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似猴”和“慢如牛”

小说 2015-03-20 12:02:29来源:天山网原创
进入论坛
分享到

    郑秀和高萍是邻居,两人性格差异幅度较大,往来的频率较低,亲和度不那么粘稠,感情上存有提炼或提升较大空间。

    常言道:鱼不亲水亲,人不亲地亲。老天有意,两家的棉田并肩躺在同一块条田里。棉根携手揽腕,棉叶耳鬓厮磨,同沐一片云雨,共浴一方朗日。

    郑秀长得瘦小精干,走路刹不住脚,干活刹不住手,说话刹不住嘴,人们背后称她为“急似猴”。成家后的郑秀过日子千层筛万层滤,算账精细到斤、两、毫,花钱算计到元、角、分,是连队公认的上得了厨房下得了农田一等一的好手。

    高萍长得敦实。她性子慢,“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不适合于她。遇到绕不开的事,“千呼万唤始想通,犹挠头皮半皱眉”。一个“慢”字概括了她的履历。每当有人嗔她“火上房不着忙”时,她总是报以憨憨地一笑:“我这叫沉稳!整天跟火燎屁股似得猴蹿就好吗?”嘿!嘴巴不饶人。结合她的性格,“慢如牛”的绰号几乎侵吞了她的真名。

    郑秀和高萍的男人在同一个工地打工,两人各自侍弄着40亩棉田。

    棉田间苗,郑秀干了一个来回,高萍还在地中间忙活。擦肩而过时,郑秀不经意哼出一句“比牛还慢”。好事的风传到高萍的耳朵,她叫住郑秀,“没听说过龟兔赛跑的故事?连笨蛋的师父都看出兔子取胜,结果呢?”,郑秀头都没回,“那是碰到了一只与牛结亲的慢兔子。”不服高人有罪,尽管高萍巧力蛮力和努力并用,两只手就是不争气,完工的速度比郑秀整整慢了三天。这回,是郑秀有意气高萍,“猴子跑得快还是牛跑得快?”,高萍没忘记回敬,“什么时候猴崴了腿,比病牛还慢!”

    棉苗在两人的目光滋润和双手的爱抚下渐渐长到了齐腰,该给棉花掐尖了。

    这是一场贵在速战速决的战役,不像间苗稍稍可以打一下持久。苗间迟了,顶多耗费一点肥力浪费一点地力。苗尖掐晚了,就会造成棉花的疯长,严重影响产量产质,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是一项“硬性任务”。

    郑秀心急,一下窜入棉田,施展看家本领,微低粉颈,轻探腰身,眼光如钉,双手似电。清晨四寂,只有清脆的苗尖断裂声在郑秀的手下迫不及待地响起,如雨檐疾滴,又如抛珠撒玉,更似浅溪跃涧——一曲来自天籁的无伴奏打击乐。

    高萍不敢懈怠,她知道笨鸟先飞慢牛早套车的道理。慢是天性,勤是后天,她相信勤能补拙,爹娘虽没给我一双巧手,却赐我一颗恒心——那就是不服输!把一切的心劲都输送到手上,把一切的心智都运送到手上。棉田里,她的身后也响起了郑秀那曲来自天籁的无伴奏打击乐。

    午饭时分,郑秀兜起汗津津的小褂扇风,斜瞅了一眼落后的高萍,心道:牛和猴岂能同题?脸上挂着几丝轻蔑和自得。这时高萍也拽起汗渍渍的衣袖揩汗准备简短午休,两人恰好对上眼。这次,高萍没有以自己的不恭回报郑秀的不屑,她心里清楚:什么时候,牛和猴也不能同时跨栏。服气不等于服输!

    蚂蚁啃骨头,历经十几天的鏖战,棉苗掐尖已接近尾声,郑秀的心里敞亮了许多。高萍的心里也轻松了不少,但和郑秀一比,自己的工作量明显大出许多。

    晚上回家路上,决心宜将剩勇追穷寇的郑秀由于人急车疾,转弯处车倒人伤,呻吟到医院,右臂骨折。

    伤筋动骨一百天。郑秀躺在病床上,火辣辣的伤痛掩不去火燎燎的心急。给丈夫打电话,工地战犹酣,那工作危险,不能分心,没敢实情相告。她懊恼万分,地里的活再急,自己也应该沉稳一些,要不然,哪能出这事。

    疗了一个星期的伤,稍稍轻松,郑秀脖子上吊着打夹板伤臂,半夜从医院跑出来。她放不下棉田,她天生服天服命不服人,就是用左手也要完工,不能让别人看笑话。

    天一放亮郑秀就赶到了地头,此时风摆棉叶乱点头,宛若行舟碧波中。一见绿油油地棉田,亲切感油然而生,郑秀的伤痛卸下了不少。

    放眼棉田深处,有两个黑点缓缓移动。其中一个,从剪影到动作必是高萍,郑秀再熟悉不过。她纳闷,难道高萍进错了棉田。

    疾步追上,是高萍和暑假在家的儿子。高萍也看见了郑秀,“嫂子,伤没好怎么就出院了?”郑秀木愣,“你、你们怎么在我地里?”

    “嫂子,我知道你肯定心急,割舍不下,我心里也急。这不,把放假的孩子也拉上啦,前天刚把我家的掐完,这两天我和孩子一直在你地里干,最后一垄,中午饭时就彻底完工了。”

    还能说什么呢?还会说什么呢?郑秀无语凝噎,婆娑的泪眼变成泉涌。想想自己曾经对高萍的轻蔑和不屑,怎一个“悔”字了得!望着晨曦中挥动双手的高萍,她的“慢”也成了一种优雅,一种温馨,一种感动。

    作者:王东江(新疆察布查尔县裴新莎哈79团4连)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