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子

小说 2015-01-04 16:50:34来源:天山网原创作者:李文斌
进入论坛
分享到

    这个冬天尽管不是很冷,可是我的右手却还是冻得又流脓又结痂的,尽管我始终戴着厚厚的精美的皮手套,揣着一个暖手宝。虎子说:“小虎,哥对不起你,这是哥害得呀。”虎子在每个冬天都说,不是在电话里就是在老家的土炕上。

    虎子是我的哥哥,虽然他只比我大十几分钟,可他依然是我的亲哥。

    那一年,我10岁,虎子也10岁。

    那年的冬天冷得几乎一出门马上就要把人的耳朵冻掉。过完年走在上学的路上,“今天要开开学典礼哩。”我心里有些高兴地说。

    “嗯,我们都是三好学生。”虎子的手在一起搓了搓说。

    “可是你要代表全校三好学生发言哩。”我知道我的学习没有虎子好,尽管我也能考进全镇所有同年级的前十名,可是我知道我和虎子的差距。

    “……”虎子没吭气,又搓了搓手。我看到他的手冻得通红。可父亲把家里唯一的一只棉手套给了我,此时它正在我的右手上套着。

    “哥,这个手套你戴上吧。”我把手套扔给了虎子。

    “不,我不冷。”虎子要把手套给我扔回来。

    “你就戴上吧,别呆会念稿子的时候手冻得连稿子都拿不稳。”我故意这样说着。虎子没吭气,默默地把那只手套戴在了右手上。

    我赶紧用左手把右手捂住——过年的时候放鞭炮不小心把右手给崩破了,为了不让家里人知道我一直掩饰的很好。但是第二天还是被所有人发现了,我的那只手冻得直流脓,肿得老高。可他们以为是天冷冻得并不知道是因为手受伤了而冻得更厉害。

    “小虎,哥对不起你,这是哥害得呀。”虎子看着很难过,并没有因为昨天的奖品和奖状而高兴。

    “哥,没事,不疼,再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都是左撇子,不影响吃饭、写字的。”我龇着牙安慰虎子。

    虎子一下子钻进了炕上的被窝里了,我听见被窝里传来了轻轻的啜泣声。

    那一年,我12岁,虎子也12岁。

    丰收的秋天,苹果树上挂满了红彤彤的苹果,惹得我心里只痒痒。终于在一个放学的下午,我故意以写作业为名晚走了一会,瞅得四下无人便跳到别人家的果园子,随手拿起棍子对着树梢高处的最大最红的几个抡去。我知道这是穷苦的人们辛劳一年的果实,可是他们也舍不得吃几个,大多都要拉到城里去换成钱补贴家用的,可是我还是禁不住这红彤彤的诱惑……终于在地上的一滩叶子和大大小小的苹果里挑了两个最大的塞进书包撒丫子就跑。

    当我和虎子躲到房子后边吃着苹果的时候,果园的主人追到了我们家。在父亲低声下气的赔不是声中果园的主人终于走了。“谁摘的苹果?”父亲的旱烟杆子把破旧的桌子敲得山响。我怕这旱烟杆子招呼到我的屁股上,吓得一声不吭。“我摘的,不关小虎的事。”虎子哆嗦着说。趴在被窝里我听到父亲旱烟杆子招呼到虎子屁股上的声音,但是没有听到虎子的哭喊声。

    那一年,我19岁,虎子也19岁。

    那一年的麦子熟得格外的早,等我和虎子高考完地里的麦穗已经变成金黄色的麦粒晒在了场子上。

    夏夜的星星映衬着父亲的旱烟,一闪一闪的。“唉,两个娃都争气,都考上了大学,可是这学费……就算卖了今年的粮食也不够一个娃的费用啊。”我趴在炕上光溜溜的凉席上听到了父亲的叹息。

    第二天一大早我才起床就看见父亲黑着脸,我也没敢问,麻利的穿了衣服跳下炕,父亲把一张纸条递到了我眼前,我看到父亲的手在哆嗦着,红着眼睛。

    纸条是虎子留下的,上面漂亮的行楷写着:爸爸,弟弟,我去打工了,不要找我。小虎,大学是人生的跳板,希望你抓住机会好好学习,你的学费我会想办法凑齐的。短短的几行字我便泪眼模糊。

    在那年的秋天,我踏上了去乌鲁木齐的火车,而虎子却在前一个月踏上了去广州的火车。不同的是,我是去念书,而虎子是去打工。

    被父亲郑重地贴在堂屋最显眼处的北京某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和那个夏天的太阳一般刺得我眼睛发痛。

    那一年,我23岁,虎子也23岁。

    过了这个学期就毕业了,虽然这三年多大学生活过的很清苦,却也异常的充实,透过宿舍的窗户,看着人行道两边的柳枝微微地吐出了新芽,我在想虎子这三年多是否也变了模样,有了新的收获,虽然他在来信或电话中总是含糊的说过的很好……

    “小虎,楼下有人找你,打眼看,那人长得和你一模一样,不过看起来比你结实多了,莫非是你经常挂在嘴边的哥哥来了?”我同宿舍的哥们喊着。

    我二话不说飞奔下楼,果然,我看到了虎子站在楼前,穿着一身工作服,却洗得干干净净。

    虎子看见我过来,拉着我,压着嗓子说:“你咋不要我给你寄的钱?”顿了一下他又说:“看你瘦得,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哥,我现在的奖学金和带家教的钱够我自己花了,你和爸挣钱不容易。”我说。

    他知道我的脾气,就没有追着这个话题,而是谈起了他这3年里的大概情况。原来他进了一个汽车厂,在厂子里肯吃苦,人又灵光,还善于学习,年初被任命为了车间的小组长。“组长不组长什么的咱不稀罕,咱稀罕的是在一线的工作中能学到东西,并能发挥出自己的能力。”他说。

    知道了他逐渐好转的生活情况和工作近况我的心里也就渐渐地平静了下来。在他上火车的时候我把新买的一部手机悄悄地塞到了他的行李中,我知道,当面给他的话他肯定不要。

    那一年,我28岁,虎子也28岁。

    “小虎,今年过年回来吗?”虎子在电话里说。

    “哦,哥,我们单位今年负责组织全县的新年和元宵庆典,可能脱不开身啊。”我有些尴尬,我知道我口袋里的工资不足以支付我回家的开销,虽然我知道虎子能理解我的困境,不会让我在过年时为家里添置什么,但是为了可怜的自尊,我还是虚伪地回绝着。

    “哦,你工作脱不开身的话哪就算了,本来我准备今年腊月结婚的,但是你要回不来的话,就推迟到明年五一再结吧。”虎子的话里也有一丝失落。

    “哥,你要结婚啊,那我无论如何也要回来的。”我有些歉疚了,但是不管怎么样虎子的婚礼我一定要参加。

    虎子现在已经是汽车厂的一个车间主任了,但还是穿着洗的干干净净的工作服,身材魁梧挺拔,没有一丝当头头气势。他和从小和我们一起玩大的隔壁村的秀娟结婚了,两个人都勤劳朴实,倒也是般配的一对。

    在结婚典礼上,司仪即兴问他:你现在工作干得有声有色,那么你在生活中对你影响最大,你最佩服的人是谁?没想到虎子脱口而出:“是小虎!他打小时候就知道将手套借给我,而把他自己的手冻得直流脓。他大学毕业留在了祖国最需要的边疆,作为一名机关工作人员默默地为国家的安定团结贡献力量。”

    听了虎子的话,我惭愧得几乎想钻到地底下去,我是大学毕业看中公务员的工作稳定才考的公务员啊。

    过完春节临走,虎子拉着我的手说:“小虎,哥对不起你,这是哥害得呀。去医院看看吧,能看好的。”

    “哥,这个冻疮我每年都去各种医院看的,而且各种药各种偏方都用过,就是不见好,不过不要紧,这么多年了也习惯了,要是一下好了倒还不习惯呢,再说了咱们都是左撇子,这右手上的疮影响不大的。”我安慰着虎子。

    “唉,都怪当年哥拿了你的手套啊,要不也不会……”虎子的声音听着很懊悔。

    “这都猴年马月的事了,你还说。”

    “好吧,好吧,不说了,噢对了,这是我这几年攒的一点钱,你拿着买房子添上一点,不要嫌少,你一个人在新疆,那么远,也没个人帮衬,自己的事情自己要多操心,赶紧地先买个房子。”虎子说着便将一张卡往我口袋里塞。

    “哥,我不要,我再工作几年房子的首付就凑出来了,你挣钱不容易,家里边一大摊子人要你一个照顾,这钱我不能要。”我一边躲着,一边说。

    “你拿上吧,这几年我们厂子效益好,存了一些钱,你看咱家房子也盖起来了,老爸身子骨还硬朗,不缺这些钱,你拿上吧。”虎子还是把卡塞进了我的口袋。却也在挣扎间装在外套口袋里的手机掉在了地上,我一看,赫然是多年前我给他买的那个摔不烂的诺基亚手机。

    “你给我的手机质量真好!摔了好几次了都好好的。”虎子弯腰捡起手机擦了擦上边的土有点调侃地说。

    我忙转过身去,大踏步向开往火车站的班车上走去,我怕虎子看到我眼里流下的泪。

    “卡的密码是咱们的生日。”虎子在车屁股后边喊。

    这一年,我33岁,虎子也33岁。

    过完年我媳妇要生宝宝了,虎子把我娘接过来照顾我媳妇月子。和田机场,我接到娘和虎子。

    “你们这可真远啊,坐飞机还要在乌鲁木齐转机。”虎子红光满面地说。

    “嗯,是啊是啊,要是坐火车的话光从乌鲁木齐到这都要30多个小时呢,当然也能省好多钱呢”我漫不经心的回答着虎子的话。他已经当上了汽车厂的生产科科长,工资已经是按年薪算了,远非我这个小科员可比。更不会在乎坐飞机多花这几个小钱。

    回到家,虎子的话也不多,只说让我照顾好老娘和媳妇,生娃娃马虎不得。我心不在焉的一一回应着。

    隔天虎子便说要走,我也没怎么强留。送到路口他依然是递给我一张卡,“弟妹生娃娃要钱,你也别爱惜钱,该花就花。”我也没怎么推辞便接了那张卡。

    “密码是咱们的生日。”顿了一下虎子又说:“火车站坐几路车?”

    “什么?你要坐火车回去?”我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心里想着来的时候从飞机厂到我家12公里路你都不坐公交非要打的,这会咋又不显摆了。

    虎子好像看出来了我在想什么,便说:“小虎啊,咱娘一辈子没出过远门,也没享过几天福,我是想让她老人家舒舒坦地来,虽然多花几个钱但却能让她老人家少受些路途上的颠簸。回去时我一个人,怎么对付一下都行的。”

    目送虎子上了去火车站的10路公交汽车,我站在路口心潮翻滚,哥哦,哥哦。是我误解了你,你还是那个哪怕吃最差的,用最差的,却把最好的东西和鼓舞安慰一并送给最亲的人的虎子哥。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