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幸运草

小说 2015-06-18 17:01:05来源:天山网原创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天快黑的时候,富阳站在自家商店门前,他见到书亮引着一辆收割饲草的拖拉机在连部门前空地上停下了,哦,他知道书亮种的苜蓿第一茬要开镰收割了。

    昨晚刮风了,苜蓿上没有露水,随着收割机的轰响,一缕缕青青涩涩的气息随着阵阵清风慢慢散溢在连队的上空,这样的清涩气息让书亮马上想起满地一簇簇刚刚发出新芽、嫩乎乎的苜蓿,想起连队妇女们拎着筐、掂着袋子或弯腰或蹲着埋头掐苜蓿的场景,自家媳妇桂花蒸的苜蓿那叫一个好吃啊,想到这里,咽了不由自主涌出的口水,嗯,是该回家吃早饭了。

    书亮一直很忙,自家三百多亩地的苜蓿接管子,上喷杆,拧弯头,来来回回地检查,修理,忙的顾不上回家吃饭,今年自家苜蓿地里又上挖掘机新辟了主管道,这样滴水不用担心喷灌管子出故障,也不用担心会在雪峰家棉田里爆管子,淹毁棉苗。随着自己承包土地面积的不断增加,投资也在不断加大,连长开大会时还说书亮目光长远,种植苜蓿前景好,收益高,书亮当时还有些不好意思,他自己感觉两个耳朵垂儿都红了,回到家给媳妇桂花一说自己的感觉,桂花笑了好半天,但是,书亮心里,是美滋滋的。

    其实种植苜蓿对书亮来讲也是陌生的,以前连队都是陆地种植,产量不高,要论起种棉花,书亮还真能说个一二三出来,但现在改成种植喷灌苜蓿,在管理上要比以前精细的多严格的多,书亮每天下地都惦记着病卧在床的媳妇桂花,桂花当初在连队也是一朵花,追撵的小伙子也不少,可是桂花偏偏就看上了闷憋话少、淳厚敦实的书亮,桂花没有嫌弃书亮穷,没有钱,嫁给书亮后小两口一直承包棉花,桂花患有严重的风湿病,但仍然和书亮一起下地能干多少干多少,回到家里做饭洗衣干脆利落,俩人的小日子也越过越红火。

    桂花平时大大咧咧的,但是一旦家里遇到事儿,都是桂花拿主意,今年春播刚结束,书亮的一百亩棉田就遭了大风,棉田里地膜滴灌带扭缠在一起,面目全非,书亮看到棉田的一片狼藉的惨状回到家还掉了眼泪,但是桂花却对他说:该咋办就咋办,哭啥?雇人干就是了,天下哪有过不去的坎儿,我都没有哭,你还是个爷儿们,要比我坚强!

    连队大学生副连长告诉书亮:等到这青青的苜蓿开出少量紫花的时候就是开镰收割的时候。桂花告诉书亮:苜蓿,也叫幸运草,苜蓿也有花语:幸福与希望。看似平常的苜蓿经桂花一说简直就有了灵魂。

    书亮慢慢知道苜蓿开紫花不超过10%收割最好,这时候的苜蓿蛋白质含量最高,最晚也不能过盛花期,否则,落叶严重,茎纤维化,品质下降。收割留茬高度在5厘米左右最好。过高影响产量,还会妨碍再生芽的生长,茬口过低,收获作业不方便。收获后,要原地晾晒2—3天,及时打捆贮藏,过干则造成落叶,影响草的质量;过湿会霉变,造成经济损失,打捆贮藏最适宜含水量为14—17%。苜蓿再生性强,每年可收割3—4茬,如果天气好,可以收4到5茬,这一切让书亮感到很新奇,他精心管理,有时候苜蓿地喷水守在地边,看着苜蓿随风摇动,就会想起桂花对自己说苜蓿是幸运草,象征着幸福与希望,他在心里对自己说:桂花就是自己心里的幸运草,给自己带来的不就是幸福和希望吗?

    初夏午后的风卷着灼热和骚动在连队田野游荡,这时富阳商店门前人们不由的就想起春风拂柳的和煦、秋风吹面的清凉,在地头守候收割机的书亮收回自己散漫的思绪,看着灼日下的苜蓿有蒸腾后的湿气在上扬,使得他看不清远去的收割机是否掉头,他扬起头看看远远的北面那静静的、白白的云朵,心里有一丝丝的盼,书亮似乎也听到了收割机和苜蓿相伴的歌谣,

    书亮的目光停留在了苜蓿收割这幅绿油油的大画面上,可他的思绪象长了翅膀扑棱棱飞向了远远的连队,家里有桂花在等着他,在等他回去。

    阳光依旧火辣辣的,相邻的还棉田舒展的叶子随着风摇动翻滚。

    新财骑着一辆冒着青烟的旧摩托车从连队方向驶来,他是给书亮和收割机送水的,疾驰的车惊飞起在苜蓿地里叨啄虫子的燕子,有这绿油油的苜蓿做底色,惊飞起的燕子高低上下翻飞,这情景吸引了书亮的目光,一动一静就在这绿色叠嶂的紫花苜蓿之间。

    作者:王慧萍(第七师128团)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