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争夺战

小说 2015-05-05 16:26:42来源:天山网原创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咚咚咚”李英急促而又用劲地敲着卧室的门,右手食指和中指的关节有些生痛,并边敲边喊“快开门,快点开门”,可儿子陈晓航似乎已经习惯了母亲暴风骤雨般的敲门法,慢腾腾地极不情愿在打开门,又若无其事地回到书桌前写作业,但他内心的紧张与不安又怎么能逃过李英的“法眼”。

    由于家里是两室两厅,陈晓航的卧室又兼书房使用,卧室内的面积不大,摆设也极其简单,一张床、一张书桌,一把椅子,床的一侧是一排衣柜。李英站在门口,环视了一下室内,李英发现自己早上收拾房间时放在床头柜上的“小猩猩”布玩具显然已经被挪动了位置,趴在了床上,背上拉链并没有完全拉上,李英猜想肯定是儿子将手机往“小猩猩” 的肚子里藏的时候,慌乱中没有顾及到。

    儿子陈晓航见母亲没有说话,故作镇定地说: “妈妈,你来看这道题怎么做?”。李英俯下身看见儿子六年级数学模拟卷上这道再简单不过的题,再看看花了近两个小时只做了三分之一的卷子,气愤地想“你想瞒天过海,今天不把你的手机收回来是不行了”。

    其实,李英昨天就发现了陈晓航藏手机的端倪,前天,她和丈夫将衣柜里翻了个遍,想找到陈晓航藏匿的手机都没能如愿,昨天晚上不经意拿起他的“小猩猩”布玩具,才发现他的手机正是藏在那里。李英为不引发冲突,想在他上学去后再拿走,没想到等他走后,才发现手机已经被他转移到书包带到学校了。为了不打草惊蛇,李英并没有向儿子提起收回手机的事。

    由于李英与丈夫陈正刚同为警察,不同的是陈正刚在县局刑侦大队工作,李英在城区派出所工作,警察“5+2”、“白加黑”的工作常态,使得儿子陈晓航根本不可能得到他们较好的照顾。缺泛照顾的陈晓航倒是变得较为独立,陈晓航五岁上幼儿园中班时便独自穿过两个路口,步行1公里的路去上学了;六七岁时他脖子上常挂一把钥匙,爸爸妈妈不能正常上下班照顾自己时,他会自己会炒鸡蛋,下挂面条,解决自己的吃饭问题。在陈小航的记忆中,爸爸妈妈永远似乎都有忙不完的工作,家与爸爸的单位也不过800米的距离,但有时一个月也见不到父亲一面;节假日,同学、朋友的爸爸妈妈可以陪着他们去想去的地方游玩,只留下无聊孤独的自己在家。

    陈晓航还有两次被寄养的经历,一次是八个月大的时候,被送往外婆家寄养,一岁三个月时,因外婆积劳成疾无法继续照顾被李英接回。另一次是在陈晓航九岁时,被送往大姨家寄养,在大姨家,由于陈晓航的极力抗拒 “不合作” ,一年后被大姨送回了家。

    李英是给家里装了固定电话的,但由于陈正刚与李英经常性地加班、值班不在家,陈晓航害怕独自在家,常常在同学家或在外玩不着家。为了方便与陈晓航联系,去年陈晓航11岁时,李英给他配备了一部手机。对于手机, 他的条件挺高,旧手机不要,非智能手机不要,对于李英给他买的一款酷派手机还有点不满意,竟然想要苹果6或者苹果5。

    令陈正刚和李英没有想到的,自陈晓航拿上手机后,不知何时,他陷在了手机游戏里。写作业时,他关着门在偷偷玩游戏,吃饭的时候他玩游戏,上卫生间的时候他也在玩游戏。写作业常常应付差事,语文老师要求每个字、词写两行,他将两只油笔绑在一起,写一遍完成两行的任务。终于在一次陈晓航拿着一张只考了58分的语文期中考试试卷给李英签字时,李英不顾一切地将他的酷派手机砸了。

    手机被砸后的一个星期时间里,陈晓航用“实际行动”在与李英较劲,放学后,楞是不回家,一头扎进同学家里玩电脑游戏,吃饭你都找不着。此时陈正刚正好在离家80余公里的治安卡点执勤,李英无奈只得又给他买了一个手机,但给他提了一个条件,就是爸爸妈妈同时因加班、值班或执勤等原因不能回家的情况下和双休日时才能将手机交给他使用,其他时间手机由李英保管。

    给陈晓航手机容易,可收回手机难。每当李英给陈晓航手机时,心里都会十分地纠结,因为陈晓航并不遵守约定,每次从他那里将手机收回时,都会发生一场手机争夺战,引发冲突,甚至有时李英还得动用暴力才能将手机收回来。

    前几日,李英就想收回陈晓航的手机,可他就是赖着不给,藏得不见踪影。“今天,为了不引发冲突,趁陈正刚在家,尽快将手机收回来”想到这里,李英在卧室内喊道“陈正刚,快过来,孩子有一道题不会做,快来看一下”,可陈正刚并没明白就里,不耐烦地说道“你自己给他看一下不就行了”。李英见他不想来,急得大喊“我不会做,你快来,快点过来”。陈正刚觉得事有蹊跷,马上跑了过来。李英看见陈正刚走到门口,赶紧将“小猩猩”交给丈夫,并说“里面有手机,快收好”,陈晓航过来抢时,已给晚了。

    第二天,陈正刚外出办案没有回家,李英要在派出所值夜班,抢到手的手机紧紧保管了一天,又交给了陈晓航。拿到手机的陈晓航得意洋洋地对李英说“妈妈,何必多此一举,以后手机就放在我这里得嘞。”

    李英只有一声叹息“唉,你这不听话的孩子。”或许警察有时真的很无奈,在奉献自己的时候,还会失去其他的一些什么。

    作者:张亦菲(阿合奇县公安局)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