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昆仑山下痴情放歌

——简评诗集《昆仑放歌》
书评书话 2015-06-29 16:35:02来源:兵团日报作者:祝谦
进入论坛
分享到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出版社章海安同志给我送来一本诗集《昆仑放歌》,请我写点评介性的文字。这是一本为兵团成立60周年的“献礼”之作,我虽犹豫,又很难推却,因为我也是从兵团走出来的文化人。

    我像“接受任务”一样,翻开诗集,许多诗题就让我为之一振:“兵团颂”“军垦魂”“军垦城”“军垦第一犁”,这是歌颂兵团的;“初到北屯”“北屯之春”“回北屯” “北屯新气象”“北屯的明天”,这是歌颂十师的;“中国梦”“民族魂”“唱大风”“当先锋”,这是歌颂理想的。更有出奇之处,全书分为8 个篇章,每个篇章都在“歌”:国旗国歌、兵团颂歌、慷慨军歌、草原牧歌、北屯情歌、英雄赞歌、岁月如歌、得仁山歌,加上书名《昆仑放歌》,是巧合,还是作者匠心为之,这不是可以称作《九歌》吗?

    诗集《昆仑放歌》的作者尹著岭是一位军人,驻守在祖国大西北,戎马38 年,曾任十师人武部政委。他以236 首诗作,留下了心的铭记、意的执著、情的抒发、爱的挥洒。他十分自豪地表白:“一生只做一件事,我为祖国当卫士。”

    我们知道,诗,是最具经典性的艺术。

    它是语言艺术的最高形式,它是艺术审美的流光溢彩。《毛诗序》说:“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永歌之。”作者正是为此而歌,且“故永歌之”,成为昆仑山下一位痴情的歌者。

    《昆仑放歌》,作者“言志”意味极浓。

    其政治抒情,言之锵锵,意之凿凿。既抒爱国深情:“万里边关望不尽,举目无亲不孤伶。国旗伴我去巡逻,就像依偎父母亲。”又抒屯垦热情:“铸剑为犁耕天山,屯垦戍边守家园。赤诚融化昆仑雪,千古中华一兵团。”也抒维稳豪情:“三股势力太凶残,丧尽天良绝人寰……各族人民擦亮眼,结成巍巍昆仑山。”还抒兵团真情:

    “ …… 屯垦戍边守家园,稳疆兴疆责任重。不辱使命六十年,砥柱中流唱大风……”政治抒情诗,很多诗人不愿写,那么,我来!这就是真情。

    改革开放以来,诗歌发展几经跌宕,“上穹碧落下黄泉”,日渐边缘化,几乎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如今,展露“枯木逢春”之势,从“大地微微暖气吹”,要“跃上葱茏四百旋”。诗歌境遇的变化,是因对诗歌理论认识的“情绪化”所致。一度的“愤怒出诗人”“愁苦出诗人”“孤独出诗人”……一味地把诗人小众化、自闭化和抑郁化。

    为什么不能“挚爱出诗人”“激情出诗人”

    “憧憬出诗人”呢?我们这个时代,太需要激越、雄浑、磅礴、豪放之诗了,太需要慷慨激昂、奋发奔腾、响彻嘹亮之诗了。从一定意义上说,尹著岭的诗作,就是直抒胸臆、真情袒露、见善发声的性灵之作。

    诗集中的“三个随想”:“为人民服务”随想、“实事求是”随想、“群众路线教育”随想,用诗来解读党的宗旨、党的思想路线、党的群众路线,何曾见过?既然从无人以诗“涉足”,那么,我来!这就是气势。

    苏东坡对吴道子的绘画有一句非常精辟的赞语:“出新意于法度之中”,意即吴道子绘画之所以神形兼备,是由于他既能很好地继承中国绘画艺术的优秀传统,又能匠心独运,独辟蹊径,不断创新。用这句话来概括《昆仑放歌》,不失为一种观察。令人感叹的是,尹著岭居然用一组诗来阐释古诗文,冠以总题:《元典常悟:路漫漫其修远兮》。其中的篇目,许多都是人们耳熟能详的:自强不息、厚德载物、上善若水、宁静致远、淡泊明志、学海无涯……应该说,“法度”是古诗文的“内涵”,“新意”即作者的感怀。作者是军人,不是“标配”的诗人。过去,古诗文的章句只被后代诗人“引用”,而无人用诗抒发。

    尹著岭觉得,此事可为,应为,于是,我来!这就是精神。

    《昆仑放歌》,披露了作者痴情歌者的心迹:抬望眼,有感即歌。新疆的山山水水,无处不见作者影,无景不被作者歌。

    清朝诗论大家袁枚论诗时指出,写诗要“情真”:“诗如鼓琴,声声见心”“字字古有,言言古无”“意为主人,词为奴婢”。作者在诗中呈现的,是一片赤诚的真情实感,让新疆人、兵团人、北屯人读诗后会有强烈的精神共鸣。

    你为《昆仑放歌》,昆仑会记住你的: 尹著岭。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