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红楼梦》里“任性”的水做的骨肉女子

书评书话 2015-06-10 13:00:55来源:天山网原创作者:郑红燕
进入论坛
分享到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经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 这首回肠荡气、绕梁三日而不觉的—《枉凝眉》,把我带回了大观园和《红楼梦》里的人物同喜同悲。

    《红楼梦》在思想内容和艺术技巧方面的卓越成就,不仅在国内成为"中国小说文学难以征服的顶峰".而且在国际上也受到许多国家学者的重视和研究。一百个人读《红楼梦》,有一百个人的看法:文学家读《红楼梦》,读的是一代名家曹雪琴留下的撼世的不朽传奇,惊叹于他的卓绝的文学才气;建筑学家读《红楼梦》,感叹天文地理无不精通的伟大建筑师对大观园的美妙的设计;历史学家读《红楼梦》,读的是封建社会制度的腐朽败坏,痛快于其黑暗的统治注定了其必将败亡的惨烈结局;自由主义者读到《红楼梦》,读出的是它封建制度、等级制度对人们的压迫和压榨,对生命的不尊重以及贵贱的划分令他们义愤填膺。

    《红楼梦》是小说,又不仅仅是小说,它是一部盖世奇书,它吸纳了中国古代文学各种形式,诗、词、歌、赋;调动了中华文化方方面面,建筑、园林、绘画、美食;书中的四百多个人物,严密地组织在一个大单位中,各人的面目、性格、身份、语言,都不相同。不可互异,也不能弄错,我们读来犹如作品中的人物同生活中的人物一样真实可信。作者善于通过那些看来十分平凡的,日常生活的艺术描写,揭示出它所蕴藏的不寻常的审美意义,还有一些不成文的,史无记载的社会习惯和细节,在红楼梦里都有具体生动的描绘.

    人们可以从各种各样的角度研究《红楼梦》。研究小说中的人物关系和性格命运,研究书中描写的建筑园林,研究当时的政治动向,甚至秦可卿和凤姐的病是什么病,郎中怎么治病的,为什么这样治都有人研究。

    我读《红楼梦》感叹于文中几位女性人物的鲜明性格,贾宝玉所说的女子是用水做的骨肉,可以用“任性”来概括。先说林黛玉的“任性”,她的任性通过泪水来体现,稍有言语不小心触及她内心的痛处,林便哭得泪人似的。她性情里独有的叛逆和怪癖,以及对世俗的掉以轻心,令她各个地方显得特立孤行,卓尔不群。相比黛玉的“任性”,那就还有一位不得不说的人物:宝钗。宝钗可以说是最不“任性”的一个,大家公认的最会做人的:她一方面抱取“事不关己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的明哲保身的处世哲学;另一方面,她又善于处理人际关系,和各方面的人保持着一种亲切自然、合宜得体的关系;还有她处事周到,办事公平,关心人,体贴人,帮助人。宝钗的人物性格与黛玉形成鲜明的对比。关于宝黛的争论很多,看起来她们是“情敌”,其实在封建礼教之下,宝钗和黛玉没有赢家,她们都是封建礼教的牺牲品。

    小说中还有一位“任性”者:晴雯。在众多丫头中晴雯的性格特别突出,因为主子任性真是太正常了,套用时下流行的一句话“有钱就是任性”,可是晴雯是个“奴才”,晴雯出身贫寒,十岁时赖大家用银子买了她。她是奴才家里的奴才。但晴雯生的“风流灵巧”,长相标致,被贾母看中成了贴身丫鬟。后又留在宝玉屋里。有一个章节说“撕扇子千金买一笑”,晴雯换衣服失手把扇子跌在地上摔坏了,宝玉因金钏之事骂人:“蠢材,蠢材!将来怎么样?明日你自己当家立事,难道也这么顾前不顾后的?”如果换做袭人麝月等丫头也许顺着宝玉认个错就过去了,偏偏晴雯是个任性之人,两人吵架宝玉要将晴雯回了太太去,还是旁边丫鬟求情才罢,宝玉都不生气了,反来哄晴雯,直到晴雯撕扇子解气。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晴雯被王夫人没头没脑地训斥后抄检大观园时气恼之下把自己的箱子倒提着翻了个底掉,以示自己的清白和另类的抗议。

    凤姐的身上也处处体现着“任性”。比如协理宁国府,针对宁府的五种弊端,采取了“事有人办,物有人管,活有人干”承包办法,各司其职,忙而不乱把那本是乱糟糟的宁府,治理得十分整肃,巾帼不让须眉的管理能力让读者领略到了她的“杀伐决断”;从下人嘴里得知贾琏有“外室”,她虽然也生气但是心里瞬间就想好了“关门打狗”的主意,把尤二姐哄到府里来,先见过老太太、太太,自怨自错,假意充贤德,不漏半点醋意,为后面尤二姐受委屈也无处诉说做好铺垫,另一方面出钱买通官府,一面又花钱唆使张华告状,然后才不慌不忙“任性”地到宁国府里大闹一番,向着尤氏吐唾沫淬,滚到尤氏怀里哭,把个尤氏揉搓成个面团,又要打贾蓉,一场大闹使宁府上上下下束手无策,她尽情发泄着这一段时间压抑的不满情绪和委屈,到头来还赚了五百两。接着表面对着尤二姐以礼相待,好连贾琏都感到诧异,背地里却是要下人折磨她,让尤二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尤二姐无辜枉死,却不知死在谁的手里。凤姐“任性”地耍弄手段,可以说没有谁在她面前能称得上对手。

    同为“任性”,黛玉体现在小家子气,心直口快,晴雯的任性表现在性情刚烈,凤姐的任性表现在脸酸心硬。但是凭谁性格好还是不好,性格柔顺还是刚烈,贫穷还是富裕如凤姐,生活在封建社会她们的命运大多凄惨。几次阅读《红楼梦》,总是被小说里性格鲜明的女子所吸引,读得爱不释手。假如这些“水做的骨肉”生活在现代我相信黛玉会得到她心里美好的爱情和归宿,晴雯也不会冤死而无人过问,凤姐的过人管理才能一定会有用武之地。对这些女子的同情越深我越能感受到封建礼教的吃人嘴脸,能让这些活生生的、性格鲜明的有才能或无才能的女子无一逃脱悲惨命运。同时深深感受到作为现代女性的幸福和自豪,也感觉到要好好珍惜眼前的美好生活。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