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人

小说 2015-04-01 11:42:34来源:天山网原创作者:张强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叶明,你死在了我爹赵石峰的手里,也死在了这座大山的石头上,傻瓜,我们早应该知道,无情的石头人与这冰凉的石头,它怎能懂得人间真爱?”——小麦

    “妈——妈——”

    “孩子他爹,你瞧瞧去,叶明这是怎么了?”

    “能有啥事,刚赶集回来,可能是累了吧!”老人手里正卷着旱烟。

    “把你的那破玩意扔了,吧嗒吧嗒跟吹喇叭似的有什么好抽的!光是累了能这么叫吗?明明是在哭啊!”老婆子一把夺过了老汉的烟卷,一脚就把男人踹下炕沿,男人压根没有防备,一屁股就蹲在地上,肯定是摔疼了,老汉坐在地上哇哇大叫:你他娘的嚷嚷个球啊!你这是害我命呢!

    老婆子不再理他,跳下炕拖上鞋一溜烟跑进了客厅,屋内一股浓浓的酒味,熏得女人喘不过气来:

    “我说叶明,你这娃咋了这是?喝啥酒啊!是不是谁欺负你了?”女人说着正欲夺过儿子手里的酒瓶,不料他手劲太大了,她没有得逞。

    “妈——妈……”叶明一个劲撕扯着母亲的衣襟,他泣不成声,母亲心里清楚,叶明是怎样一个孩子,向来很硬气,可今天怎么哭成这般模样?她十有八九猜得出:又是那个赵小麦惹的祸!

    看着儿子哭得死去活来,可问了半天却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母亲急了,一巴掌打在儿子的脸上,她有分寸,不是很重,她只想让儿子清醒清醒。多少年来,孩子长这么大他们从未打过他,他是家里唯一的孩子。

    “孩子,不哭了,告诉妈是不是因为小麦的事?孩子!听妈说一句,你和小麦交往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整整三年了,妈清楚你们感情很好,人家小麦人也乖,可叶明啊,你咋就不醒事呢!小麦什么家庭,你什么家庭?他爸妈一直反对你们两个成婚,难道你不知道吗?”

    儿子只有哭声,他没有回应母亲。

    “孩子,死心了吧!不要这么折腾自己了,我和你爸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啊!”女人哭了,哭得很悲凉,这三年来,为了孩子的事,老两口可是没少操心,就这么一个儿子,疼着惯着,就像手里的宝一样,轻轻地捧在手里。好在孩子听话,不像村里别人家的独子,一家人惯着,孩子就上天了,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

    “可是,妈!我放不下小麦,三年了,真正三年了,我爱小麦,小麦也爱我,你不知道吗?”

    “叶明!你振作点!妈什么都知道,可你听不进去妈的话吗!我刚才不是给你说了……”

    叶明打断了母亲的话:妈!妈!妈!小麦她……她明天就要结婚了!

    “明天结婚了?结婚了好啊!孩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样?你清醒点,放了小麦吧,人生的路还很长,一个女人不必着急,妈给你以后说个更好点的!”女人抱着儿子的头,眼泪忍不住地流,她是心疼孩子,三年了,他的孩子对小麦爱的死去活来,可狠心的赵家老两口,就是不同意这门亲事,她无可奈何!

    “小麦结婚了!小麦她明天要结婚了!!”叶明大声吼着,酒大口大口吞着,女人又生气又心疼,不知道该怎么才好!她喊了喊老头子,男人没有答应,女人窝了一肚子的火,她一把推过叶明,几大步就奔到厨房,老汉低着头,也在小声啜泣!

    女人的心猛烈一震!她感觉自己再也没有支撑了,一屁股瘫坐在门槛上大哭起来,头碰着门框作响,男人急了,赶紧抓住女人的手,他大喊儿子:叶明,你还闹个球,你妈寻死了!

    叶明很孝顺,他听见父亲喊寻死两个字!他猛地清醒了,赶紧扔下手里的酒瓶,摇摇晃晃地走出门,他喝太多了,他醉了,刚走出门就重重地摔下门沿,他再想爬起来,可总觉得力不从心,很乏力,他试了几次,但没有成功。

    老汉不再管女人,他赶紧把儿子扶起来睡在炕上,自己是不是有点老了,刚才抱叶明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儿子很沉很沉,可娃一点也不胖,难道自己真的老了吗?老汉低下头,眼泪滑落而下。这三年来,孩子为了小麦那女子,不知道伤了多少心啊!

 

    叶明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一口一声喊着赵小麦,赵小麦,你不能结婚,你是我媳妇……他还不听地骂着赵石峰,赵小麦的爹。赵石峰!你他娘的就是一块没心没肺不知冷热的石头,你他娘就是一个疯子!赵石峰!你就是个一块臭石!一个疯子……叶明嘴里骂个不停,他足足骂了近一个小时,终于累了,他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傍晚时分,叶明还没有睡醒,他还在沉睡。客厅里依然酒气熏天,酒味没有减淡一点——他已经吐了一次,床单上满是秽物。

    老母亲一点都没有责怪孩子,他打扫了脏污,换了新床单,给儿子烧暖了炕,闭上门休息去了。

    天已经黑了,十月的天气已经变得很冷了,前天下过一场雨夹雪,气温一天天骤降。

    这个时候,叶家还没有吃饭,孩子还在沉睡,老两口没有一点胃口。说叶明,已经26了,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一个男子汉喝点酒,醉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可在叶家老两口来说,叶明这么折腾简直就是在要他们俩老的命啊!

    叶大宽,叶明爹,今年快60了,因为家里穷,结婚迟,就生了叶明这么一个儿子。先前,女人生了个女孩,可没多久,也许是因为营养欠佳,没十几天早早夭折了,打那以后,女人或许是受了刺激,不知什么原因,后来一直都没有怀上。整整过了五年,女人才有了身孕,就生下了叶明,对老两口来说,这是老天爷开了眼啊!所以,在父母眼里,叶明跟别的孩子大不一样了。

    熬了很久,叶明醒了,可女人却睡了。叶明醒来是他爹发现的,他赶紧叫醒女人说儿子醒了,女人扔开被子,跑到客厅,她关切地问:明儿,你饿了吧?你想吃什么妈给你做,鸡蛋面、臊子面还是荷包蛋?

    叶明还有些昏昏沉沉,但比之前好多了。他迷糊的眼前晃悠着母亲的影子,耳畔传来如此熟悉的呢喃,他的心一阵刺痛,他又让母亲心疼了。他的嘴角挂上了笑容:妈,我不饿,我想喝点水,口渴了!

    “好!好!妈这就给你烧荷包蛋去,你等着!”女人刚要转身走,被儿子抓住了。

    “不想吃!我就想喝点水,凉水就行”

    “傻孩子!这怎么行,天气这么凉哪能和冷水?你好好蹲着,妈给你做去!”

    女人撇开儿子的手,她有些兴奋,赶紧烧开水,给儿子烧荷包蛋。

    不一会,鸡蛋烧好了,叶明实在不想闻这个味,他怕再吐,很难受。但为了不让母亲失望,他强喝完了汤,吃了一个鸡蛋,母亲这才高兴地走了。

    叶明说他很累,还想睡一觉,母亲笑着点点头,睡吧,喝了那么多酒,多睡觉好好醒醒酒!

    女人走了,老两口也熄灯睡了。可叶明是在骗母亲,他酒醒了,人清醒了,伤痛却袭击满身,让他无法抗拒,他觉得自己垮了,像窗户纸一样脆弱的不堪一击。

    想起了赵小麦,想起了他和她的过去,一切的一切,快乐的悲伤的,那笑声那话语……他无法自拔,可是,明天她就要远嫁了,她永远成为别人的新娘了!

    老天爷!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他心里呐喊,眼泪簌簌而下。

 

    半夜,叶明走了,他偷着父母离开了,他原是想见赵小麦最后一面。

    夜风很冷,月光如霜洒满整个大地,夜晚一片通明,叶明踩着立在后墙跟的木梯,翻出墙外走了。

    他没有多穿衣服,走了不一会就冷得瑟瑟发抖,牙齿碰着牙齿当当作响,可再一想,为了见到赵小麦,他心里一下子又变得暖和起来。

    走了一路,还算顺利,去未庄的路他很熟,三年来,为了赵小麦,未庄他跑了不知多少回了。

    来到未庄,来到赵小麦的家门,没有亮灯,他们都睡了,可透过门缝仔细一瞧,偏房的灯居然还亮着,他去过赵小麦家,偏房正是小麦的卧室,她还没有睡,他在想她也在想他吗?他不敢肯定,但他清楚八成应该是这样。

    他很想叫赵小麦出来,可不知道该怎么做如何是好,就在一筹莫展之时,他突然想起了他们之间的联络“暗号”,那就是布谷鸟叫。

    叶明一只手掩着嘴巴,他学了一声布谷鸟叫,很像。可屋内的偏房没有动静,他又叫了一遍,声音压得很低,生怕那该死的赵石头惊醒,那样就白跑一趟了。果不出叶明所料,偏房的门“吱呀”一声响了,他心里一喜,赵小麦终于听到了!

    她走过来了,脚步很轻很轻,门前,她悄悄去下门闩:叶明哥,是你吗?你怎么来了?

    “小麦,我有多想你!你明天就要出嫁了,我能不着急吗?”叶明声音有点大。

    “嘘——小点声!他们听见了怎么办!”女子拉开一扇门,黑夜里紧皱着眉头示意叶明小点声,叶明拉住小麦的手,他在他的脸蛋上亲了亲。

    赵小麦轻轻合上了门,他们拉着手来到了场里,蹲在草垛上望着月亮,说悄悄话:

    “谁给你说的我明天就要出嫁了?尽瞎造谣,你叶明怎么还信了?”赵小麦“扑哧”笑了。

    “你还逗我!你们村赵满子告诉我的,这还有假?赵满子什么人我还不了解,我堂哥的初中同学,你说他会骗我?”叶明是铁定赵满子没有说谎。

    “嘻嘻嘻……你个二愣子!平时我以为你最聪明,没想到一个赵满子就把你给骗信了!我赵小麦也算是重新认定你叶明的智商了……”赵小麦捂着嘴笑个不停。

    “……”月光下,叶明望着赵小麦半信半疑,难道有假?可三年来,未庄的赵满子什么人他还不清楚?他有点疑惑了。

    “我说叶明啊叶明!你英明一世也能栽在赵满子的手里,笑掉大牙了,赵满子,未庄有名的滑头,你以为赵满子有多信任!”赵小麦还是笑着,叶明捂住了她的嘴,你小点声!这么说真的是假的了?

    什么真的是假的了!你听你说话都绕了,哈哈哈……赵小麦笑得很开心,黑夜里,叶明却没有看到,小麦的眼里已经涌出了泪水,她用衣袖去擦,叶明问怎么哭了?赵小麦说是笑哭的。

    叶明终于长叹了一口气:那这么说,我叶明还有等你的机会,你不知道当时我听到你要出嫁的时候,心里那个急啊!跟火烧一样,疼啊——叶明把啊字拖得很长,赵小麦惹笑了。

    “叶明,你相信我,我和大奎是不会有结果的,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你相信我,我们终有一天会走到一起的!”赵小麦拉着叶明的手使劲拍了拍。

    “小麦,我知道你父母不同意,也清楚我家里穷,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多少次想说服我不再纠缠你,可是你不知道,我根本就做不到!”叶明撩了撩她的头发,手不小心碰到她的眼睛,湿湿的,烫烫的,你哭了小麦!

    “没有,我是幸福,这是幸福的泪水傻子!”她撇开了他的手,抬头仰望夜空。看!那月亮,再过三天就圆满了,我想三天后我们也会圆满的。”天气凉,赵小麦打了个冷战。

    “你冷了?”

    “嗯,有点儿!”

    “要不你早点回,既然你明天不出嫁,我也就放心了!”

    “嗯,你尽管放心,我坚决不会同意的,除非我死了!”赵小麦把“死”字压得很重。

    “呸呸呸!说什么不吉利的话!我会对你好好的,我相信终有一天,赵爹爹会同意我的。”

    “但愿吧!”赵小麦长吸了一口气,良久才呼出来。

    叶明明白,他们走在一起的机会不是很大。

    “你刚才说什么三天后我们也会圆满,什么意思?”叶明问。

    “我是说,今晚走了以后,我三天后去找你,笨蛋!”她一个指头指在叶明的额头,戳了戳。

    叶明一把抓住她的手,把赵小麦紧紧搂在怀里……

 

    皎洁的月光刷白了大地,冷冷的夜风不停不歇,像个多事的八婆,游走在人间,刺探着万物的那点小秘密。

    叶明终于放下心走了,他知道她明天不会出嫁,是赵满子欺骗了他,他很欣慰这是一个假消息。三天后,赵小麦就会找他来了!

    他心里甜甜的,跟吃了蜜一样,美滋滋的,夜风算什么,有赵小麦的那番话,他浑身都觉得暖暖的。通往家乡的路上,月光为他张灯笼,平日里要走很长才到未庄,今晚反过来回家里,却觉得只有几步之遥。

    叶明回到了家,才发现家门是开着的,屋里灯火全亮着,他猜得出肯定出事了,是家人发现自己不见找人去了。

    他心里一紧,赶紧冲进门叫了一声妈!脚还未踏进厨房门,母亲哭着迎出来,他看见儿子平安回来了,女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哭得伤心欲绝:

    “我的傻孩子,我的小祖宗,你别这么折煞你老娘了,幸好你好好回来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是不活了……”

    叶明知道自己错了,他很愧疚,赶紧扶起地上的母亲。我爸呢?女人说你个不孝子还好意思问,你爸带着人去山里找你去了!

    叶明一听,准备出门去山里,母亲拉住了他的手:别去了,我叫你堂哥去,他跑的快!

    叶明没有理会,一把挣开母亲的手,一霎间消失在黑夜里。

 

    月光很亮,路照的刷白,走了二十多年的老路,他再也熟悉不过了,脚下生风,恨不得一口气跑到山里。他知道,父亲老了,有严重的气管炎,上山很吃力,走平路都气喘吁吁,他暗骂自己真是个不孝子。

    为了抄近道,叶明没有直往山沟里冲,而是从靠近大路的田地里跑到了山顶上,他大声喊着父亲,叶明在呢!可久久没人回应。山脚下,看不见一个人,也没人拿着手电走过,也听不见一个人的呼唤声。他急了,赶紧往山下冲,他猜得出,父亲他们一定去了很远的山沟。

    这是一坐很高的山头,半山腰上镶嵌着很多大石,叶明只顾着往山下跑,却忘记了脚下有点滑,前天刚下过雨。

    叶明太过心急,没跑多远就被湿土滑倒了,山陡,瞬间,整个人像滚落的石头在山坡上滚开了,要命的是,半山腰有很多大石头……

    死寂的夜里,该来的还是来了,是噩耗!

    村里人终究没有找到叶明,他们只好回了家,半道上,叶明的母亲打着手电筒来了,她告诉他们叶明回来了,刚才找你们去了!村人一阵疑惑,人回来了?不会啊!叶明没有来找我们啊!

    人们的心突然悬起来!叶大宽大喊一声,赶紧回头找啊!叶明千万不能出事!老汉已经厉害地咳嗽起来。

    人们再次回过头,在附近的山沟里找了很久,最后,他们终于找到孩子了,可一切都已经晚了,人已经不行了。

    如晴天霹雳,让体弱的叶大宽倒下了,人们背着叶明和叶老一道回了家。村里人用三轮车把叶明送到了乡里的医院,而人半道上已经走了。

    大夫说,人已经走了,赶紧准备后事吧!

    叶大宽的父亲还在屋里躺着,叶明的母亲晕死过去了……

 

    农历十月十五日,晚,赵小麦如约来找叶明,可叶明已经离开了!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好端端的怎么说没就没了呢?眼泪刷刷直流,叶明的父母摔了门,滚吧!你个扫把星,要不是你,我儿子他能走吗?你还我儿子!

    赵小麦只有泪水,任凭两个老人撕扯着她的衣襟大哭大骂,她没有理会,像死人一样静静地站着。老人说得对,要不是我赵小麦,要不是我那一根筋的爹,也许,是肯定,叶明不会这么早早离开她!

    她很伤心,她很难过。

    她骗了他,那天早晨,她和王大奎成了亲,是他的父母逼着她,她没办法。

    其实,那天晚上,她告诉叶明,三天后来找你,她是想和叶明私奔!

    可怎么说,一切都晚了!

    叶明不在了,她的心不在了,她觉得活着就是一种负累,一场噩梦!

    不自由毋宁死!

    赵小麦辞别了叶家,临走前她告诉二老:放心,我永远是你们的儿媳!

    女孩笑着走了,她给他们磕了三个响头。可换来的却是二老的一阵唾骂。

    她从身上掏出叶明的照片,看着熟悉的他,仿佛一切就在昨日,他还活着!

    “叶明,等等我,我来了!”她亲了亲照片,含着泪去了村里的那座山头。

    夜风呼呼地吹,月光却不再那么通明:

    “叶明,你死在了我爹赵石峰的手里,也死在了这座大山的石头上,傻瓜,我们早应该知道,无情的石头人与这冰凉的石头,它怎能懂得人间真爱?”

    山沟一阵响亮,石头冰凉,带走了小麦最后一点体温……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