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方

小说 2015-04-23 11:31:59来源:天山网原创作者:王东江
进入论坛
分享到

    赵桥镇是一个有着上千住户的大镇子,常住居民清一色姓赵。据说此脉赵姓乃宋太祖嫡亲,为何流落在此,就连本族耆宿赵一卓都说不出个子午卯酉。

    “赵记”小磨香油是闻名遐迩的“透瓶香”。不用开盖,隔瓶提鼻子一闻,一股清香沁人肺腑,醒脑通窍,提神益智,血脉畅流。稍稍有个感冒鼻塞,用不着打针吃药,一瓶香油祛病消灾。你千万别误以为我是甩开腮帮子胡咧咧,我这里有例证。那年冬天,赵一卓进省城托人办事,带两瓶香油作礼物。火车上,对面座上的老太伤风感冒,鼻涕一把泪一把折腾得五官挪移,苦不堪支。出于恻隐,赵一卓取出油瓶拔开塞子往老太鼻前一凑,几个喷嚏连珠炮似地打出,邪门!老太立马泪止涕息,风平浪静。那股幽香很快便弥漫了整节车厢,喷嚏声此起彼伏。据说,那瓶香油消除了一场流感在省城蔓延的后患。

    世人只知油拌菜,闻所未闻能入药。别人的话权当信口开河满嘴跑火车,这话可是从赵一卓嘴里传出的,他可是本族里的铁杆权威。人们认定,赵老大的香油肯定有秘方,而且不是一般的秘方,是宫廷秘方。世上的香油坊万万千,能医人病症者惟恐赵老大一份。谁要是得到这张秘方,岂不日进斗金,锦衣玉食!

    赵老大的祖上还真传下来一张秘方,只是祖宗有言在先:不到万不得已,断不可轻易打开。几百年过去了,它神秘地躺在精致的青花瓷瓶里,赵老大压根就没动过取出它的念头。

    赵老大的香油是严格按照祖训来操作的:上等的芝麻;精磨细研;不投机取巧;童叟无欺。说到这磨香油里头有没有诀窍,赵老大的答案是肯定的。就拿最关键的一道工序炒芝麻来说,这里面玄机大着呢:芝麻炒得不宜过嫩,嫩则油量少;亦不能炒得适中,适中则味不浓。芝麻要炒至七成熟,油量大且味冲,装进瓶子,香味怎么也关不住。但火候极不易掌握,六成半熟就要出锅,凉透刚好七成熟。这是赵老大多年的心得。

    赵老大哥仨,赵三胖子是他同胞兄弟。祖宗立下规矩,赵桥镇五行八作,每种行业每辈里头只允许一人做此营生。一是防止恶性竞争,掺杂使假;二是怕同宗兄弟追名逐利,手足相残。无怪乎人家是皇脉,确有先见之明。

    赵老大的老婆一辈子男花女花没栽下一棵,这是他的一块心病。倒不是他思想古旧,恪守什么“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陈腐观念。关键是自己年龄不饶人,谁来传承自己的作坊呢?

    赵三胖子早就惦记上哥哥的香油坊了,挣钱快,又干净,还环保。

    “哥,把香油坊交给我吧!”赵三胖子主动请缨。

    “还是交给下辈人吧。二弟的娃或是你的娃。这可是祖上的规矩!”赵老大对他一百个不放心。

    “下辈人谁对这小本小利的营生上心,他们野心大,死盯着城里的大生意。”稍缓,赵三胖子脸上的笑摊开了:“再说,弟承兄业古来有之。三国的吴主孙策把王位传给了其弟孙权,咱们的先祖赵匡胤还不是把帝位传给了弟弟赵光义,先贤们能做到的事,我相信哥也能做到。”赵三胖子引经据典,还真把赵老大的心说活了。他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以后多加管束就是了。

    赵三胖子顺利接手“赵记香油坊”,他没敢提秘方的茬。

    赵三胖子身子笨脑子可不笨。没多久,赵老大浑身的本事他学会了十之八九。

    起初几月赵三胖子把哥哥的话当圣旨,随着赵老大的本事渐渐被掏光,他开始消极怠慢。

    赵三胖子总嫌油出得不够多,他恨不能把油渣全变成油。他开始往香油里兑少量的花生油,并打起了那张秘方的主意。

    “哥,你现在二线了,不操心不劳神的日子多福气,那张秘方该交给我了。”赵三胖子有点明目张胆。

    “咱们家是有一张秘方,传到我这已历40代,谁也没有打开过。你也知道那秘方是有规矩的。”赵老大还是信他不过。

    赵三胖子虽然胆壮了,可还没到敢“逼宫”的地步。

    “赵记香油坊”的油味道越来越淡,主顾越来越少,库存越积越多。由于赵老大离三弟家较远,再加赵三胖子做事诡谲,赵老大还真没发觉其中的端倪。

    “赵记香油坊”半月没卖出一瓶油。危危乎!大厦将倾。

    纸里包不住火,赵三胖子再不敢瞒了,他将实情和盘托出。解铃还须系铃人,凭大哥的威望,一定能把倒下的旗杆扶起来。

    “悔不该啊,悔不该当初把香油坊交给你!” 赵老大听完,差点昏厥,“人倒了好扶,信誉倒了恐怕再也扶不起来了。”

    “快把祖上的秘方找出来,里边一定有起死回生的秘诀。”赵三胖子临危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别无选择。赵老大赶紧回家,小心翼翼地捧出青花瓷瓶摆在供案上,毕恭毕敬地磕了仨响头,这才把瓶子上的蜡封启开。

    解开一个红布包,內裹一个黄布包。打开黄布包,内叠一个黑布包。展开黑布包,一张白纸俩黑字,赫然醒目——

    良心!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