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儿

小说 2015-03-16 17:08:00来源:天山网原创作者:张强
进入论坛
分享到

    雪花飘飘洒洒下了一整夜,清晨推开窗户,已是满山银装素裹。

    因为下了雪,我起得比较早。按往年的惯例,下了雪我们都会早早起床,约在我家核桃树园子里打雪仗堆雪人,这个年的第一场雪,我们的规矩还是不变。因为是初次落雪,比起平日里任何一场雪都显得珍贵多了。穿好衣服,手里握上两个馒头,连脸都不洗就往园子里跑,门刚“吱呀”响了一声,就听见母亲还在睡意中大喊:喂,上哪儿去?把衣服穿暖和小心感冒了!我只回了一句知道了就关上门跑了。

    门外,雪很完整,没有一个人踩过的脚印,真有点舍不得在这完美的雪地上踏出一个个伤痕。那时候还小为什么就有了这种想法?现在想起来正是当时对伤痕的敏感,才有了今天爱写爱思考的习惯吧!

    去的时候已经有三个人了,可一直我没有见到芹儿,我问他们芹儿怎么没有回来?他们都摇头说不知道,而我也猜不出她到底怎么了?往年飘雪的季节她都来得很早,是不是天太冷她不想来了?我不知道,也许这第一场雪来得有些安静,有些寒冷,连村庄和人们都被这场冷风给禁锢了吧!

    我们再没有管她,一直玩到了中午,整个园子里的雪几乎被踩平了。因为刚下过的雪几乎捏不成块,所以我们毫无顾忌地在雪地上摔跤打滚,这不像雨,随你怎么玩都是不会沾上脏污的……

    直到晚上,在芹儿家门前的十字路口,我偶然碰到了她。我有些欣喜就疾步走过去问她话,而她还没有看见我。

    “芹儿,今天早上为什么没有来啊?怎么了?”

    她回了回头看看我,高兴地笑了。

    “阿明哥哥,我……我爸妈又吵架了,我不敢去!”

    “怎么搞的嘛!为什么天天就吵架啊!我们这面小还没有吵过几回了,真丢人!”

    “阿明哥哥,我爸说他不要妈了,怎么办啊?”

    芹儿已经哭了,她哭得很难过,我赶紧安慰她说:

    “芹儿,你别哭了!那是不可能的,爸爸只是在说气话了!哪有一个家能缺了妈妈的?那饭谁做?衣服谁洗呢?傻蛋!”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这话爸爸早说过好几回了,今天我从梦中惊醒的时候,看见妈妈手里拿着一根粗绳子跑出了门,当时我不知道她去干什么了,爸爸也没有管,过了好一会妈妈才回来,她一进门就抱着我哭,一直在说孩子啊,妈妈就是放不下你啊!

    芹儿越哭越伤心了,我用衣襟为她擦了眼泪,可越擦越多。

    “芹儿,你爸爸太坏了!怎么能这么对待妈妈啊?没听过世上只有妈妈好的歌谣吗?谁稀罕一个臭男人呢?该死!”

    我有些气愤地骂开了。突然芹儿停住了哭声,她用一种乞求的眼神看着我说:

    “阿明哥哥,如果有一天我爸爸真的不要我妈妈了,我也不敢在家里待了……哥哥,你能带我走吗?我很害怕!”

    我有些发愣了,看着可怜的小女孩我不由地鼻子一酸,莫名有些想哭的冲动。

    “芹儿,不哭了,爸爸不会那么做的,妈妈一定不会有事的!不管今后发生了什么事,只要有阿明哥哥在,你就不会受到伤害的,相信我”

    芹儿抹着眼泪,她紧紧地抓住我的手点了点头。

    “阿明哥哥,可是,现在,我很怕他们吵架,你能带我走吗?”

    “傻瓜不行的!说不定明天他们又和好了呢!两口子之间哪有不吵架的,你可千万别胡思乱想啊!再说你能上哪儿去啊?”

    猛然,芹儿有些不信任地向后退了一步。

    “哥哥,你怎么说话不算数!我不要相信你了!”

    说着她转身准备走,我赶紧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芹儿!相信哥哥,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行了吧!”

    这一刻,芹儿才兴奋地冲着我笑了,脸颊上的泪痕还清晰可见。

    脚下的雪花又多了几个小小的洞,那是她的泪水融化的……

    提起芹儿,在村里的好多孩子当中,没有人不知道我对她的好了。每到冬天,我们大伙儿一起玩过后,我就拉着她的手去乡村的山野里打雪仗,堆雪人,摇树上残留的积雪,跟踪兔子的脚印……那时我们玩得最快乐了。记得夏天,我会带着芹儿去河沟里玩水,抓青蛙,拧口哨,编帽子,采野花。秋天,我们去采野棉朵,摘野果,还记得好几回,我从家里偷偷拿来了火柴,点了野外的牛粪干和树上落下的干树枝,我们挤在一起哼歌烤火,我还撕下青蛙的后腿烤了给你吃,记得当初芹儿很反对我这么做,她说太残忍了!而且吃青蛙肉太恶心了。然而,她不会知道我也不想这么做啊!一切都是为了她才这么做的,既然不喜欢烤青蛙,下次就拿了自家的蚕豆烤给她吃,这回芹儿终于满意地笑了……

    回想起和她走过的童年,至今还是那么清晰地刻在我的脑海。

    我们就这样一直两小无猜地亲密地玩着,至于大人们说的什么媳妇之类的话,我们小孩子一听就就觉得害羞。记得有一回,芹儿的母亲对我笑着说,阿明啊,既然你俩这么能玩的来,我看把我家芹儿许给你做未来的媳妇好了!记得当时我羞得差点哭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事很丢人的,一旁的芹儿也红着脸冲着母亲嚷了起来。

    媳妇的事被她的母亲仅提了这么一次,谁也没有刻意地往这方面去想,也没有刻意地为此去做什么,然而,在潜意识里似乎已经有些不一样了,我对她的关心也有些变样了,连开玩笑也显得谨慎了!芹儿也是,似乎她母亲的这么一提,已经无形中扰乱了我们之前本来很正常的交往。虽说我们还小,根本就不理解情为何物?但对异性的靠拢已经表现得明显了,不单单是我,芹儿,我想这应该没什么不正常的吗!芹儿才不是我真正的媳妇呢!

    今天,芹儿说爸妈又吵架了,我有些伤心和难过,真是恨死了那个不称职的男人!怎么能这么做呢?不怕人家笑话吗?

    我和芹儿道别了,走到时候芹儿说,阿明哥哥明天我去找你玩,在家里我有点怕。我使劲点了点头。

    这个晚上,我,芹儿,他的父亲都没有想到,芹儿的母亲真的走了,她上吊了!在我家核桃树园里的一颗大树上。

    清晨,整个村庄就热闹开了。很快人们都知道芹儿的母亲上吊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男人对她不好造成的。这两口子在村里吵架是出了名的,他们一安静下来似乎整个村庄都显得有些寂寞和沉静了。

    其实女人很优秀,很会持家。可就是男人是个混头,整日泡在赌场里一坐就到了天黑,不但赢不了一个子儿,还把家里仅剩的最后一点积蓄都搭进去了,为此女人和他结下了多年的仇怨,一直积到了现在,可男人还是玩性不改!一直以来都是男人横过女人的,每次受伤的总是她,但她一直忍着,为了这个家,为了还很小的芹儿。

    然而,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今天,她终于走了,她应该解脱了。

    大清早,我就去了芹儿家里,那会她一个人关在屋里伤心地哭泣,我敲了半天门可是一直没人开,我只好站在门口等着。这时芹儿的父亲满脸狼狈地耷拉着脑袋走进了门,他看到我坐在芹儿的门口,只是瞥了一眼就要走,这会我满心愤怒地向他冲过去,就使劲地打起了他的胸膛。

    “你不是人!你不是人啊!你害死了阿姨,芹儿成孤儿了你知道吗?”

    我伤心地哭了,没有妈妈的孩子像根草,幸福哪里找啊?没有母亲的家庭,一片冰冷,锅都是凉的,连整个气氛都显得那么凄凉和压抑,这一刻,好像是世界末日,我有些无助,她很伤心,世界啊!这个阴霾而又灰色的世界……

    芹儿的父亲没有跟我翻脸,他根本就没有理我,而是一直仰着头朝天看。天阴阴的很厚很厚,也许女人已经无力进入这道关口而通向天堂了,这一刻他彻底醒过来了,“扑通”一声倒在地上,紧紧地抱着我大哭起来。

    我明白了,他是清醒了!他终于后悔了!可该死的现在哭有什么用啊!简直愚蠢到家了!我使劲推开了他,他像一尊没有意识的塑像倒在了冰冷的地上,一时间他没有起来,而是朝着天嚎啕大哭。

    我没有再管他,就去敲芹儿的屋门,这回她终于肯开了。门刚开她就一头扎进我的怀里哭得伤心欲绝,我也忍不住哭了,我问她你爸昨晚是不是又打你妈妈了?芹儿哭了半会才说,昨晚父亲又输掉了牌,一进门就阴着脸,不知怎么了突然他就打了妈妈,还骂妈妈说让她去死,没有了妈妈他照样能活!他太狠了,把妈妈的无名指都折断了,可是没想到父亲打完母亲后,她却显得异常的平静,她根本没有料到这是她见妈妈的最后一面!芹儿边说边伤心地抽噎着。

    最后,她抓住了我的手说,阿明哥哥你不要走,我好害怕!真的好怕父亲还会打她!她再三祈求我把她带走,可是,我的傻妹妹啊!我也是个无能为力的孩子啊!我能带你上哪儿去呢?就算我们走了,我的父母,你的爸爸能受得了吗?

    停了一小会,我问芹儿说,芹儿你想去哪儿?她转身走到窗前,思忖了半晌才说,哥哥我想去一个没有人打扰,安安静静,只有小孩子的世界里去,不知道哪里有这种地方?我猛然明白,芹儿已经厌世了!甚至可以等同于另外一个词了,轻生?我不敢想,也不忍心这么去想了。其实这不是毫无根据的臆断,自芹儿出生后,爸爸一直都是赌鬼,打骂母亲,一直到了今天还是这个样子!她,初来到这个世界,首当其冲就被这种惊吓的日子给洗礼成熟了,一直到今天这种厌世的心态!唉,可怜的孩子啊!她还很小,可心里已经对这个世界麻木了,她已经不再相信这个世界了!亲情是什么?父爱?母爱?至此他都摇头了……

    最后,我牵着芹儿的手去了曾经玩过的河沟,那里还没有结成冰。我和她打雪仗,又堆雪人,刚才忧郁的她此刻又露出了一丝微笑。这一刻,她似乎忘记了这寒冷的天,也忘却了刚刚离开了人世的妈妈,也许她心里一直很明白,只是不愿那么忧伤地苟活着,她的世界需要快乐和笑声吧!她有些恍惚,有些麻木了!

    女人离开后,芹儿的父亲更加颓废了,也许他在自我折磨中来忏悔自己的过错吧!他又多了一项嗜好,他喜欢上了喝酒,每天喝,喝得酩酊大醉,回到家里又是一阵大闹,吓得芹儿不敢进门。

    后来,芹儿乞求我到我家来住,我很高兴,母亲也同意了。与其让她在家里活受罪,不如暂时住在这里让她清静一会。那时我们都还小,我和父亲,母亲,芹儿挤在一张大床上,我睡在她的身边,每每半夜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芹儿蜷缩着身子依偎在我的怀里,我没有打扰她,盖好被子后又继续睡了。

    这几日,芹儿又像找到了家一样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在我的眼里,她成了我的妹妹,或者是我未来的媳妇?我都想过,总之对于她今天遭受的境况,不管她是我的谁,我对她的保护欲是越来越强了。

    终于有一天,他的父亲把她强拉了回去,可是芹儿还死死不肯回去,最后在我和母亲的劝说下她才哭着走了。走的时候是晚上,我把她送到了家里,直到她脱了衣服睡了我才走了,可就在我转身离去的时候,她又伤心地哭了,她说阿明哥哥我怕,我很害怕!你别走行不行!我什么都没有说就冲出门跑了。

    就在那些日子里,我才清晰地发觉,我把她看做是我未来的媳妇了!我很高兴又觉得很害羞,但不管怎么说,从那以后我保护她的欲望更加强烈了,而芹儿对我的依赖犹如生前的妈妈一样那么亲密。

    曾经有一个夜晚,我问芹儿说你能做我的媳妇吗?芹儿有些脸红地说,阿明哥哥你只要能一直陪着我,不叫我每一天害怕我就答应你。那个夜晚天上透着朦胧的月色,照在满地的雪花上,也洒在了她那张嫩嫩的脸蛋上,那一刻她很美,两个长长的羊角辫垂在胸前,她好美啊!

    可是,我一直都没有把她带进一个安静,只有快乐的世界里去,可她说我已经做到了,我没有搞明白。她说至少我快乐了,有了生活的希望了。

    也许她真的比我成熟多了吧!已经懂得该如何看待生活了,至少我还没有想到这么深彻,毕竟芹儿从小就在痛苦中长大的吧!

    然而,就在大年前夕,父亲又喝酒了,这次他意外地出手打了芹儿,我不知道,而芹儿也没有来我家。这个夜晚她伤心了一夜,可我一直不曾知道。

    大年初一的晚上,父亲又去街上喝酒赌牌了,而在他走之前,因为芹儿哭着劝父亲陪她过年,父亲惹到伤心处了,他一脚把女儿踢倒在地上流着泪跑了。芹儿哭了,她受不了了,她的忍耐已经到极限了!这是大年初一,别人的孩子都穿上了崭新的衣服依偎在妈妈的怀里吃肉,玩牌,而自己呢?这么冷的天还是穿着破棉袄,破布鞋在伤心地哭泣。这一刻,她想起了妈妈,她觉得这个夜晚太冷了,妈妈是不是冻着了?村里的人们傍晚在坟上为死去的人烧了纸钱,父亲也去了妈妈的坟,但她还是不放心,她赶紧取了一叠纸钱,打着冷战朝母亲的坟地走去……

    那时候,天已经黑了。屋外,灯火通明,鞭炮声,孩子们的吼叫声响成一团,在凛冽的寒风中,她的眼泪终于停止了流动。天实在太冷了,这个可怜的孩子还穿着布鞋,棉衣薄薄的已经开了缝啊!

    这个村里的人们都不会知道,芹儿的父亲也不会知道,连我更没有想到,芹儿这一去再也不会回来了!

    第二天,芹儿的父亲才来,听人们说女儿冻死在她妈妈的坟头了!他立刻惨白了脸,没有哭而是怪异的笑了。

    从那以后,她的父亲疯了,到处都奔跑着他的影子。人们说他受刺激了,他太可怜了!又有人说,他是个混蛋,害死了母女俩,活该!报应啊……

    芹儿的离开,让我变得很少说话了。因为她走了,我儿时最好的玩伴,我儿时的媳妇走了,我还有什么开心的资本呢?

    就在那天起,我才明白,芹儿所说的那个快乐的世界原来是天堂!我没有在她生前把她带去,可自己却悄悄地先走了!我很难过, 每个夜晚半夜惊醒的时候,我都会习惯地摸摸芹儿还在不在我的身旁?哦,她走了,我想念的芹儿永远走了,也许我们只有下辈子继续那段还没有走完的路了,哦,我的芹儿我的媳妇……

    至今,回想起儿时的那段往事,我总有一阵想哭的冲动。好多年过去了,她的模样我依然记得那么清楚,芹儿笑的时候嘴角有两个小酒窝,两根长长的羊角辫垂在胸前……她很乖巧,很善良,她一直很相信我,她总是叫我阿明哥哥……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