橐驼

小说 2015-07-22 09:46:08来源:天山网原创
进入论坛
分享到

    橐驼姓王,他原来不叫橐驼,后来背驼了,人们才叫橐驼或王橐驼的。原来它叫什么名字,年轻一代就不知道了。

    王橐驼是农村一个高中修业的学生。他终身遗憾的是没有拿到高中毕业证书。他从小梦寐以求的理想 就是拿到高中毕业,这文凭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是不多见的,也是响当当的。橐驼父母自生下橐驼,就想这唯一的儿子能上高中,拿到高中毕业证,然后回家和父母在一起:一是有名声,二是还能在农村学校当个教师,不说荣宗耀袓,至少也给父母争点光彩。

    那时人们的理想并不高,再看哪些读过中学的人的用处也不大。真是愿与相随,橐驼父母见到儿子上高一以后,就觉得离自己的愿望不远了,心里暗自高兴。受父母的影响橐驼的愿望也和父母的一样。

    后来橐驼真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发奋读书,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从没有留过级。当上到高中一年级的时候,他总觉得离自己的奋斗 目标不远了,快到了。至于上大学,他没想过,因为他从来没有想出远门,干大事,而是和父母在一起,平平安安度过一生。再说,父母就他一个儿子,也舍不得他长大离去,橐驼是个孝子啊。

    橐驼是个天生不爱讲话、性格内向的人。上初中时,同学们看他好静,不爱活动、本份又不爱和同学们交往,叫他老夫子,王老夫子。本来老夫子习惯上这是对好人的尊称,但在那个年代就不好了,学校的提法是又红在专:“红”指的是红人,积极份子,“积极”就是热情地为班集体做好事,入共青团,还有就是不要消沉,要天天嘻嘻哈哈,这样,同学们看了才认为是好人,才是对现实充满美好的人。对现实满意,就意味着对当前的政策拥护,对社会主义好,对党好。如果成天沉默寡言,同学们就认为你对现实不满,对学校的教育不满,以后出社会就是个无用的人,是反动的人,这肯定 是要成为资产阶级的孝子贤生。再一分析,上纲上线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反革命份子。前车之鉴考上大学的学生在1957年反右斗争中好多成了右派。

    橐驼在学校是个不问政治的人,他始终抱着高中毕业证不放。为了此目标他坚持着、奋斗着、挺着,不管同学们如何议论他,他都不屑一顾,仍然性格不改,仍然不爱说话、孤僻的一个人读自己的书。

    由于学校政治空气很浓,浓到连蚂蚁也闻到了。王橐驼是个极老实的学生。也许是因他太老实了吧,班干部和那些共青团员们见橐驼有嘴说不出来,对班集体也不关心,对学校的荣誉也不维护,再加上他家庭出身不太好(是个小土地出租,就是土地改革时,评阶级成份,他家没有劳动力,被迫将自己的几亩土地出租给别人)。不用说,不树他为靶子,谁当靶子呢?班里出身最高的就他一个,以前有比他高的几个同学,在上高一、高二时就发配回家了。

    王橐驼当上“靶子”,积极份子们的目标都投向他,有了他,班干部就有红的本钱和红的机会了。当时学校的阶级斗争,两条路线的斗争 像澎湃的铁流,橐驼就在旋涡之中不能自拔了。他天天如履薄冰,但一想,再艰难,再危险也就一年了,拿到高中毕业证,就和学校永别,和同学们永别了,你们现在整我吧,以后就整不着了。

    谁知哪有橐驼想的那么简单,阶级斗争是刺刀见红的斗争,橐驼每一天都在侥幸中活着。难熬的日子,使他天天都在计算 毕业那天,越计算时间还越短,

    他也想过求某某老师的帮助,不行。当时的任课老师把自己课上完了,就走了,政治上的事情一概不问,知道这是惹火烧身,包弊坏人和坏人同样下场。而班主任呢,更不能谈,班主任是红人,是抓阶级斗争的人,橐驼没门了,只有一个人默默等待着祸事的到来。嘴里也叨念着菩萨保佑,心里又想到菩萨又灵不灵呢?

    没有亲身经历过1960年前后学校的人是无论如何都理解不了的。橐驼生不逢时啊。悲惨的命运不是在等待他,而是骑在他的脖子上了。如果他早出生几年也好,不但可以上高中,说不定还可以上大学呢。

    1960年,空前绝后的大灾难袭卷中华大地,无一棵树、一根草不爱到冲击,就连麻省、耗子都感受到了。那时捉一只麻雀烧着吃,多香啊;如果捉到一只大耗子,打死烧着吃,也不是不能救命啊。

    学校一样,学生们饿得像只猴,尖着嘴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讲课,没有一个敢做出精神披靡的,不然,一股寒流将会向你冲击而来,浓浓的冷雾,将你凝结成冰棒,并将你赶出校门,叫你远离学校,永绝书箱。

    1960年,是三年大灾荒最严重的一年,农村是公社化大食堂,到处的树都砍光了,没有烧的就拆房子。每顿二两米的稀饭,饿得人皮包骨,有的则浮肿得像个大胖子,脚踩在地上像漂浮的荷叶。人们心里哀声怨道,眼前满目苍凉,阶级斗争,搞得人人寝食难安,惊恐万状,饿着肚子干着活,担心不知哪天大祸临头。

    王橐驼刚满18岁,高二上完,随即升到高三,再一年受苦就拿到高中毕业证了。近在咫尺的文凭 仿佛在像他招手,坚持着,再坚持一年就好了。谁知道高三才上三个星期,上面下来紧急通知:由于 国家遭灾,教育 经费困难,老师严重匮乏,县文教卫生局决定:以下同学下放到农村去,等到国民经济好转,广大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再返校完成学业。望广大学生们体谅国家的困难,响应毛主席:农村去的号召。尽管 通知上说得那么冠冕堂皇,橐驼的心脏还是在剧烈的跳动。通知是贴在大校门一侧的高墙上的,橐驼使劲闭了一下眼,然后睁开大眼睛抬头一望,下放35名学生中排在第二的就是自己。这时早有班里的几个积极份子,站在人群中窥视着橐驼的表情,好汇报给上级。橐驼不知道有人在窥视他,他本能地假作镇静的微笑一下。好险啊,潜藏的暗探就有跟前。橐驼还真运气了,微笑以后他消失在人群中了。实际上橐驼早有预感,就前两个星期的一个下午,下第二节课准备自由活动的时候,见班里有一个和他较好的同学,在大操场碰见他,二话没说转身走了。第二天早晨上第二节课的时候,橐驼看见拿着备课本站在教室门口正准备上课的老师,瞅了他一眼。这一眼有什么内涵,橐驼感到山雨欲来风满楼吧。侥幸地一天天过去,难忍啊,风暴要来了吧。又在前一个星期六上午第一节上语文课的时候,老师讲到李白怀才不遇,叫一个学生起来回答问题,那位学生说:“李白不是怀才不遇,而是对当时唐王朝的统治不满,也就是对现实不满,而发的牢骚呢?”人人分析这个回答都是错的,既然对唐王朝不满,应该是愤慨,怎么说是发牢骚呢?而恰恰这个同学就在他的傍桌。

    总之,这学期一开学以来,一连串的现象,像支支冷箭向他射来,一时感到全班师生的矛头好像都是对准他的,原来这学期刚开学就有小道消息说,要下放学生了。

    橐驼一惊一吓,一怕一恐,三个星期来也不知道 出了几身+ 冷汗,他听人常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心中不断地叨念着:老天爷保佑啊。老天爷就只有一个,如果不保佑他,那再找不到第二个了。

    因为他知道在这危难时刻是谁都靠不住的,只有靠天,又想到下放的情景。“下放”意味着什么,越想越看见了自己悲惨的命运,自己完了,快完蛋了。又看平时那些老实巴巴的同学,不爱讲话,性格内向,他们的命运和自己也好不了多少,说不定这个学期也要被学校弃之门外的,命运和自己一样啊。他万分同情那些同学。

    看了下放的通知榜,橐驼不容多想,到食堂算清伙食账,卷起行囊,脚像坠了铅似的沉重,慢慢地挪动着脚步,头也不回地离开熟悉同学和老师,离别母校,回家了。橐驼想,这样好,洒泪而别,那以后真的别想复学了。他还抱着一线希望。

    王橐驼原来的背并不驼,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还是一个体格端正的标准身材的学生。

    离开学校,回到农村,父母提前不知道,猛一见到万分惊慌,橐驼向父母解释一番。毕竟是自己的儿子,父母也就无气可生、无话可说了,再说那时的政策谁敢反对,不要命的一个也没有。都逆来顺受。

    橐驼回到农村,首先,生产队长对他就有看法,认为好的学生能下放吗?社员中也有人慢慢地对他产生怀疑,怀疑他思想有问题,骨子里有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因素。不过,有一个不识字的老农民认为,有知识回农村,可惜了,好钢没有用在刀刃上,这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对橐驼抱着同情的态度 ,希望他以后还是返回学校去。

    橐驼回到农村,那是面朝黄土背朝天,修理地球,在那个时代确实是几十万代的工程啊。他这一代是远远完不成的。橐驼父母哀叹:唉,回就回吧,我们本来就不想他走远的,不过,别要说,什么下放,“下放”此话多么难听啊。

    橐驼从学校下放回农村,父母亲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在人前人后,说话都小声小气的,本来就是老支气管炎,地方人叫“拉风箱”,慢慢地父母的“拉风箱”更响了,拉到连门都出不了了。老两口在家常坐在厨房里或天井里,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也不敢提儿子的话。外边的活有橐驼干,这样也好,可他父母感到比以前难受多了。

    一开始橐驼不习惯,由于多年上学没有干过农业活,这回不干也得干,逼着他干,每天干的可以说是无休止的无用功,比方 说,田间锄草,锄的草拿到空地堆 起来,用稀泥将它糊上,到高温发醇,就成肥料,这是某某贫下中农老汉发明的;又比方说,田间小径上的草用锄头铲起来,在水里淘干净,用侧刀侧得细细的喂猪,这是某某生产队长发明的等等。那时能发明怪事的大有人在,总之,人闲不着,日不闲,月不闲,年不闲。

    为了解决燃料问题,又不知在哪里取来的经,家家户户搞青贮,把青草和人畜肥混杂起来,放入水泥大窖里,密封加盖,产生沼气,供人家做饭和晚上照明用。

    对于橐驼这个高中生来说,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可以大有作为,只要把农村建设好,国家自然 就好了。农民过上了好日子,工农联盟就巩固了。虽然说我们国家的性质是:“以工人阶级为领导,工农联盟为基础”但是工人阶级里面大部份是农村失掉土地的农民去的,农民在什么时候,都是主力军。

    从理论上讲,王橐驼当农民是当好了,平时 他最听生产队长的话,队长在他的眼里是无比的尊严的和伟大,比学校老师伟大 得多。队长 的话他句句听,声声入耳。为了赶上时代,追上形势,永不落伍,他立志做一个合格的高中生,为父母 争气,为农村建设 贡献最大的力量。

    橐驼回到农村,农村也正需要橐驼。正遇公社大食堂下放,总的形势是全国各机关、单位、学校、工矿、企业都在下放人。可幸的是他父母经过大灾茺没有饿死,就是身体不好,一切里外的重活都是橐驼干了。父母和他相依为命的过着农村艰苦的小日子。大家认为不错,不完全是坏事。

    过了二年,到第三个年头,橐驼也没见学校通知他去复学的话,这时他才知道学校当局说的是空话,是骗人的话。他感到对自己来说就一年,就拿到证书,这是多么简单的问题,为什么成了天下最难的事了呢?

    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一点希望也没了,橐驼就这样挂个高中生的臭名,没有一张真实的文凭,使他终身悔恨啊。

    这时 正遇生产队会计病了,而且是慢性病,看来一会两会好不了,得另找会计。队里有几个人推荐橐驼当。队长把情况向公社党委报了后,没过三天,公社指示下来说:“你们晕过了头,你们睁大眼睛看看,摸着良心想想,你们推荐的是什么人,是什么出身 ,你们的阶级立场那儿去了。是不是共产党对你们太好了, 你们忘恩了。再说初中毕业生有的是,你们不推荐,去推荐一个高中生。高中生能当会计吗?他能好好的干吗?你们知道吗,知识越来越反动,这些道理你们不懂啊”。

    队长在公社开会碰了一鼻子灰,还向全公社作了检讨,专检讨阶级路线错的问题,并保证 以后擦亮眼睛,提高警惕,严防阶级敌人钻营。

    橐驼也明白自己那能当会计,会计是管经济的,如果 他掌握 经济命脉,不翻天么?国家变色了,农民就要吃二遍苦,爱二茬罪。这个时候又有一个老师推荐橐驼去农村民办小学当教员。不行,立即就有几个人反对 说:“人家出身好的学生还没当上,再说橐驼的口才也不好,表达不出来,这是万万不行的。

    橐驼经过两次侮辱和打击后,看破红尘了,复学无门,当职无缘。橐驼已近30岁了,还未结婚,连给他说媒的也没有:一是他家庭出身不好;二是他的体力劳动也不强,还带有点斯文,一副白脸皮,只差之乎者也就已经到了孔乙已的模样了;三是他家太穷,除了有几间祖宗留下的房子外,就一无所有了。那时的女子,谁愿嫁给他呢?再说出身不好的子女,下一代出身也变不了的,要变只有到共产主义,那又是多么漫长的等待啊。

    实际上自橐驼从学校下放回家,生产队的干部、积极份子们对他就没有好脸色,暗地里又传来许多风言风语,弄得橐驼抬不起头来,不敢正视现实。天天月月,月月年年,只管埋头苦干。队长给他安排工作,他耷着耳朵听,别人给他说话,他埋着头应,生产队开会他坐后头,什么时候也都老是抬不起头来。一个人长期像猪一样埋着头走路、干活,他的背有不驼的么?

    他的背驼了,而且越驼越驼得厉害,他自己都没有一点感觉,反而觉得驼着背走路挺舒服的。

    橐驼父母长期忧郁哮喘,频率升高了,还未活到改革开放,二人相继逝世了。家中只剩下他一个人,袓辈给他留下来的家业也就这几间破屋了。由于 多年失修,大雨下来,屋里成了水田了。江南的雨一下就几个小时,有时长达两三天不停。雨大的时候,橐驼退到堂屋左侧间去,因这一间漏雨少,是唯一能避雨的一间。冬天寒风袭来,橐驼哆嗦一团倦在被窝里,一直到天明。漫长的艰苦总算熬过来了。

    等到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橐驼的破屋时,他已经40岁出头了。背几乎像张弓,改革开放到处都变,农村变化 更为突出。这时他已经在农村扎根,说来也怪,橐驼虽然说整个青年时代都在风雨中度过,各种现象摧残了他的思想,饥饿折磨了他的身心,背成了弯弓型,终身愿望的高中毕业证也没拿到,但他毕竟挺过来了。他每天在自己的土地上耕种,弓步着背来,弓着背去。在多年的农村实践中,他领会到人生的秘诀:就这么过,人不管如何活, 好与坏、高与低、钱多与少、知识丰富和贫乏,甚至剥削与被剥削都差不多,反正都是一天一天地混过去。混到老了,人自然终结了,这一点是万众一条路的,所以人只要过好每一天,不要操心那么多,也不要知道那么多,更不要追求那些美好的事物,人就算幸福一生了。

    岁月不饶人啊,橐驼已70岁了。多年来可以说,他从来不敢仰起头来看看星星、月亮、太阳,那是多么难的事啊。

    有人劝他进乡里敬老院,他执意不去,说:“习惯了,农村环境优美,空气新鲜,自由自在,祖宗留下的房屋,维修好,就有满堂儿孙又怎么样,不也是死去变成粪土吗?”

    橐驼想得开,而且还归结一条人生的哲学道理来,难能可贵啊。

    年纪大一点的人,还回忆起橐驼年青时不弓不驼,白暂脸皮,一副书生相,和现在头身和双腿成了90度的直角相比 ,除了为他的一生而感叹外,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年青一代见橐驼,背驼得特殊、罕见,都叫他驼背大叔,驼大爷的。橐驼听了不但不生气,反而感到一点光荣,他认为“驼”说明自己历经风霜,煎熬岁月,勤劳一生,值得自己骄傲和自豪啊。背越驼越说明人受的苦难多,人生有价值。人一生的道路坎坷、曲折,说明人在社会中经受得起考验。当人们问驼大爷背驼的原因,他却一句话也回答不出来。实际他内心还是露出三分羞愧。

    (唐)柳宗元写的《种树郭橐驼传》,人们问橐驼,你种的树,为什么那么好,答曰:“橐驼非能使木寿且孳也,能顺木之天,以致其性焉尔。凡植木之性,其本欲舒,其培欲平,其土欲故,其筑欲密。既然已,匆动勿虑,去不复顾。其时也若子,其置也若弃,则其天者,全而其性得矣,故吾不害其长而已,非有能硕荗之也。不抑耗其实而已,非有能早而蕃之也……。

    什么意思呢?是说:“橐驼我不是能够使树木活得长久且长得很快,只不过能够顺应木的天性,来实现其自身的习性罢了。但凡种树的方法,它的树根,要舒展,它的培土要平匀,它的根下土要用原来培育树苗的,它捣土要结实。已经这样做了,就不要再动,不要再忧虑它……,那么树木的天性就得以保全,它的习性就得以实现,所以我只不过不妨碍它的生长罢了。

    这就是郭橐驼树种得出的好方法,也是他这个一字不识的农村人总结出来的经验。

    古代人郭橐驼是个乡下人,他知道树该怎么种才好,而且总结出一套经验来,并且他还知道他背驼的原因是小时候得了伛偻病而致。

    现代人王橐驼的背驼了,问他背驼的原因,他模糊不清,或者说,根本不知道。

    王橐驼一无先天性病症,二无后天性伛偻病,那么 他的背为什么就驼了呢?在王橐驼看来是一个谜,在人们看来,更是个谜中谜。

    作者:秦云安(新疆富蕴县库额尔齐镇居委会)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