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狗一样奔跑:萌怪青年的56个纯真故事

精彩文摘 2015-01-26 17:48:00来源:搜狐读书频道
进入论坛
分享到

    书名:像狗一样奔跑

    作者:里则林

    出版社: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

    内容简介:

    「ONE • 一个」常驻高赞作者,萌怪青年里则林的首部作品集,当中有与众不同的独特视角,有叛逆不羁的雷人行径,有年少生活的种种记忆,有迷茫,有思考,有成长。你有可能被他的冷酷不羁所折服,也有可能因为他的种种恶搞捧腹大笑,然后在紧接着的下一秒,得到长足的温暖与感动。

    一直在遇见,也一直告别。看一个昔日荒诞不羁的少年,如何在经历和思考中成长为一个平和宽容的青年,并成为新生代作家的蜕变过程。或许从中,你可以看到过去和现在的自己。

    也许你曾被人笃定这辈子没啥大出息,也许你没有按照所谓的标准长成一个好少年,也许你依然迷茫不知何去何从,也许你到现在仍然一事无成。不过,就算全世界都否定你,也没关系,路很长,只要你不放弃你自己,坚持,努力,以像狗一样的昂扬姿态,专注前行。

    为______奔跑,像狗一样又何妨。“当你开始认真对待自己,你总能在下划线里填上属于你自己的答案。希望我们都是步伐轻盈又专注的,像狗一样奔跑的人。”

    献给所有不遗余力坚持自我的纯真少年们。

    作者简介:

    里则林

    新生代作家,萌怪青年,江湖人称“小可爱”。

    “左右的工作室”签约作家,「ONE • 一个」常驻高赞作者。

    •1990年生于广东,因为父亲是商人,自小多次转学,年少叛逆,被父母发放海南独自上学,在那里开始独自反思自己,后发奋读书,奇迹般地考上了大学。

    •大学期间开始写作,文章被多家网站转载,曾经在《青年文摘》、《读者》、《女报时尚》、《哲思》等众多杂志刊登,理想青年聚集博客——邻居的耳朵十大作家之首。

    •大学期间成立网络电台“小时光”(现更名为“有个”),播放个人作品,在酷狗点击破千万。

    他的文风有时走心,有时走肾;偶尔温暖,偶尔荒唐;可能上一秒把你看哭,接着下一秒就让你笑尿。但从中,你或许可以看见自己的影子。

    他说,“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成长方式,和看待这个世界的角度。希望我们都是站在人群里的双耳失聪的守望者,静静地守望着那个心底的自己。为自己奔跑,像狗一样又何妨。

    希望这些笑中带泪,时而温暖,时而荒唐的故事,越过人海陪伴你。”

    书摘正文:

    Chapter One 像狗一样奔跑

    你去了英国

    你去了英国,我却在世界的另一头想起了你,就像想起一个老朋友。时间带走的那些单纯日子,如今偶尔还会和朋友笑着谈起,只是早上再照镜子时,发现已是另外一张成熟的脸。

    15岁时,我站在楼道里,跟所有的小伙伴挥着手,送他们升入了初三,然后决定留下来,再读一年初二,但不是由我决定的。老师对我说:“别人不交作业一次,扣五分操行分,可是我对你已经很宽容了,你每次不交作业,我只扣你零点五分,可你还是不及格,只能留级了。”说完忧愁地看向窗外。

    我穿着中山装校服,随着他的目光,一起忧愁地看向窗外,灰蒙蒙的天空,点缀着几片当年的霾。几秒过后,我点点头,觉得老师说的是有道理的,毕竟学校有学校的规章制度,况且学校不可能把我永远留在初二吧。想通这点以后,我欣然留级。

    又一年初二,我又被安排在靠近后门的卫生角。刚刚留级下来的那段时候,侥幸升上了初三的那群不知道为什么操行分能及格的校内知名不良少年,常常会逃课下来,在我们班后门的玻璃上,探着脑袋来围观我。围观完后,会一起大声喊我的名字,让我出去抽烟。每当此时,同学们都会集体转过身来看着我,老师的眼神更是让我觉得能喷出一道闪电秒杀我。我无辜地看着他们每一个人,然后低下头,弯下腰,默默打开后门,溜了出去。

    几个星期过后,班主任就跟年级主任反映,因为我的留级影响了他们班级的正常教学,经常有人在上课期间敲打后门。然后我站在教导处跟主任保证以后不会了,再站在操场求小伙伴们不要再来敲门了。被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他们,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突然觉得生命中少了一件好玩的事情,但经过思考,他们最终还是答应了。

    之后我如去年般,开始了每天睡觉的生活。

    老师和我都以为,我又会将一整个初二睡过去。但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冷清的卫生角忽然人潮涌动,热火朝天起来。我带着起床气正准备怒斥大清早就想要来拿工具搞卫生的同学,结果抬头一看,是个身材高挑的女生,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可怕的是,连胸也小。她正在搬着桌椅和书本。

    我毫无兴致地问她:“你怎么坐到这里来了?”

    她答:“我在前面太闹了,老师嫌我影响其他同学。”

    我顿了顿,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打了个长哈欠说:“你别在我这闹,好好做人,争取早日回到前排知道吗?”她点点头。我马上又“砰”的一声,狠狠地砸在课桌上,倒头睡去。

    只是谁也没料到,从此以后,我永远都能在上课期间随时听到小声而快速的叽喳细语,讨论的全是些我听不懂的东西,从不间断,一度让我感觉全世界都是这女生的声音,下课时更经常被一阵阵狂妄的笑声惊醒。这女生的声音又尖又细,我从客气地提醒她到破口大骂怒目而视,但她就是忍不住地要说话和聊天。面对这么一台聊天永动机,我有时甚至会有不知所措的委屈。

    在一天放学时,我和老狗走在路上,我说:“狗哥,前面来了一个奇葩,每天叽叽喳喳,搞得我觉都睡不了。”

    老狗说:“打他啊。”

    我:“女的。”

    老狗一听,停下脚步,点起一支烟,特别严肃地看着我说:“你这样想就不对了,你告诉我什么叫作男女平等?”

    我心想:男女平等?

    老狗:“你晓不晓得,人要讲究男女平等?”

    我皱着眉头问:“怎么说?”老狗烟往地上一砸:“女的还不是一样地打!而且女的打得更重!”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