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烟花灿烂

小说 2015-02-28 11:32:10来源:天山网原创作者:六月冷雪
进入论坛
分享到

    梦飞清楚地记得去年元宵节,带了家人看完斑斓的烟花升空、转瞬即逝的璀璨后,一边向停车的地方走去,一边努力地回味“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萧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的灯会盛况。

    笑意还写在脸上,心里就像十五的月儿一样圆满。

    梦飞家住在哈密运输车辆最庞大的大河。他属于那种比较矜持的一类人,不善于表达。这些年跑运输走南闯北虽然辛苦,但小有成就。不仅有两辆载重货车,有私家车,在哈密还置了一套楼房。过年休息几天,打算元宵节以后继续奔波在运输线上。

    依稀的烟花,震耳的鞭炮让哈密成了名副其实的不夜城,回头看灯下女儿那笑意灿然的脸庞,梦飞哼着小曲去开自己的车。谁知,他的车被挡在了里面。看看四周,小区静的只剩下柔和的灯光。

    小区的人们还流连在迷离的花灯会上。

    其实,这个小区不是梦飞在哈密的居住地,因元宵节部分路段实行临时交通管制,不得已,梦飞将车停在了路过的某小区。

    车开不出来,也好,让他有一个空间回放精彩,说实话,这样的悠闲对忙碌一年的他来说,是一种奢侈,难得享受。等了许久,还是不见有人来开车。娇小的女儿有点受不了夜晚的冷,他让妻儿上车后打开暖风。

    再等,小区里总算陆陆续续有了回家的人,但那辆车依旧霸道地挡在那里。车主没来。

    女儿有点着急想回家。“谁的车?”“谁的车啊?”梦飞试着呼喊,感觉声音越来越大,但没人理睬。以往练就的儒雅在此显得很无能无用,最终忍不住扯开嗓子喊车号。绚烂的烟花后是无奈的呼喊车号,梦飞觉得有点可笑有点后悔,早知车多路难行,还不如打车方便,梦飞的呼喊吸引了不少的目光过来,少言寡语的他为自己超常的举动有点难为情。

    耐心等吧,他对自己说,也对妻儿说。并对堵车有了充分的理解也有足够的宽容。私家车剧增是生活日益提升的象征,路上堵车是正常,小区堵车一是新手不会停车,二是像他这样在不需要进出通行证的小区临时停进来,图方便。

    梦飞在等待的同时也想儿时元宵节爸爸做的五角星灯笼;想奶奶做的那种香甜的汤圆,想跟着扭秧歌的社火队狂欢的时光……猛回首,才惊觉自己那慢慢老去的人生里,已平添了些许淡定与坦然,如一曲穿透心扉的古筝,弹奏那数不清的人世沧桑。

    就这么想来想去,已是凌晨,倒车镜里终于出现了一个美少女。乍一看,似乎“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一千古名句,就是为这个千般等待,万般呼喊才姗姗而来的美女准备的。

    梦飞走过去说:“才会开车吗,挡得我无路可走。”

    美女嫣然一笑:“我以为你这个车是不用开出来的。”

    梦飞哑然。

    夜的灯影里,两人相视一笑,各奔东西。

    2014年的元宵灯会,在梦飞一家的记忆里封存着一段抹不去的妖娆。那么今年的元宵节又有怎样的美丽?想象那如织的人流,梦飞似有所待!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