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穿越到今天,他会疯吗

书评书话 2015-05-11 12:09:58来源:腾讯
进入论坛
分享到

《看谁回来了》封面

    假设希特勒当年自杀没有成功,沉睡了66年之后,穿越到现在的德国,他能适应这个时代吗?一向瞧不起女性的他看到德国由一个女人掌管又会作何感想?

    讽刺小说《看谁回来了》是一部讲述德国纳粹头目希特勒21世纪生活的“穿越”小说。

    这部书2012年在德国上市后迅速登上畅销书排行榜,目前在德国已售出两百万册。最近这部书英文版登陆美国,引发媒体热议。

    书的封面沿用了原版封面,底色为白色,上面只画了一个人的黑色八字形发型。书的题目则像一簇方形胡子。

    该书已被翻译成42种语言,包括希伯来语。并将被改编成电影,今年秋季将于德国上映,作者迪姆尔·韦尔梅斯说很多读者呼吁出续集。

    作品在市场上取得的巨大成功,作者韦尔梅斯自己也始料未及。韦尔梅斯原本是德国小报的时政记者,偶尔还会为小众名人代笔写书。

    在《看谁回来了》一书中,韦尔梅斯设想了如果希特勒“穿越”到当代德国,看到现在的情形,会有何牢骚。小说以第一人称讲述希特勒在新柏林的尴尬遭遇。他惊讶地发现德国已由一名女性管理,德国境内有数百万土耳其裔居民。他甚至被电视台监制看中,受邀亮相一档著名电视节目。之后,他成为YouTube、facebook上的红人,甚至重新踏上仕途。

    小说还虚构了希特勒对德国目前犹太人状况的评论:“只有一件事让人高兴:六十年之后犹太人大大削减了。只剩下10万犹太人,大约是1933年的1/5,公众对此没有太多遗憾,而在我看来是非常合理的,虽然我没料到。”

    这样的笑话会不会淡化大屠杀或者在娱乐中消解曾参与纳粹的德国人的罪孽?韦尔梅斯说不会。“我们不是在嘲笑希特勒,而是和他一起嘲笑当下,这两者有区别。”

    韦尔梅斯说他写这部小说是受1992年的比利时伪纪录片《人咬狗》启发,这个节目中一群电视工作人员追踪一个连环杀手,最终却卷入了谋杀案。“我想表达这一点,人是有可能对恶棍产生亲近心理的。”他说。

    二战时德国人视希特勒为绝对领袖,如接受崇拜的神。战后再看希特勒,觉得他不是人,是反人类的魔鬼,是禁忌。从崇拜到禁忌,再到拿希特勒开涮,德国人需要一个过程。

    此前不久,纳粹历史文献中心在慕尼黑曾经的纳粹总部揭牌。希特勒的政治生涯就是从慕尼黑起步,几十年来,这个城市都不愿意触及这段黑暗的历史。

    “他们总是能巧妙地回避或者淡化这段历史。”韦尔梅斯说。

迪姆尔·韦尔梅斯

    现在作者以一种独特的方式触及这段历史。自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大多数人厌烦听这些罪恶的东西和思想。那好吧,我们走一条捷径,我们讲同一个故事,但是用幽默搞笑的方式”。

    “这就好比一场两百万人参与的社会实验,确实能说明点问题。”48岁的韦尔梅斯上周对媒体说。

    对于作者及其他德国评论家而言,《看谁回来了》一书的成功反映了一种代际变化,意味着二战结束70年后,是时候用新的方式例如黑色幽默来处理这段历史,而不是停留在纪念碑。

    如同德国历史学者Klaus Casar Zehrer所说:“希特勒曾经是我们心中的终极恶魔。现在他是我们心中的终极傻X。”

    事实上,在德国以外,嘲讽希特勒早不是什么新鲜事。战争进行时,卓别林就拿希特勒嘲讽英国的战时新闻部。等战争结束,希特勒就成了喜剧艺人的包袱王:播出于1959年的喜剧《老兄,我没事》中,希特勒式小胡子没少串场。而被称为英式情景喜剧经典的《弗尔蒂旅馆》中,专门用了一集来讲“德国人”,其中的经典台词是“千万别跟他们提二战”,还找来脾气糟糕、老派市侩的旅馆主人模仿希特勒。

    该书在不同国家出版后,引发了两极评论。

    美国研究员Yascha Mounk著有讲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德国犹太人生活的《我们国家的陌生人》一书,说韦尔梅斯小说的成功说明了“禁区的诱惑”,买这本书的人可以标榜自己“看我如何越过束缚我们的禁区”。

    美国犹太学专家Gavriel D. Rosenfeld著有《Hi,希特勒》,他说:“一些德国读者趋之若鹜,可能是走上了歧途。”但是他相信大多数读者能读出书里的弦外之音:如果我们不能辨识真实的希特勒而把他变成一个红人,那我们就出问题了。

    英美书评基本上对该书持正面评价。《纽约时报》书评说:“这部小说讥讽不算尖刻,但是既能幽默,又能在捧腹一笑过后让人有些不安。”

    德国媒体对这部书就没有这么友好了。德国《日报》称其“无聊透顶,毫无幽默可言。只是一个营销噱头”。并且说没有它宣称的那样具有颠覆性。

    德国一些评论家认为这本小说“有意淡化”了这个大独裁者的罪恶——以让读者捧腹大笑的方式。另一些人则认为书中的讽刺并不高明:“一个平庸的笑话不知怎么就大获成功了。”

    韦尔梅斯说他觉得这本书证明德国人需要关于历史的一种新的对话。“通过让读者不安、让他们质疑自己的学识,这种经历可能比重复一百遍‘不要杀犹太人’更有用。”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