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叶的爱情

小说 2015-05-28 12:03:43来源:天山网原创
进入论坛
分享到

    那是一个说起恋爱还比较害羞的年代,特别是对一个即将面临这一问题而忽然间没有了母亲的女人来说。

    竹叶就是这样一个不幸的女人,那年她十九岁,当其他如竹叶般大的女孩在母亲的参谋下挑选自己的如意郎君时,竹叶却在这样的年纪送走了自己的母亲。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日子,七月七日,那是多么浪漫的日子呀,可娘为什么选择在这样的日子离开。

    竹叶娘走了,可日子还得过。大姐出嫁了,小外甥还不满月,屋里的丫头就剩她一个。大哥虽说结婚搬了出去,可二哥到了该成家的年龄,三弟还在上初中,床上还躺着个瘫痪了的奶奶。一家五口人的饭食就落到竹叶的身上,娘在时,竹叶还可以偷偷懒,娘不在她只能起早贪黑……竹叶爹大柱眼见竹叶一天天瘦了下来,嘴上不说可心里难受。他心里清楚,竹叶娘在时最心疼竹叶。她没生病那会儿,地里的活基本不用竹叶,有时候竹叶想上山摘酸枣、挖草药卖钱,竹叶娘都不让,拿自己的钱给她。可自打竹叶娘病了之后,竹叶不仅要去地里干活,还得忙活家里的事,竹叶娘看着心疼,这一下去了,多半也是因为怕这丫头受累。

    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的过着。俗话说得好“女大不中留”,还没等竹叶有这样的心思,村里说媒的人来了一拨又一拨。每次看到她们来,竹叶心里既紧张又兴奋,但她难为情,找借口出去。竹叶爹重男轻女,老大娶了媳妇,眼见老二老大不小,到现在还没有着落,他心里着急。不只是他着急,竹叶的二哥更着急,看到来家里说媒的人,恨得心里直痒痒,他心里可是有自己的小算盘。换亲,这是他给自己想好的出路。“换亲”在当地就是娶不到媳妇的男人用自己的姐妹去换。竹叶爹也明白竹叶二哥心里想什么,所以一直以来,对上门说媒的一个也没应。

    村里人知道了竹叶爹的心思,很少有人上门提亲了,竹叶的人生大事就这样被耽搁下来。不过菊花来了,竹叶的人生又有了波澜。菊花是竹叶的一个远房表姐,嫁到了一个离县城不远的村子里。这次回来名义上是回娘家,实际上是要给竹叶说媒呢。菊花聪明,早就从别人那里知道竹叶为啥一直拖着不嫁人,所以她没当着竹叶爹的面说这事。只说自己家里有事,忙不过来,让竹叶去她家呆上几天。竹叶爹还没开口,竹叶的二哥说:“竹叶走了,没人做饭。”“你们几个大老爷们也不至于饿死吧,再说了,竹叶还能为你们做一辈子的饭?”菊花一下子堵住了竹叶二哥的口,他被噎在那儿一声不吭。竹叶爹说:“行,让她跟你去呆两天。”临走前的一个晚上,竹叶出嫁的姐姐梅花悄悄的跟竹叶说:“竹叶,这次菊花其实是要给你介绍对象的。姐知道你心里委屈,也知道爹咋想的,可娘不在了,你可得替自己多想想。竹叶,遇到合适的就嫁,一个女人一辈子图啥,你可别犯傻。刚才我来时碰到以前和咱们住一块的李婶,她跟我讲,来咱家说了好几回媒,都被爹给回了。”姐说的这些,竹叶都知道,有好些人上门说媒,都被爹瞒着自己回掉了,她只是装傻罢了,要不她能怎么办,就算撇开二哥那一层不说,毕竟她是个姑娘家,她总不能大大方方地站出来说我愿意吧,所以每逢这时竹叶总是特别想娘。

    来到菊花家,菊花就说:“竹叶,咱俩从小就要好,我对门家的儿子,比你大一岁,是个老师,他娘让我给他介绍对象,我一下就想到了你。我可以跟你保证,他绝对是个好人,很会疼人。你好好的一个姑娘,别傻不拉几的替你二哥换亲……”。竹叶不甘心被二哥换调,她要争取自己的幸福。两人相亲的地点是在菊花的家里,菊花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就把他们两个留在屋里。这是竹叶第一次相亲,如此正式的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坐在一起,并且要谈及两人的终身大事,竹叶还是有点紧张的。她把头压得低低的,一句话也不说,她确实不知道说什么。“我叫张成,你叫竹叶对吧,你别老是低着头呀,我又不是老虎,不会吃掉你的。再说,咱们是来相亲的,你不抬头看看我,怎么相我。”竹叶被他逗笑了,这一笑也不紧张了。于是她放开胆子仔细地看了看他,浓眉大眼,高高的鼻梁,配上那副国字脸,长得精神,竹叶在心里为他打分。“怎么样,你相的结果还满意吗?我的感觉是我长得还是可以的,不是很出众,但还是能看得过去。”“你倒是挺自信的……”张成走了之后,菊花问竹叶:“怎么样,看上了没。”竹叶不好意思,红着脸说:“可以先处一处。”在菊花家住的这些日子是竹叶最开心的日子,可故事有开始就会有结局,家里有人捎信要竹叶回家,直到听到回家,竹叶才如梦初醒。走的那一天,是张成送竹叶的。“别送了,你还有课呢。”“我请假了。”张成心里沉沉的,虽然他也知晓了竹叶的心意,可是当她要离开,心里仿佛被掏空了一般,就像一件最喜爱的东西突然被人夺走。张成突然停住脚步,紧紧抓住竹叶的手,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说:“竹叶,请你一定要给我一个可以心疼你的机会,我会给你写信的。”竹叶低着的头终于抬了起来:“我等你的信。”她终于下定了决心。

    竹叶回家之后似乎换了一个人,她不再闷闷不乐,做饭时还常常哼着小曲。一个人的心活了,一切就有生命了。所以她充满希望的等待张成的承诺。她收到了他的来信,他的字是那么漂亮,他的话是那么真实,活在希望里真好,竹叶想。十天,二十天,一个月……她没有收到张成的信了,也许是他太忙了,有那么多学生,而且他又是那样认真的一个人。

    “竹叶,给我倒点酒,今天我要好好的喝两盅”,大柱忍不住兴奋。“爹,什么事呀,把你乐成这样。”竹叶边拿酒边问。“好事,好事呀,今天枣花娘跟我说南村的王大勇家的小闺女秀玲看上你二哥了。明天就让枣花娘去给说一说,订个日子,也都老大不小的人了。”竹叶瞥了二哥一眼,满脸喜气中带着害羞,竹叶有种想作吐的感觉,可她却终于如释重负。她想到了张成,她终于可以没有任何顾虑的和他在一起了。对了,张成呢,这几个月一直没有来信,他答应过要写信的呀,现在什么牵绊都没有了,可是为什么她心里莫名的恐慌。

    终于,二哥结婚了,大柱对给竹叶说媒的人也不据之门外。“竹叶,今天你王婶介绍了一个,还是挺不错的,你去见见吧。”“爹,这回我自己做主,我谁也不见……”大柱见竹叶铁了心,也不再说什么,他还有什么权利去做主女儿的幸福呢。

    快要过年了,竹叶要把房子进行彻底的打扫,该仍的仍,该收的收。二哥结了婚搬了出去,竹叶钻到他睡过的床下打扫,不经意间发现了一个鼓鼓的小袋。原本以为是没洗的衣服,顺便拎了出来,沉沉的。她好奇的盯着那个小袋。当她瞪大眼睛确认了那些东西时,竹叶瘫倒在地,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没错,是张成的信。一切的谜底都解开了,是二哥偷偷拿走了自己的信。她不甘心,她要去找他,她要告诉他一切,可是她没有机会了。前些日子菊花回娘家,责怪她不珍惜,不给张成回信,张成以为竹叶反悔了,所以结婚了……

    “竹叶,竹叶。”大柱和竹叶正在吃午饭,听有人叫了两声。“好像是春梅姐。”竹叶对大柱讲。没错是春梅,春梅是竹叶二叔家的女儿,大竹叶两岁,上年刚刚出嫁。竹叶撂下手中的碗跑出去抓住春梅的手说:“还真是你呀,春梅姐,你不在婆家好好呆着,这会儿回来干嘛?”春梅一脸笑意:“当然是好事,给你说婆家。那个人和我公公是一个老祖宗,人长得一般,不过身体结实,是个木匠,有手艺。竹叶,你可就放心吧,跟了他,一辈子不愁吃,不愁穿的。人也老实,不像你姐夫,挣一分花两分,败家。我可是给你千挑万选的,再说你去了,我也好歹有个伴儿吗。去见见吧,相中了再说。”竹叶没有拒绝,她横竖还得嫁出去不是。

    春梅安排两人见面,竹叶看着对面这个男人,虽说比自己年龄小,可看起来却比自己大,人也比较腼腆,开始一句话也不说,后来竹叶坐累了,想站起来休息一会儿。那个闷葫芦忽然冒出了一句:“我不大爱说话,但是我很能干,也能吃苦,从不打女人,你要跟了我,我能疼你。”竹叶看着眼前这个普普通通的男人,忽然有种想去心疼他的感觉,或许竹叶真是累了,要找个可以停靠休息的地方,也许就是这个男人了。“你总得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男人一愣:“你是说你同意了。”不敢相信,想再一次确认。“我们先处一段时间看看合不合适。”“我叫孙亮。”男人很大声地回答。

    两人把婚事订在年底。也许一个人的生命中会有很多美丽的邂逅,但真实的人生只有一次,过去的就让它永远成为过去吧,明天才是竹叶最后的归宿。当然谁也无法预知明天会怎样,但竹叶相信,日子是过出来的。

    作者:牟思凤 刘光省(阿合奇县哈拉布拉克乡)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