建了芦汉铁路、黄河铁桥,出任中国红十字会首任会长、皇族内阁一品邮传部尚书、大臣。

    他因为收归铁路一事而成了满清的替罪羊,也因为这件事,导致武昌首义。他和袁世凯、孙中山等人,是朋友,又是政敌。两方都利用他搞钱,如果没有达到目的,就开始追杀他。他和他的家人在夹缝中求生存,他的企业在风雨飘摇中求发展。

    眼见他日暮途穷,早就对汉冶萍垂涎三尺的日本人,果断地伸出了黑手……

       书摘正文

    第一章 初入军营

    大智若愚,大和必还,是华人之不及外人,在熟于趋巧,畏于远图。

    ——盛宣怀创业语录

    第一节 陕甘烽火,让他有幸走进李鸿章的视野

    大家一致公认,在晚清洋务运动的滔滔洪流中,大学士两江总督曾国藩是总设计师,大学士直隶总督李鸿章,则是总设计师框架下忠实贯彻这一方针的人;同时又不得不承认,尽管有曾国藩、李鸿章等人的大力倡导,如果少了盛宣怀的切身实践,晚清的这场洋务运动也不可能开展得如此轰轰烈烈、如火如荼。我们今天要讲的,既是盛宣怀的奋斗创业史,也是这位晚清实业奇才的发迹史。盛宣怀能有如此成就,一是时势使然,二是靠山太硬。他的靠山是谁?是李鸿章。

    同治九年二月的江苏武进,正是一年当中最好的季节。和风拂面,万物复苏,盛宣怀的心情也和季节一样,浑身充满了活力和对未来的憧憬。他正在打点行装,要去福州船政局投奔船政大臣沈葆桢。这是父亲盛康请京里的一位同年为他谋来的差事,说是给沈大人办理文案,让他快速来福州上任,怕夜长梦多,中途出现什么变故。

    接信的当天,盛宣怀先打发人到苏州购买了去福州的船票,然后又把自己经手的家务向父亲交待了一番,便开始安排上路的事。

    这时,又一封信函急如星火地被送进盛府。

    门房一看封皮,见写有盛宣怀三个字,便直接送进盛宣怀的书房。

    盛宣怀正在指挥几名下人收拾行囊和随身带的书籍。

    “大少爷,又是一封急信,估计是催您动身的。”

    门房双手把信恭恭敬敬地放到书桌上。

    盛宣怀拿起信看了看,忽然一愣,不由自语了一句:“怎么是杨老伯的?他老应该在西行的路上,他会有什么事?”杨老伯就是淮军营务处总办杨宗廉。杨宗廉字艺芳,是李鸿章、盛康一辈的人。

    陕甘总督左宗棠

    门房出去后,盛宣怀急忙把信剪开,抽出信来一读,心头又是一跳:杨宗廉以军务急迫为由,请他速到淮军营务处帮同料理一下营务。杨宗廉是淮军营务处总办,是淮军统帅李鸿章很倚重的人。因为陕西义军纷起,把清军打得连连后退,陕甘总督左宗棠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向朝廷求援。经过反复论证,朝廷决定给正统带着人马向贵州进军的李鸿章加授钦差大臣,令他改道进入陕西。

    李鸿章一接到圣旨,先派出快马赶到营务处,命杨宗廉立即停止往贵州运粮,全部改道运往陕西。通往贵州的道路已经非常难走,如今又突然改道陕西,杨宗廉当时就感到天旋地转。陕西山路居多,羊肠小道居多,有的地方牛马车根本过不去,只能靠人背马驮。

    给养很快就跟不上了,行进中的队伍开始出现闹饷、哗变现象。

    李鸿章急坏了,有时一天当中就给杨宗廉发出三道饬命。

    淮军组建以来,李鸿章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慌乱过。

    杨宗廉此时也怕因为粮草供应不上出现大变故,他使出了浑身解数,有时晚上怕押运给养出意外,眼睛都不敢闭一下,但还是不能满足全军所需。个别营里,甚至还出现因吃不上饭而扰民、哗变的事情。尽管处理及时,都没有酿成血案,但总办营务的杨宗濂还是吓坏了。尚未与对手交锋,自己阵脚先乱,一旦传到京里,不仅他吃不了要兜着走,就是统帅李鸿章,恐怕也脱不了干系。

    就是在这种特殊情况下,杨宗濂向盛宣怀发出了求救函。

    杨宗濂知道盛宣怀给他父亲办理文案的同时,还办过粮运,襄办过西征粮饷。他希望盛宣怀能帮他渡过眼前的危机。杨宗濂不知道,此刻的盛宣怀即将动身,赶往福州去给沈葆桢当文案。

    在杨宗濂看来,凭着他与盛康、盛宣怀父子的交情,只要他的信一递进武进盛府,盛宣怀当天就能起身赶过来。

    杨宗濂所料的确不错,如果此时没有福州这码事,盛宣怀接信的当天,肯定能毫不犹豫起身上路。

    可现在盛宣怀就要去福州给沈葆桢当文案,而且船票都买好了,这个时候不要说杨宗廉来的是信,就算杨宗濂本人来了,他也要好好思考一下才能作出决定。

    他拿上杨宗廉的信,低头走进爹的书房。

    听完儿子的话,又把杨宗廉的信看了一遍,盛康略微沉吟了一下,很肯定地说:“宣怀,听爹的话,还是去福州沈宫保那儿吧。现在候补道都多如牛毛,何况你还仅是个候补知府。候补官员想找个长远差事,不知道有多难。何况沈宫保又非比他人,圣恩一直很好,跟着他,肯定错不了。杨艺芳是请你帮他几天忙,忙完之后怎么办?李少荃能不能把你留下?这都是未知之数。还有,你不去福州,沈宫保会怎么想?若这个时候别人又推荐个人顶了你的差事,你以后怎么办?总不能在家待一辈子。老话说得好:短局不如长局,署理不如实授。你不能放着沈宫保的长局不去做,却去做杨艺芳的短局。”沈葆桢头上赏加过太子少保,人们习惯尊称他“宫保大人”。

    思索着走出爹的书房,抬头仰望苍穹,盛宣怀再次站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


天山网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天山网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稿源: 搜狐读书频道 责编: 佟志红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