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猎人:揭露白色外衣下隐藏多年的秘密

www.ts.cn 天山网   2014年07月25日 10:32:40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书 名:白色猎人

    作 者:渡边淳一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作者简介:

    渡边淳一,情爱小说大师,日本文坛一代大家。

    1933年出生于日本北海道。1958年自札幌医科大学博士毕业,在母校授课行医之余开始文学创作。初期作品以医情题材为主,逐渐扩展到历史、传记小说。其以医学知识和生活经验为基础、深入男性和女性本质的情爱小说,尤为受读者喜爱,仅《失乐园》一部在日本即畅销逾600万册之多。获得多种文学奖项,作品被翻译成几十种语言于各国出版,在全球拥有亿万读者。迄今出版三百余部作品,其中六十多部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剧。如今八十高龄,仍活跃于文坛一线,被誉为日本文坛当之无愧的常青树。

    内容简介:

    二番町眉子,一个在同性眼中高贵艳丽的女子,一个在异性眼中性感神秘的女子,为何要在日记里自言“破坏才是美,死亡才是爱”?她本应是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为何要以伤害、虐待他人为乐?那白色的外衣下,究竟隐藏了多少秘密?在芭蕾舞演员丽子因腿部不适住院后,二番町眉子的真面目渐渐展露出来……

    书摘正文

    一

    村形万里子的日记 四月五日(星期三) 阴

    今天排出了新的值班表。

    我负责的是B班第二小组,即南栋的三〇一和三〇三两个病房。三〇一是女子双人病房,三〇三则是男子六人间的大房间。

    主治医师是二番町眉子大夫,她是外科中唯一的女医生。因为和千叶大夫是同年入院工作的,所以应该是大学毕业后参加了国家考试,算起来今年是她当医生的第四个年头了。

    听说和我搭档的是二番町大夫,我一时之间又高兴又有点不知所措,心情变得复杂起来。

    二番町大夫实在是太美了,身高一米六〇左右,虽然算不上多么高,但那纤细的骨感身段使身材比例显得格外匀称。

    通常我们只能看到二番町大夫身着一袭白衣的样子,但偶尔也会在上下班的路上见到她不着白衣时的样子。她那时穿的衣服很是显眼。虽然她的穿着仍与医生的职业相符,不那么花哨华丽,却在素净的色调中显出了高格调。

    我虽没去过巴黎,但我想有品位的巴黎姑娘,大概就像二番町大夫那样穿着得体吧。

    连身为女性的我都如此看待二番町丈夫,男士们看得目瞪口呆也就理所当然了。因为我住在医院附近的护士宿舍,所以基本上看不到大夫上下班时的样子。可是据二番町大夫的一位朋友说(该朋友每天从大夫居住的荻洼坐地铁上下班),别说地铁中了,从下车到医院,凡是和大夫擦肩而过的男性都会把视线停留在她身上,有人有时还会停住脚步目送她离去,直至她的身影消失不见。

    不知大夫是对这种事没有注意到呢,还是即使注意到了也视而不见,她好像基本上是目不斜视,直直向前走去。虽说不能只因被男人回头看几眼就得马上有所表示,但在我看来,总觉得她这样做非常暴殄天物。

    因为是四年前毕业的,今年二番町大夫也该有二十八岁了吧。我想如果拥有像她那样的美貌与教养,是会有数不尽的男人贴上来献殷勤的。

    就像同科室的副主任医师井川大夫呀,同一届的千叶大夫呀,听说到现在都还爱着二番町大夫,还有传言说内科的副教授饭村大夫自从二番町大夫做实习生以来就迷恋上了她。

    先不提已经娶妻的饭村大夫,像千叶大夫那样的,在我们看来已经属于完美的结婚对象了,可不知二番町大夫是因为不喜欢他呢,还是因为本身就没有结婚的打算,总之对他的追求一点回应都没有。

    除去像这样多少和大夫有些绯闻的人之外,喜欢她的男士更是数之不尽的。可是,其中却没有敢公然报上姓名、不顾一切向她求婚的人,大多数男士好像都只是在心底默默地爱恋着她。

    总之去看看那四五个医生围着二番町大夫说话时的样子就会发现,平日里装腔作势不可一世的医生们互相提防着对方的言行,警戒着有人会出风头来博取二番町大夫的好感,可实际上却又想着自己如何见缝插针,好来个鹤立鸡群。大夫的周遭就弥漫着这样一种特殊的紧张氛围。

    可是不知是由于大夫早就对那些男人的心思了然于胸呢,抑或这就是她的聪明之处,总之她对谁都不会表现出特别的兴趣,一视同仁地和大家说话,得到他们各自的附和,再专注地倾听起来。

    从这个层面上来说,二番町大夫可真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人。与其说她难以捉摸,倒不如说她没有纰漏吧。真是个不可思议的人哪。

    但是话说回来,大夫还真是个美人。这不能单单说成是天生丽质或造化之妙,而是经过岁月的打磨之后所形成的一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美。

    通常来说,只是脸蛋好看的人有很多。比方说杂志的插图人物呀,电视上的女演员呀,她们的脸都挺漂亮的。

    如果只从脸部构造来看的话,二番町大夫的脸和演员们的没有太大区别。虽说和演员一样原本就已经是了不得的评价了……

    大夫的脸窄窄的,脸色与其说白,倒不如说是苍白。她的眼睛大大的,像两座小山丘,鼻梁又细又挺,形状很美的唇在笑起来的时候稍微有些走形。大夫的脸上要说有什么不协调的地方,也就是那稍微有点兜唇的嘴了,可那好像反而更能抓住男人的心。

    实际上就连身为女性的我,见到那样的嘴唇都会不由自主地被吸引,所以男人们会那样也是理所当然的。

    可是大夫的美并不局限于脸、身材之类的外表之美。当然,她的外表是美丽的,可是除此之外还有别的东西。

    今天,我边和大夫巡查病房边入神地看着她的脸,感到有种什么东西朦朦胧胧地传了过来。

    那是……我表达不上来,放肆点说的话,可能是一种叫作ennui的东西。

    ennui是法语,用日语来解释的话,大概就是“倦怠”的意思吧。可是“倦怠”这个词,不知是由于字面的原因呢,还是读音的关系,从它“疲乏懈怠”的确切含义容易使人联想到怠慢、懒惰这层意思。

    可是大夫的表情却并不会给人以怠慢、懒惰的感觉。

    如果硬要用日语表达的话,大概只能说是“慵懒”吧,可是单这一个词不能让人立刻领会精神。真希望能想出一个比“慵懒”高级点的词。

    结果胡思乱想一通,得出的还是“倦怠”这个词。确实,我想除此之外没有更合适的词语了。

    二番町大夫的“倦怠”中潜藏着一种由理智散发出的“空虚”。

    不同于娼妓那般单单是美女自甘堕落、变得“倦怠”的情形,这是一种具有理性的“倦怠”。

    身为医生,那些也算得上有点教养的男士们之所以会用着了迷似的爱慕的眼神盯着二番町大夫看,不只是由于她五官漂亮,更多的是被她周身散发出的那种空虚的气质所吸引并继而产生了爱慕之情吧。

    可是我却总感觉到大夫的美中隐藏着一种深不可测的可怕的东西。当我被美色吸引想一探究竟,就像感到被推入不知何时才能回头的深洞中,恐怖万分。大夫微微一笑后收回视线的那一刹那,眼神中所散发出来的锐气让我有一种被人用剃刀抵着后背般冰冷的感觉。

    男人们到底有没有注意到她的美中所隐藏的可怕呢?还是毫不知情,只是沉醉于她的美中一味地想要接近她呢?

    不,或许这些想法都只是我自己庸人自扰罢了。

    没准男人们都知道这回事。当然,因人而异,也许有意识到的,也有没意识到的,可他们之所以会被二番町大夫吸引,不正是因为她美色深处所散发着的那种可怕吗?

    哎呀,我考虑的事还真是无聊透顶。围着大夫的那群男人想什么都和我没关系。明明是这样,我却还左思右想考虑那些男人的事,我可真是个死心眼儿的大闲人呀!再也不想这些事了!

    话说回来,二番町大夫为什么要专攻外科呢?

    虽说她选择医生这一职业也有点不可思议吧,可明明有内科、儿科、眼科之类适合女性的科室,是什么原因让她来到无趣的外科呢?

    若是她拥有骨骼结实、胜于男子的体格也就算了,可事实上,那么柔弱的大夫在医院外面向初次见面的人递出名片时,大多数人都会反问道:“您是外科的吗?”大夫曾笑着这样说过。

    就算是我,如果不在同一家医院工作,即使见到大夫一袭白衣的样子,也不会认为她在外科工作。

    最多也就误以为她是聪明伶俐的教授秘书或是检查技师。

    听说以前和大夫搭档的麻子曾问过“您为什么会成为外科医生呢” ,大夫只是笑着回答“不知道呢”。

    今天巡查完病房,和大夫在走廊上并排走着,我问了同样的问题。因为距麻子问时已相隔将近一年,我满心期待地想着大夫大概会做出不同的回答吧。

    可答案却是相同的。

    “不知道呢。”大夫就像回答别人的事情一样,边走边答道。

    听到这个答案,我倒是轻易就接受了。因为这个理由挺不错的,又像是个老实的回答。

    可是想想还是觉得这个答案可疑。

    通过国家考试成为独当一面的医生,选择自己所从事科室的理由仅用“不知道呢”一语带过合适吗?

    我想大多数的大夫都或是因为喜欢那个科室,或是被主任教授的人品所吸引,或是有熟悉的师兄师姐,或是因为欣赏外科是有男子汉气概的地方,诸如此类或是积极或是消极的原因吧,反正总该有些理由。

    可是大夫却简简单单地回答“不知道”!

    说这话是不是把我当作傻瓜呀?是不是把我和麻子都看成小护士随便说说的呀?

    可是大夫不会因为我们是护士就看轻我们啊!她是稍稍考虑了一下后直截了当地做出回答的。不管给出的答案是什么,那一瞬间她一定是思考过的。

    或许大夫选择外科的理由真是“不知道”吧。如果有人这样直率地问我们的话,答案大概都会是那样的。

    这样一想,大夫还真有几个地方让人看不懂。

    那么漂亮却完全不想结婚,不管多优秀的男士想接近她,她几乎都不予理会,并且有时会用令人吃惊的严厉眼神盯着我们看……她的奇怪之处还真是数之不尽。

    可是能和二番町大夫负责同一病房,我很高兴,虽说和大夫在同一科室,偶尔也会说说话,可基本都发生在当班的时候,说的话也是传达值班护士的请求之类,从没有两人单独说过话。

    从这次开始就能自由地和大夫说话了。实际上,负责同一病房的医生和护士必须要进行密切的联系,这是理所应当的工作。

    但是不仅是工作上的事情,在其他方面也能和大夫亲近起来,这让我很高兴。我想和二番町大夫聊聊天,请她教我许多东西,像恋爱、结婚,还有大夫关于这些事情的想法。

    以前只能远远注视的人,来到了我的身边。

    我可以和有点喜欢摆臭架子的井川大夫、诙谐风趣的千叶大夫他们所爱慕的二番町大夫自由自在地说话了。别说工作上的事了,就连其他事情上也能任性了!

    男大夫们看到我那个样子,一定羡慕死了。

    对,我要独占大夫!

    并且在男士们热切的眼神中守护她!

    我要做到没有我的许可,谁也不能和大夫说话。这样一来,不论是耍威风的医生还是出色的医生,都要拜倒在我的面前。

    等等,我在考虑些多么愚蠢的事情呀!一开始空想,思维就无休无止地扩展开来,跳跃到不受控制的地方去,真是不应该!

    无论怎样,大夫是大夫,我是我,就算保护她,我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既然如此,知道自己负责二番町大夫的病房时,最初感到的不知所措是怎么回事呢?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是真的很高兴。这高兴不是假的。可是下一秒,我又感到了困惑,心情变得沉重起来。

    我一直想在二番町大夫手下工作一次。没想到愿望竟然实现了。因为只是在心里偷偷想想,没有拜托过护士长,所以只是护士长碰巧那么排的班罢了。

    既然是这样,我为什么会感到不知所措呢?

    难道是因为大夫太漂亮?可是我从一开始不就知道吗?

    难道是因为男士们都关注着大夫?可这事我也不是现在才知道的呀。

    难道是因为大夫是女人?这我也早就知道呀。结果是……“不知道”。

    这和大夫不知道为什么选择外科的理由是一样的。还真有那么奇怪的一致呢!

    总之,我一方面感到高兴,而另一方面,又隐隐感到了瞬间的恐怖和不愉快。我不能明确说出那具体针对什么,是种什么感觉。可的的确确有一刹那,一股消极的情绪传遍了全身。

    不过就这样吧,“不知道”的事情不管怎么考虑也还是不明白。

    我想更了解大夫。现在这是我唯一的期待。


天山网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天山网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稿源: 搜狐读书频道 责编: 佟志红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