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生不息的车轱辘菜:二人转在乡土社会的传承

www.ts.cn 天山网   2014年11月17日 10:45:53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书名:生生不息的车轱辘菜 ——东北二人转在乡土社会中的传承

    作者:吕慧敏

    出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内容简介:

    二人转是生长在东北的一门“土得掉渣儿”的艺术,自诞生以来,虽屡遭禁止,却以其亲民的形式和内容受到东北人的喜爱。近年来,它不仅走出了东北,而且走向了全国。正如东北人说的那样,二人转就像车轱辘菜,它长在乡间的泥土之中,踩不死,也压不败,生生不息。本书借“车轱辘菜”之喻,以“东北二人转在乡土社会中的传承”为主题,通过民俗学田野调查及文献研究方法,对东北二人转在乡土社会中的历史传承情况及现状进行“深描”,并试图探索出二人转的未来发展之路。

    作者简介:

    吕慧敏,1980年出生于辽宁沈阳;先后在辽宁大学、中山大学攻读民俗学硕士及博士学位,分别师从周福岩教授和康保成教授;现工作于广州大学,主要从事民间文化研究;已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数篇。

    精彩书摘:

    第三章 二人转传承人社会关系网络的建构

    二人转艺人称自己为“江湖人”或“江湖艺人”,称二人转戏班为“江湖班”,称二人转行规与禁忌为“江湖道”,称二人转行话为“江湖话”,称自己的行艺过程为“走江湖”……什么是“江湖”?它是志同道合的、处于社会底边的艺人编织的一个社会关系网络。在这个虚拟空间中,既有由把兄弟和姻亲关系建立起来的广义的“江湖家庭”,又有由江湖班、江湖会等建立起来的江湖“组织”和“网络”。在江湖中,艺人通过行为(行规与禁忌)、语言(行话与隐语)及物质等彰显其江湖品格,也由此使虚拟的空间实在化。

    第一节 拜把子与联姻——建立江湖家庭

    在中国,从古代社会到当代社会,核心家庭一直都是社会的基本单位。宗族的力量也不容忽视,有时甚至强过地方权力话语。但是对于东北二人转艺人而言,一方面,由于东北地处关外,原少数民族土著受其生产方式影响,宗族观念较薄弱;后来出关的关内移民,由于开始多是只身前往,其宗族意识也逐渐淡化。另一方面,由于他们从事的行业属于下九流之末,在1949年以前一直都是遭人唾弃的行业,所以他们有家难回,有亲难奔。在这样的社会结构及人际交往中,二人转艺人不得不另谋出路,与志同道合者形成一个更为广泛的社会关系网络,以维持自身的利益。拜把兄弟和行内联姻是二人转艺人在纵向的师徒传承之外发展发展出的横向的社会关系。

    一 艺人间的结拜兄弟

    拜把子是中国民间较为普遍的一种结拜习俗,其在江湖艺人间的盛行更胜于一般农民间。乔健等在对山西乐户进行调查后发现,几乎所有他们访问过的乐户都有把兄弟。“后者不一定都是乐户,但都是社会地位低下的行业中人。拜把兄弟除了是讲求义气的表现外,也有其一定的社会功能。乐户经办的红事(结婚、祝寿等)与白事(丧事),规模往往很大,需要庞大的人力,有了把兄弟,做起来便得力了。所以拜把兄弟可以增强乐户的办红、白事的能力。拜把兄弟前,参加结拜的人先请人写张契约,然后一起去关帝庙祭拜——把契约在关帝神像前宣读,上香,叩头,然后便一齐去聚餐庆祝。从此便要亲如兄弟,互相照应。”

    清朝和民国时期,很多二人转艺人都有结拜经历,他们搂土为炉,插草为香,面向北方磕头。结拜时还要换谱。

    换谱就是你把你的生辰日子给我,我的生辰日子给你。换完谱之后就像亲兄弟一样。

    换谱后即为生死之交,由此建构更加牢固的社会关系网络。郭文山说:

    王殿卿是我师叔,筱兰芝是我师叔。徐小楼是我的师哥,可是我这个人不愿意当那么大的辈,我就管他叫叔叔。郎艳舫是我师叔,曲连仿是我师叔,曲连国是我师叔。这个师叔都是磕头的把兄弟,过去叫换谱。马老窝瓜马文秀、大腮帮子郑秀山,还有个瞎摸楚子、大瞎爬子蔡兴舟是我师叔,小瞎爬子高永印是我师哥,他得管我师父叫郭叔。小珍珠卜成国、金镶珠薛树范、小金钟是我的师哥。新民周小五论排辈是我师哥,但是我管他叫五叔,这是搁我爹那儿论的。

    在这段讲述中,郭文山所说的师叔、师哥与其师郭文波及其父卜钦凯都没有直接的师承和亲缘关系。从郭文山的这段描述中,一方面可以看出艺人间结拜习俗之盛,另一方面可见艺人通过结拜建立起庞大的社会关系网络。

    清朝和民国时期,身处江湖的艺人社会地位极其低下。这种处于弱势的地位使他们在心理上自然而然地产生了一种结群的需要,结拜把兄弟成为他们扩大社会关系网络的方式之一。这是处于社会底层的二人转艺人相对于主流社会施予的压力所做的一种生存努力。

    二 艺人间的行内婚

    1949年以后,艺人结拜的情况逐渐减少,20世纪80年代后虽又有抬头之势,但是并没有蔚然成风,取而代之的是艺人由姻亲关系建构起的社会关系网络。

    清朝和民国时期,尤其在清朝,从艺者多为男性,由男性男扮女装唱上装。所以二人转行内婚较少,一般都与外行联姻。1949年以后,基本由女性唱上装,二人转艺人的行内婚开始增多,但是并不普遍。20世纪80年代前从艺的艺人,尤其是在剧团中学习二人转的人,有很多在订婚或结婚后才学习二人转,所以几乎没有机会与行内人联姻。另外,20世纪80年代前中国的开放程度较低,观念上束缚较多,婚姻问题上相对保守,在乡土社会乡土社会中更是如此,和行内人结婚容易遭人非议。

    20世纪80年代以后,尤其是现在,行内婚所占比重大幅增加。如今,二三十岁的从艺者很多都是夫妻搭一副架。这主要是出于演出方便和经济利益的考虑。笔者曾看到民间艺人算过这样一笔账:艺人出去演出的交通费一般自理,如果每副架一场演出的收入是400元,即每人200元的话,每人去掉交通费50元,则只剩下150元。如果是夫妻二人搭一副架演出的话,那么一共只需花掉50元,则一共可赚350元。如果按每场演出节省50元计算,一个月有二十场演出的话,即可节省1000元。所以,艺人很鼓励行内婚。很多老艺人在授徒时,会有意撮合某两个学生搭一副架并结婚。另外,因为二人转的表演表演中有一些涉“性”的内容,如果是夫妻演,一来比较自然一些,二来也更容易被人接受。

    与行内人结拜兄弟及联姻,使二人转艺人在有亲缘关系的家庭之外建立起了另一种江湖家庭。在此基础上,艺人又进一步建构起江湖班、江湖会和江湖行。


天山网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天山网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稿源: 搜狐读书频道 责编: 佟志红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