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君再现

小说 2015-04-21 11:52:14来源:天山网原创
进入论坛
分享到

    第一次和某君邂逅相遇是19年前的一个上午,第二次相见是在11年前的一个下午,第三次相见是两年前的一个夜里。

    第四次相见是在上午十点,我记得非常清楚是去年夏至那天夜里,天快要黎明的时候我心里有些不舒服(实际几天来都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感觉有点儿烦燥,我是为前天夜里的怪梦所困扰。

    那是一场时间较长约1个小时的梦。梦见一个陌生人给我一个挎包,挎带是紫色的,他一面交挎包给我一面说:“你好,你是我朋友某君的朋友,这是某君交给我转交给你的,以后我也是你的朋友了”。说着,递一支香烟给我(一支长20公分的香烟)。我因为忌烟八、九年了,人老了,为了爱护身体,下决心把香烟忌了。能再抽吗?那支烟我没接。某君的朋友显出忧虑之状,他自己点上烟,说:“我们从现在起就成朋友了”。说着在烟雾弥漫中,他走了。

    他走了,我想,如果接了他那支香烟抽了,不知道又是什么光景啊。

    我来不及思考某君朋友的举动的涵义,按一按挎包,胀鼓鼓的,但不重,从手的感觉,好像里面用一薄塑料袋装的一块东西,不软不硬的。我急忙挎着挎包往家里走,为的是到家后打开看看,里边到底装的什么东西。

    某君的朋友点燃香烟,突然,漫天烟雾,我走在一片烟雾之中好像除了脑袋是清楚的而外,全身都没有了似的,两是脚像在云中飞腾。到了家我扑到床上慢慢地才绶过来,梦醒了。

    醒来一看,什么也没有,不还是像原来一样躺在床上睡觉吗。

    包呢?没了,里边装的东西自然也没了。我有些惋惜。就当是一场梦吧,实际本来就是梦嘛,人做梦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又想,这梦和其他时候的梦,和其他人的梦是不一样的,这一点我非常肯定。

    几天来,我照常的玩着、散步着,但是心里都总是有三分不平衡似的忧虑,好像失掉一个什么东西似的。心里始终充满着好奇,也充满着对某君的爱。心里还是想着包呢,里边到底装的是什么?

    又想到分别两年的某君到底没有忘记我,这回给我捎来的东西肯定是好东西,对我用处很大的东西,有益无害的东西,而且带教导和启发的东西,使我终生难忘的东西。可惜啊,不见了,隐身而去了。挎包啊,还能再现吗?

    能。正想着,手机响了,先是当当当三声,接着当当,当当,当当当。。。。。。。。,响起来。我认为这是谁,偏偏在这个时候来搅乱我的美事。以往某君总是拨动我的电话铃显图形,不讲话。这次不同,他直接和我说话了。他说:“老者,我朋友转交的挎包你收到了吗?你要用你的智慧分析研究啊”。我说:“收到了,但挎包不翼而飞了”。某君说:“不会的,我们一向做事十拿十稳的”。

    话音一停,手机屏显现一个绿挎包,紫色的挎带,我看得非常清楚。这时挎包自动缓缓地打开。

    包里显出一个金属盘,我不敢伸手去摸,害怕摸到机关,出大事。金属盘的边上露出一张雪白的相纸,慢慢地展开来。我一看是某君的相片。我几乎要喊出来,但又把心情压抑下去,怕惊醒隔壁屋里睡熟的妻。如惊醒了她,那定会误我的大事的。

    这张相片和地球人的照片不一样,是个透明体,像是一片水晶片,某君的全身在透明的晶体里活动。

    我想,这是不是爱迪生发明的留声机。某君知道我的想法,便在手机上说:“留声机为何物,那是一百多年前的科学了,现在是什么时代,是地球人的21世纪,是科学大发展、大爆炸的时代”。说了,某君的话声和相片同时退隐了。啊,这确实不是什么留声机,是一种我从未见到的科学仪器,活像一种新式武器。

    某君他从来是讲和平,反对战争的。他们把科学用于和平建设事业上。是的,我那能随随便便地怀疑某君呢。某君是好人,是天使般的好人,我相信他,从来不害人、整人,从来就是为地球人好的。

    金属盘上显出约有豌豆那么大的一块圆影子,在运动,时儿又退去,又出现。这时手机屏幕上出现大大小小无数亮的星,这圆块在一个绿色星球和一个金色星球间,来回移动。这绿色的星球上,我看清像太平洋西侧,还有台湾和菲律宾,东侧是落基山和安第斯山脉。这圆块在地球和另一个球之间来回移动,难道那金色的星球不是外星人居住的地方吗?

    我立刻反应过来了,啊,那是某君的实验地,飞蝶就是从那里发射过来的啊。

    某君啊,你不就是外星人吗?你不是说你是中国人,是吕洞宾的52代传人吗?

    后来我想,如果联系起历史,这也有可能的,听说吕洞宾不就是神仙么?神仙者,不可捉摸的神也,说他是外星人,那是不过份的。

    我在床上躺着约看了一小时的图形。妻从外面买菜回来说:“我走的时候,看见你睡死了,睡得香得很,睡吧,反正都是退休了。我上街遇到几个熟人谈谈话,又买点菜,不觉中午两点了”。

    明明才一个钟头,怎么说中午两点了呢?明明我是醒来了,又怎么说我睡死了呢?奇怪。

    几天来,为了掩盖我内心的奇异或者说我的历险记,而惊奇不安,或者说是惊喜。

    总之,多种心情复杂而翻腾着。然而还是平静下来。不要妻发现我的异态,一旦发现,他会毫不犹豫地打电话告之我的几个儿子和两个女儿。他们会把我送到疗养所去的,当然他们也是出自关心我的。

    我那能到那里去,如果到那一步,那我和某君的关系就生疏了,甚至断线的。

    十多天来,我天天是不笑不气的,装着若无其事和平时一样正经的样子。就是多看书,不看书就看电视,看电视主要看战争片,特别是现代战争片,如:二战、海湾战争、中东之战、英阿之战、美苏冷战等等。再就是看新闻,看各国展示出来的新式武器。

    其间,也想,不管地球人的武器如何的发达,如何的科学先进,但要比UFO真是不知差多远啊。地球人要赶上他们,就是地球毁灭的那一天也是办不到的。

    那他们的科学为何那么先进发达呢?发达到地球人想不到的程度。他们对地球的毁灭一点也不在乎,就好像天上下雨一样的简单平凡。

    又过了两个星期,我渐渐地想明白了。从手机的屏幕上看,可能是某君从科学上来启发我,证明外星人实在有,而居住在一个人类不知道的星球上。

    我也肯定了一点,外星人的科学比地球人发达得多,他们是怎样发达起来的呢,他们是不是父母所生,从小读不读书,能活多少年,结不结婚,有无民族、国家之分等等。反正我听某君说过:“天规、天条”。他们也信奉上帝。这说明他们是不能同上帝平坐平起的。

    这段时间,我有时单纯的只是休息、散步、玩,无忧无虑地生活着,但是总是一个人,我不愿意和别人走在一起,玩在一起,好像有了某君,我的生活方式、态度全都变了。然而心里却像奇花怒放一样的开心愉快。还不想别人来分享我的快乐。这不是我自私,是朋友某君丰富的知识,春风化雪般地指导,温馨诚恳般地对我,神乎其神般地引诱所融解了。

    这次虽说来了电话,但闻其声,不见其人,我还是不满意,还是想亲眼见到他,甚至拥抱他,吻他。和他见面我可以学到在地球人中学不到的东西,听不到的稀奇古怪,我真想他。

    我天天都独自地盼望着,同时,我又不停地在想:为什么某君要选择我做朋友,而且年轻的时候为啥不来选择我。对于某君选择我做朋友,我一点都不怀疑了,甚而至于献出老命我也是愿意的,也值、也满足。他能把我带到另一个星球去我都愿意,我愿意舍弃我的退休工资,舍弃家人和孩子,我都愿意去的。

    我又想到某君越活越年青,好像要长生不老。地球人的那些君王、隐士、修道们都做不到的,难道说谁还没有这意思的呢?

    从手机屏幕的绿色图形看,我理解到这次他给我发信息的原因:一是要我不要忘记他;二是需要我给他点帮助。

    这是看了图形后,我脑子来了灵感,心有灵犀一点通。

    果然,不到两天,子夜时分,他又给我来电话(本来我的电话关机状态)。既然关机,为什么又响了呢?

    某君在电话里说:“这是最简单不过了”。原因他没讲。来电直言不讳要求我捐献两种物质:一种是我的一点骨髓;一种是我的一滴精液(我的精液通畅,是作科学实验用的),我慷慨地答应了。

    对于我来说,虽到老年身体还好,近80岁的人,30岁的心脏。再说这两样东西我有,我奉献了,对身体是无损害的。某君也是这么说的。

    他说:“搞科学实验是我们的宗旨,地球是离我们最近的一颗有生命的星球,所以我首先到这里。还有像地球一样有生命的星球因为离我们太远,现在还去不了”。这是他在电话上告诉我的。

    他要我的那个器官,我都给,唯一怕的是要我的大脑的部分。因为要了大脑我就成了植物人了,那还能有记忆吗?还能写出文章来吗?关于这一点是可怕的。

    某君早已看出我的担忧,他说:“不要大脑,我们有爱因斯坦的大脑了”。

    从前几次,他只是发图形给我看,我想,他是不会再直接和我通电话或见面了。实际我的想法又错了。他是要给我通电话和见面的。他说:“我们的星球人形成了几万年了,其中有好大一部分是从地球人转化而来的。比如说,“有的少年人是神童但早年夭折了,埋在土里,我们知道了,想办法救活他,把他拿到这是星球来。这种事地球人是不知道。有一种是已成名的科学家们需要他,便想各种办法得到他的。关于这些事地球人也是不知道的,因为我们做的特别奇怪和隐避”。

    经他一说,我便想起了在罗布泊失踪的彭加木,可能就是这样失踪的吧。

    他还说:“我们的行动是得到上天的允许才干的,我们并不是无法无天地肆无忌待地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的。为了科学我们也绝不干缺科德的事,不危害他人,从不为了科学强迫地球人给我做点什么,都出自于自愿。如果那样,我们要受上天的惩罚的,我们也害怕的,我们只是想办法为地球人引路,把地球人引到科学的高峰”。这些话他是在我梦里用电话告诉我的。

    过后我想着、念着、思考着,不觉到了中秋。我记得非常清楚,是去年的中秋节那天,秋光明媚,秋高气爽,我准备去登我家后面的一个不到50米的小山,想看看这座小城的面貌。为此,看有无诗兴袭来,我能写出几首好诗,歌颂祖国的边疆河山的壮丽。

    早晨10点,我刚上山顶,坐下歇息,眺望那初升的太阳,一阵清凉的微风吹过来,我全身舒服起来,当我埋下头的时候眼前一黒一亮,他上来了,是他,是某君。我激动地站起来想伸开双臂向他拥抱过去,但早被他迎面抱起,我们同坐在小山顶上了。

    他说:“想不到吧,我们又见面了”。我说:“万幸,万幸,自前次在钓鱼岛上分别,一晃又两年了,我这一面呢,想是永远见不到面了,啊,对了,你几次跟我通电话要我的一滴骨髓和一滴精液,搞实验。这次来,到医院取出你带去吧”。“哈哈,我早拿走了,就在你同意那一刻,我就取走了,不过,你是没有感觉的”他说。

    我说:“啊,我就是无一点感觉,你们要这玩意干什么用”?

    他说:“你不知道,我们不是随便要的,更不是一时冲动或者一时心血来潮,我们是有的放夭。虽然看来是一般的事。而我却不是这种看法,你是难得的奇才。你忘了吗,小时候,5岁那年,你父亲给你一本小花猫的儿童读物,教你一遍,你不到一小时便背熟了。你6岁上私塾时,读了半年书,你就可以背诵重叠10公分高的古书了,如三字经、百家姓、大学、中庸、论语等等。你算得小神童了。后来因遭受到社会、家庭、阶级斗争的迫害,夺走了你的青春年华,你才落到今天这地步的啊。你年青的时候,我们不拿你走,你虽说聪明,但没经过磨难,是不行的。再说,你母亲还在,拿走了你,自然要伤害你母亲的”。

    他一说,我回忆,还真的流下了惋惜的眼泪,这眼泪包含的感情是任何人都无法理解的。

    说着,他从口袋里搜出一支凤、一匹麒麟来,两种动物都只有一巴掌大,是样品,是他们近来研究古动物灭种复生的模型。

    我看了模型确实和真的一样,一动一动的。我知道凤凰是中国古代传说中的神鸟。《礼记.礼运》中说,麒、凤、龟、龙谓之四灵。凤,怎么怎么;凰,怎么怎么;麒,怎么怎么。故事很长,很吸引人。

    在近代和现代中国人都认为是传说,真的是没有的。而某君研究得出结论,有,真的有。

    他说:“凤和凰实际是两支同类夫妻鸟,凤为公,凰为母,它们生活在暧温带地区,如,中国的黄河流域。因为它们美,特别是凤太美了,孔雀是无法媲美的,凤身上有红、黄、兰、白、绿、青、紫等多种颜色的羽毛,而且搭配得比大画家搭配得还好、还科学,还恰到好处,而且红中套青、青中套紫、紫中冒白,有淡有浓。而孔雀,即是开屏的时候也和凤差十万八千里。由于太可爱了,逗得人类入迷了,生产活动停止,都去看凤凰,想凤凰去了,所以上帝干脆把凤和凰收去了,以后多少年才再现,不知道。

    再说,凤凰是奇鸟,是宝鸟,就是它们着落的地方也是宝地。人们常说,凤凰不落无宝之地。中国有一座北塔山,那山顶上就曾栖息过凤凰。再说,假如,你在梦中梦见了凤和凰,那你终生就会享不完的荣华富贵。。。。。。

    他又说:“至于麒麟也是有的,也像鹿,有鹿那么大,全身长有麟甲,麟片排列有序,看去像一朵朵盛开的鲜花。麟片软乎乎的,骑在麒麟背上舒服得很。这种动物有它的珍贵而又奇特之处”。

    某君说着,将开关打开,麒麟行动起来,一扭一摆地全身的麟像玉佩似的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细致一听又无声。更为奇怪的是,如果骑上它一会儿可以行千里,比飞机还快,而且骑者的耳边上并无一点风声,骑者肚子也不感到饿,磕睡了,骑者只叫一声:“一直往东方走”。就尽管睡了,等醒来的时候还是原来的位置上,而实际上麒麟已绕地球转一周了。睡在麒麟背上,保险得很,绝对不会把你摔下来的。这又是我在中国神话故事里知道的。某君说还讲一些我不知道的中国麒麟的故事。

    啊哟哟,我简直被某君讲得晕乎乎的,迷得除了脑袋外,好像人脖子、手脚和五脏六腑都没有了似的。自己觉得除了要脑袋,其他的器官不要也无所谓。真正到了舍身忘己的程度。

    这次他坦率地告诉我,他来的主要目的是聘请我在这个地球上帮助他们搞懂一些多年来未弄清楚之谜。

    他说:“一是二战时期,德国纳粹在西藏(第三极)要找而未找到的地球的轴心点,这个轴心点具说只要踩着它,地球便摇动一下;二是要我帮他们打听美国帕斯特库房里的UFO的三具尸体;三是要我探秘昆仑底下一个占世界蕴藏量百分之八十的超大型玉石矿床;四是要我探索道家老子的坟墓在何处;五是要我探秘塔克拉玛干沙漠中的中亚大帝国(约10万年前);六是要我实地考察中国阿尔泰山脉南坡蕴藏在500米以下的占世界蕴藏量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稀有金属矿”。

    他说、我在想,别的我那有什么精力和本事去探秘啊,只有阿尔泰山脉的大稀有矿,我还勉强可以,因为我在它的脚下生活了半个多世纪。对其他的要我搞清楚的事我感到为难。

    为难的神情,为难得像个呆子了。他便说:“这实际不难,你一个一个地来,我会提示你的,比如阿尔泰山耸立在欧亚大陆的腹部,几乎在亚洲的中心。史前,大约在太初时期,也就是地球形成之时,地球运转非常快,1秒以1千公里的速度前行。自转更快,每秒达两千公里。地球的矿产好大一部分不是在地球上形成的,特别是金属和稀有金属矿全部是外星球来的,地球本身形成不了稀有金属矿。这些稀有金属矿放射性很大,大于所有的其他金属矿,所以使地球运转慢下来直到今天。地球绕太阳转一周是一年,自转一周为24小时,比较地固定了,这种固定是和稀有金属矿有很大的关系的。阿尔泰山这个蕴藏在500米以下的稀有矿比现在的三号脉矿大得多,藏量也多得多。三号脉矿只是这个大矿的一个小小的卫星矿而已。稀有金属矿是人类未来向宇宙空间发展的基础矿,所以我们可以预言,美国很快退败到中国之下了,它从一战后发起家,到现在100多年了,科学和经济一直领先。然而很快它就不行了,取而代之的是中国。不管从经济上、军事上、人口上、文化上、人才上,它都不能同中国竞争,中国各个方面它都跟不上。这其中阿尔泰山脉的稀有金属矿占了很大,很高的位置,因为缺少稀有金属矿,尖端没法搞,开发宇宙无从下手。阿尔泰山脉稀有金属的形成是有科学证明的。

    地球是天空中许多星球的结合体,宇宙在每一次大爆炸后,许多星球又重新组合。地球在太初时候转动很快,就像筛子筛米一样把放射性特大的矿旋转成一团,等速度减慢以后沾结在一起的稀有金属矿稳定下来。如果阿尔泰山不是欧亚大陆的中心,那这些稀有金属矿是不会藏在阿尔泰山的”。

    某君还告诉我,稀有金属矿,不是随便开采的,因为它关系到地球的自转和公转速度的加快和减慢的问题。

    我好奇的问,哪怎么办?他说:“这是中国的一笔大财富,要有计划的开采,要知道,这是上帝留给中国后代子孙探秘宇宙空间的财富,有了它,中国称雄世界,科技长期领先全球就有了保证”。

    经他这么一说,我豁然开朗,明白了好多,从前一直困惑迷着我的问题。

    某君和我谈约两小时,这次他没加速时间,两个钟头,就是地球上的两个钟头。我感觉到要和我分别了,突然来了灵感问:“你托那位带挎包给我的人是谁?他说:“是我的一位朋友,祖籍是新西兰人,他很想看看中国,我们共同申请才得以批准,所以他来了,他感到中国是个神奇的国家,从西向东的地貌像斜放着的镜子,迎着东升的太阳。从高空鸟瞰明显地看出,是世界各国中风水最好的国家。难怪是个文明古国。从前几千年科学都领先世界,自鸦片之战后一百多年受列强的侵略衰败了。现在又飞起来了,这一回的飞起,至少要雄居世界一千年”。

    根据上几回经验,我自觉自警起来,不敢再问了。

    他要离去了,我真想他把那支凤和那匹麒麟留下,话到了嘴边,我又咽了回去,终究没有开口。

    他这次离去很简单,只说一声,再见,走了。

    他是如何走的,不知道,反正他走的那三秒钟,我的双眼看不明了,等看清楚天地的时候,他已经远去了。

    他走的那几天,我白天晚上都在想,别的我顾不上那么多,就想到阿尔泰山脉的稀有矿,我怎么去探勘呢?什么科学仪器也没有,这方面的知识我也匮乏。我懊悔,青年时代没有去多学些矿产知识,现在想来真是“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啊。

    幸而我从某君的一句话里知道这稀有金属大矿床,离三号脉不远。从这一点线索,我坚信我是可以找到这个世界第一的稀有大矿床的。某君又说,埋得很深,深到地底下五百米。

    我虽年老,我还是天天在发挥我的光和热,为了祖国的繁荣昌盛,为了祖国各族人民的团结和睦,为了祖国的边疆建设,我一定要树雄心、立壮志,找到这个大矿床的。

    阿尔泰山脉的这个稀有金属大矿床,我初步肯定它不在现在的三号脉的南和北,一定在现在三号脉的东和西。很可能在西面,离三号脉不远的地方与三号脉同一纬度上。

    我的探秘工作不是幻想,是有一定的科学根据的,这是我一生的又一个梦想吧。这梦想在我的不懈努力下,一定会实现的。

    某君啊,我太感谢你了,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来报答你,我只有做到在你需要我做事情的时候,我一定尽心去做。

    我还希望,某君能使我脱胎换骨,变成一个年轻人,能继续为祖国、为民族服务。我也没有非份的企图,目的我就想活到看见我的祖国称雄世界,不受任何人、任何国欺侮。当然中国强大了,也不会去侵略欺侮别国的。

    然而我最想的是中国取代美国。让世界各国各族人民,高兴高兴,呼吸着自由的空气,过安稳、自由、平等的日子。你看,那美国在世界人民面前扬武扬威,今天干涉这个,明天干涉那个国家的内政,地球上那里有事情,那里就有它。他在世界人民面前不知犯下了多少滔天大罪啊。

    有某君的帮助、引导,我一定会为中国的腾飞,雄居世界之首,献出我毕生的精力。

    希望某君下次再来。

    作者:秦云安(新疆富蕴县库镇赛西路居委会)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