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头

小说 2015-02-02 11:19:34来源:天山网原创作者:岳宗宏
进入论坛
分享到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吴欣探过头看见那一组熟悉的号码,是经理的电话。吴欣干咳几声,稍稍定了一下神,听筒还没有贴到耳根,那边就传来经理的质问声:“托汉呢”?吴欣心想这托汉又惹什么麻烦了,只听见话语稍微缓和了一些:“不是他叫我们去他们家吃抓肉吗,怎么没有下文了?明天是周末,问问他准备好了没有”。没等吴欣回过神,那头已经挂断了电话。

    吴欣赶快叫来托汉,询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见托汉红着脸,支支吾吾,用他那不太流利的汉语说:“那一天家里有事,我想溜号回家,刚出单位院子碰到了经理。我怕她问我干什么去,就抢先说我搬新家了,等哪一天去我家吃个饭。没想到她当真了。”

    吴欣大笑道:“我说托汉哪,你这小聪明在我这里管一点小用场,没有想到你敢给领导打白条。这不,催租子来了,看你怎么办。”

    托汉央求道:“老吴,我的亲哥哥,给我出个主意。”

    “还有什么好主意,看来得割你的肉吃了。明天礼拜六,就请她去,记得以后收起你的小聪明,这个世界上不缺为嘴巴而不认真的人!”

    楔子

    托汉站在凳子上,轻轻地摘下那块匾,用袖子来回在上面擦拭着。那是一幅十字绣,一个仰天长嘶的马头。

    这是妻子尤伊娜为这个新家特意绣的,店里没有顾客的时候,就拿出来绣几针,前后用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哈萨克是游牧民族,尤其喜欢马。这幅图是她托人从网上订购的,记得那一天绣完后,妻子尤伊娜眯着红肿的眼睛,把马头图铺在床上,让托汉闭着眼睛,随着灯打开,托汉被惊呆了。

    多么鲜活的一匹马,虽然只是一个马头,那栩栩如生的神态,仰天长嘶,仿佛在呐喊,也似在长啸。怒开的鼻孔,张开的嘴巴,那一根根红鬃站立得笔直。没有身子,好像有一点残缺的美。但从那雄赳赳的马头可以想象出这是一匹多么魁梧伟岸的马。

    那天搬进新家后,托汉把这幅足有一米长的马头图挂在客厅的墙上。尤伊娜把头靠在托汉的胸膛,说:“托汉,你就是草原上的一匹马,我不想绣出你的身子,因为马背上驮着许多东西,我不忍心看到。”

    “托汉快走吧,晚了你们经理会不高兴的。”

    托汉收起回忆,妻子尤伊娜提着一些礼品站在面前,似在安慰地说:“想要就给她吧,等我眼睛好些我再绣一幅不就完了?关键是你要在单位里过得开心一些。”

    外面下着大雪,天好像一床被捅破了的羽绒被。托汉紧紧地抱着马头图,生怕落上一片雪。大街上人来人往,大雪丝毫没有影响春节前的气氛。托汉明白这是汉族快要过年了,怪不得经理昨天打电话询问给她的东西做好了没有。

    那个礼拜六,经理的大驾如期而至,司机小查随同。经理对一桌子菜很满意,大赞托汉的厨艺。托汉一边敬酒一边道歉,本该早点请领导来的,只是工作忙,拖延到今天。也感谢领导体恤下属,来我托汉家体察民情。经理说你托汉今天这么会说话。托汉嘴上说哪里哪里,心里想这吴欣的话还真的很灵。

    酒足饭饱后,经理的目光在房间里扫了一大圈,最后定格在那个马头上,托汉的心不由得微微一颤。果不其然,经理说话了:“托汉,那是哪里买的?”托汉说这是老婆绣的。经理又夸你托汉蛮有眼力,不但找了一个会挣钱的媳妇,手也这么巧。接着说回头也给我绣一幅。

    经理满意地走出了门,司机查柳转过身小声地对托汉说:“她就想要你的那个马头,千万不要给她,她在我妈妈的店里没少拿玉石挂坠。怕她什么,有什么大不了的。”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托汉觉得。可是后来每次大会上都会出现托汉的名字,无非是穿戴不整齐,或是上班嚼口香糖之类的“大事。”

    “托汉,你在这儿干什么?”

    托汉定睛一看,原来是经理和她老公。就说你们要过年了,我提早来拜个年 。经理的老公说:“你带她们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四周的围墙上贴着白色的瓷砖,那一扇红漆大门上挂着两个摄像头,像是二郎神的天眼。推开厚重的大门,一个长长的走廊,显得那么黑暗。经理说:“放这儿吧,我还有事儿。”

    托汉放下了那个马头,好像卸了一切的包袱。默默地放下,暗暗地离开。

    回家了,妻子尤伊娜好像有意回避,什么也没有说。托汉看着空荡荡的墙壁,觉得失去了很多,很多……

春天。要感谢尤伊娜,好在只是绣了一个马头,而不是虎头……”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