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苏看台湾之一:守望后战争时代的海峡两岸

www.ts.cn 天山网   2014年09月01日 10:50:52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导语:为推动台湾宝玉石文化的发展,资深专家于民先生率代表团赴台出席系列研讨会和主题活动,希望通过此举整合两岸资源,特别是通过网络合作,扩大台湾宝玉石行业在大陆的影响,开展两岸文化创意产业的深度合作。著名作家萨苏先生作为代表团中的一员,将会用作家特有的笔触记录这次台湾之行的方方面面与点滴感悟,从而让大陆的读者更好地认识我们美丽的宝岛——台湾。

    今天是这次台湾行的第一天,早上五点多就得出发,不然就赶不上飞机了。坐在出租车里,忍不住有点儿犯困。

    困倦是因为昨天晚上总算完成了一个夙愿,把伊斯特伍德的《硫磺岛书信》和《父辈的旗帜》看了一遍。琉璜岛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在太平洋战场最惨烈的战场之一,伊斯特伍德巧妙地采用美日合拍的方式,分别从美军视角和日军视角拍摄了这两部场景一致,主角却颠倒的大片。这两部片子我一直想看一看,但直到昨晚才算有了点儿时间。本想看一部,但最终两部都看了,自然会睡得晚。

    硫磺岛书信 剧照 日本兵

    父辈的旗帜 剧照 美国兵

    连续看两部并非因为其精彩,而恰恰因为有些“欲求不满”。伊斯特伍德导演的这两部影片,设计构思上十分精巧,但个人认为其煽情部分有点儿过多,渐至不自然,让人觉得如同烧水冒了泡泡,却总是不让它开,或者仿佛恋爱渐入高潮,却发现对方给你写的信都是从《恋爱书简》里面抄的,那种不上不下的感觉实在有点儿令人难受。

    这或许是有些苛求了,不过这似乎反映了伊斯特伍德的宿命。

    伊斯特伍德是很好的导演,但在几次交锋中都败给了斯皮尔伯格,这一点点差距,对比《琉璜岛书信》中那些密集得不像话的冲锋队型,和《拯救大兵瑞恩》里面诺曼底滩头的残酷,或者《辛德勒名单》最后那个主题曲中长得不像话的告别镜头,大约可以看得出来。斯皮尔伯格让我想起英格丽褒曼第一次见到的罗伯特.卡帕,那个军雨衣里面的大男孩,一下子就吸引了褒曼,让她“上了瘾”。

    辛德勒名单 剧照 一种近似白描的真实

    褒曼和卡帕

    而伊斯特伍德的作品,怎么看怎么有点儿“装”,多少有些像中学生的作文,为了突出自己的中心思想而匠气太重。战争和感情,越是白描,越是精美,但越是白描,越不容易驾驭。

    也许能够理解伊斯特伍德这样做的原因 – 这是一个对战争厌恶到极点的人,他在迫不及待地表示对这种人类灾难的痛恨。描写那个时代日本社会的疯狂,斯皮尔伯格镜头中血流成河的自杀冲锋没有让我动容,反而是宪兵警察一声声“非国民”的吼叫,让人有被扼住咽喉的感觉。

    我的祖父生前回忆,太平洋后期,他生意上的伙伴日本人土井被征去打仗,出发的一路上眷属们都在欢呼,而祖父看了只有不寒而栗 – 日本宪兵就在一旁守候,谁敢哭或露出戚容,上去就是一记耳光。

    老伊斯特伍德,我不是对你有意见,只是觉得你这个老小子应该能做得更好。

    我想起了另外一部电影,叫《活着》。

    有一天,在医院划价的队伍里排队,忍不住抱怨一句这些麻烦。一位白发苍苍,走路颤巍巍的老者安静地排在后面,听着我的抱怨,只淡淡地说了一句:“人活着,就是麻烦。”

    沉浸在历史中,会让人不能自拔。直到上了飞机,我的邻座,一个台湾商人,优雅地要了一杯茶,深深吸了一口升腾的蒸汽,然后一小口一小口地把它喝掉。

    那个瞬间,让人一下子全身放松下来。

    尽管这世界上还有很多的不如意,尽管枪声依然会在地球的不同角落响起,毕竟那个你死我活的时代已经渐渐远去,我们可以把生活活出各种色彩,活得有滋有味。

    至少在这条海峡的两岸,十年前剑拔弩张的气氛早已消散。有朋友告诉我,如今大陆的旅游船可以一直开到金门岛旁边去,游客们拿站岗的士兵当背景照相也成,只要你不上岸,干什么都行。

    我们幸而生活在一个桌子角都是圆形的时代,政治在我们的生活中比例远没有三十年前那样大了,我们更多关心的,是爱人的微笑,小孩子是不是在胡闹。我们该为此庆幸和爱护这个时代吧。

那个时代正在淡去,希望它永远不要回来

    略带呆板的提示声响起,告诉我们飞机即将在台北桃园机场着陆。

    直航,就是快一些。

    这应该是马英九的业绩之一。现在这位“总统大人”的政绩屡遭质疑,正被折腾得有些狼狈,但我总是忘不了,他当选那一天,台湾的朋友告诉我,那边在放鞭炮。

    我告诉他福建这边也在放鞭炮。

    人一辈子活到这份儿上,足矣。

俯瞰桃园机场

    机身猛然一颤 -- 我知道这是放起落架了。低头看去,地面如同一弯翠玉,缓缓而来。好吧,看了一夜的战争片,我得承认这个早晨是满令人愉快的。


天山网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天山网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稿源: 搜狐文化 责编: 佟志红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