妯娌

小说 2015-04-14 11:02:18来源:天山网原创
进入论坛
分享到

    一宅分两院,中间无隔墙。挡不住迎来送往的殷殷目光,更遮不住一脉相承的浓浓亲情。

    李家两妯娌,一棵梧桐树上栖着的两只凤凰。

    嫂子英精明、强干,活脱脱一块美人坯。她说话干脆,做事果敢,泼辣辣骨子里贮存着男性因子。娘家妈说,这丫头托生错啦,自小女娃娃堆里不去,扎在男娃娃堆里爬房溜瓦,攀树掏鸟,性子比男娃娃还野。8岁那年,鸡窝里钻进一条蛇吃鸡蛋。那年月,鸡蛋可是餐桌上的稀罕物,逢年过节,待客接朋时才能吃上几口。当时,一家人束手无策,两个哥哥挤在墙角语无伦次胡指乱划。她二话没说,提起蛇尾巴,抽鞭子一样啪啪啪朝墙角一顿乱甩,直到那蛇直挺挺像根木棍,嘴里滴答答流出鸡蛋黄……英5年前嫁到李家时,五间青砖到顶的瓦房在村里清一色的平房中鹤立鸡群,如同灌木丛中秀出一棵梧桐树。前来贺喜的人艳羡不已,啧啧!只有英这般的美人才配住进这样漂亮的房屋!

    弟媳莲娇巧玲珑,乍看似有林黛玉一般孱弱的美,其实她身体无病无灾,只是承袭了父母瘦削的基因,灵山秀水出落得莲如一枝丽水芙蓉。18岁那年,有一个拍古装戏的摄制组到村里附近的景区拍实景,导演新大陆般一眼瞅见挤在最前面的莲,眼前陡然一亮。原来,剧组正缺少一位饰演小家碧玉型的演员。踏破铁鞋无觅处,导演把道具随手一丢,淘到宝贝一样抓住莲的手不放,求她试镜。莲忸怩得满腮飞霞,挣脱导演的手,一溜烟躲到密林深处,直到摄制组离开也没敢露面。导演唏嘘不已,都说鸡窝里能飞金凤凰,可那凤凰不栖梧桐枝,偏憩灌木丛,奈何,奈何!事后,莲说,咱不是南山上那棵金丝楠木,何必硬挺着去做金銮殿上的顶梁柱。莲年前做了李家的媳妇,钢筋混凝土结构的二层小楼金屋藏娇。夜晚,莲窈窕的身影映在玻璃窗上,朦朦胧胧,如梦似幻,令多少路人痴痴相望。此时的莲变成了下凡的月中仙子,那座小楼也变成了琼楼玉宇,月中蟾宫。

    曾经风光一时的青砖瓦房和时髦的钢筋混凝土的二层小楼并肩站在一起,真如同现代派的年轻绅士携手古典老妪。左邻右舍看着不优雅。英看着更别扭。

    英不知道受了闲话的唆使还是心血来潮,几次三番公婆跟前闹,“一样的儿子一样的待,一样的客人一样的菜,凭啥老二家是小楼我们家是瓦房?一碗水端平哟!”

    “初一十五那是日子赶的,瓦房、小楼都是顺应潮流,谁让你们是老大结婚早?”老人无奈。

    “老大就该死?手心手背都是肉,不能一个吃肉一个喝汤。”英紧逼。

    “就算歪理让你说成真理,咱们家5年娶了两房媳妇,积蓄早就亏空了,拿什么给你们盖楼房?”老人沮丧。

    “不公平就不行,实在不行就离婚。”英施出女人强词夺理时惯用的杀手锏……

    李家大院上空笼罩着一团悲伤的云。

    上天不因莲的善良把她排除在无辜之外,忽然涌起的家庭风波搅乱了莲的方寸,她不知所措。丈夫远在深圳打工,身边没有商量计议的人。小女人的肚里撑不开船,小女人不是宰相。莲理解公婆的难处,她甚至理解嫂子的胡搅蛮缠,以嫂子的性格,不节外生枝,才是令人费解的。关键是怎样平息眼前的风波,让家庭这艘航船重新驶入风平浪静的航道。

    换房,是目前公婆摆脱困境,嫂子敛气息声的一剂良药。莲从乱麻般的思绪中理清一缕。

    换房成功。这种利益一边倒的交易不费唇舌,一拍即合。

    李家大院这爿潮起云涌的港湾以莲的妥协复归平静。莲大口大口吞咽苦水。莲不是慈善家,莲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善良的光芒在闪烁。

    天有不测风云。人们很难把身板如此硬朗,性格如此开朗的英和白血病牵联在一起。当这个不幸传进人们的耳朵,人们的头摇得比拨浪鼓还灵动!

    绝对不可能在专家的会诊中变得成为可能。晴天霹雳击倒的不仅是英本人,同时被击倒的还有因换房成功而暂时笼罩一团和气的李家一宅两院的全体成员。

    骨髓移植配型首先在直系亲属和旁系亲属的范围内筛选。莲也是人选之一。

    对于生如活虎时的嫂子莲是很有些看法的,蛮横、霸道、偏狭、自私。有段时间,莲甚至把嫂子视为横眉冷对的“千夫指”。然而,对于命悬一线的嫂子,莲充满无限的怜惜和痛惜。当她看到病床上绝望和无助的英时,一切的怨恨和前嫌都云散冰释。嫂子纵然有一千种不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病魔吞噬她的生命于不顾。

    善良是一切善念和善举的药引,一切的美德和高尚追根溯源皆来自善良。

    奇迹在莲的善良中灵光一闪,莲和英的骨髓配型成功。

    莲的骨髓默默移植到英的体内,这对妯娌便有了血浓于水的亲情。

    世间还有什么比这种情感弥足珍贵的的?没有!

    作者:王东江(79团)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