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孙山下的深情颂歌

书评书话 2015-07-18 11:31:43来源:伊犁日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品读谢善智的散文集《伊犁河情思》,读者在身临其境般真切感悟和领略边疆各族人民亲如一家的动人故事、民族地区妙趣横生的风土人情、赏心悦目的名胜古迹、自然景观的同时,还能了解和认识到加强民族团结、各民族和睦相处是促进边疆经济发展、社会和谐的基础的真谛。由此,读者也不难领会他最终选择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作为其人生坐标最佳点,并将毕生精力和心血投入到教书育人、文学创作事业中的主要原因和精神动力。

    抒发对第二故乡——察布查尔县的深情厚谊是他散文集中的动人乐章。谢善智投身支教工作,同锡伯族人在朝夕相处、水乳交融的生活实践中建立了深情厚谊;同时,在察布查尔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留下了他辛勤耕耘的深深足迹;在察布查尔每个丰收的果实里无不浸透着成百上千名像他那样大学毕业后立志投身边疆经济文化建设事业的支边青年的心血和汗水。因此,他的人生命运已经和锡伯族人的人生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正如他所说:“我的心空耸立着雄伟的乌孙山,我的心海奔腾着浩荡的伊犁河。”“察布查尔,我的第二故乡,我与你结下了奇缘,我永远为你放歌!”——《察布查尔情结》。

    对锡伯族风土人情、名胜古迹的着力探究推介是他散文篇章中最感人的音符。作为一名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谢善智在默默无闻地履行教书育人、培养造就一批又一批德才兼备的各民族专门人才的同时,也在不知疲倦、孜孜以求地深入察布查尔田间地头,深入锡伯族人中间,深入了解推介在锡伯族人繁衍发展进程中,日积月累形成的具有鲜明民族地域特色的风土人情、名胜古迹。他不仅以历史学家的身份和眼光去探析揭示这些平凡的民俗风情、名胜古迹中蕴含着的浓郁的民族气质和时代精神,而且还不失时机地挥动着手中的彩笔,客观公正、原汁原味地记录下锡伯族优秀的文化传统,并以文学的形式艺术地展示于世人。因此,他的散文堪称锡伯族风土人情、优秀文化传统的“百科全书”。其中,最能体现他创作风格的作品有《猎乡风情》、《雪天野猪》、《伊犁河猎鱼》、《鱼趣》、《钓鱼别趣》、《贝伦舞记趣》等。冬雪出猎,春化捕鱼是锡伯族人由来已久的祖传风尚。在锡伯族早期文学作品中也有反映锡伯族人渔猎生活的内容:“亚齐娜,安新居,木梭穿线织渔网,亚齐娜,一叶舟,搏击江水捕鱼忙。”(亚齐娜,锡伯语为“肥沃的土地”)。这句诗写的是锡伯族人在嫩江、松花江畔,凭自己勤劳的双手辛勤耕作,以渔猎为生,不畏艰难,风雨同舟,创建美好生活的动人故事。早在17世纪中叶以前,锡伯族人就繁衍生息在大兴安岭的深山密林及广阔平坦的松嫩平原上。这里山清水秀,雨水充足,气候宜人,锡伯族人适应有利的自然、地理环境,很早就从狩猎、捕鱼、畜牧经济逐渐转入了农业经济;发展了农牧渔业生产。狩猎、捕鱼是锡伯族人古往今来的几项主要副业生产,同时,也是锡伯族人的一种特殊的兴趣爱好。西迁伊犁的锡伯族人延续和发展了这种生活方式,并在新的生存生活环境中赋予其更多新的内容和项目。作为一名长期同锡伯族人朝夕相处、并肩战斗的“锡伯化”的汉族人,谢善智在潜移默化、耳濡目染中更深刻地领悟和亲自体验着这种生活方式和生活情趣,从而也必然作为他文学创作的重要素材之一。

    谢善智的散文质朴无华、明白晓畅,擅长运用大众化和口语化的文风,赢得了读者的认可和好评。他始终忠实于历史实事,客观公正,原汁原味地表现生活;并抱着满腔热情和对人民的真挚情感,富有深情地去写作。同时,他又注重调查研究,深入细致地观察体验生活,同各民族广交朋友,在与亲朋好友的深情交往中收集和整理出翔实丰富的创作素材,并精心推敲加工提炼,创作出一篇又一篇令人赏心悦目的散文作品,为读者奉献出精美的精神食粮。因此,可以说锡伯族的精神文化生活因谢善智精彩别致的艺术装点而变得丰富多彩。

    作者:何坚韧(伊宁)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