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为增和他的一垛草

小说 2015-08-06 10:55:34来源:天山网原创作者:叶尔达西
进入论坛
分享到

    老班长田为增,大田排的时候,他当过班长、排长等职务。我刚工作时在他那个排,联产承包时,我们是一个包产组,他是我们组长。后来包产到户,就各干各的了,我的地挨着他的地,我住的房子挨着他家,我们仍是称他“老班长”,认为这样亲切。

    草垛是在深秋的一天,夕阳将要投入大泉沟的怀抱时垛好的。为了这个草垛,老班长田为增整整忙了一个夏天和一个秋天,现在草垛终于成型了,他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像家中添了一个儿子一样无比欣慰。但他还是不放心,草垛垛好之后,他又爬上了草垛,这里踩踩,那里跺跺,找来几根木头压好,看到万无一失了,他才会心地笑了。

    不仅仅是老班长田为增对草垛格外看重,在团场,所有的农工都把垛草垛看成一件大事。既然是农工,修理地球的,就不能光在地里忙活,这只不过是农家生活的一部分,一般来说,为了生活得好一点儿,农工们除了种一份地外,还要养头猪,养几只鸡,养头牛以及若干羊。猪和鸡还好说,那是和人争食的主,有粮就行,牛、驴、羊却难伺弄,它们不但要吃少许的粮,最主要的是吃草。牛、驴、羊少吃粮食多吃草,农工们当然高兴,虽然草滩湖村不缺草,但割草是件麻烦事,自秋末叶黄草枯到来年翻春青黄不接这段时间,大地变秃了,没有草,就必须在雨丰草盛的夏天和秋天,把草割回来,凉干,垛好,才能应付寒风如刀、大雪如席的冬天。

    我记得,他是6月过后的某一天开始外出割草的。从6月到播冬麦有很长的时间,要说割一垛草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老班长田为增不能天天去割草,地里的活儿缠人,4月清明前后要播种棉花,下旬前后要定苗,锄草、打药化调、浇水、施肥、样样活儿都赶得紧,对于割草,老班长只能在风天或农闲的日子里去割一天,慢慢地积攒,才能垛起一个草垛。

    这一年,老班长田为增是在一个风天头一次去割的草。前一天,他浇水浇到天黑,一天东跑西跑,打坝堵口,等他借着被月晕圈起来的月光往家中走时,腿跟灌了铅似的,已疲惫之极。可睡到半夜,突然听到挂在窗外的一把锄头,“轰”地一声掉在了地上,起床看看,才知道刮风了。他抱着双手在风中站了一会儿,想想,噢,天亮该去割草了。起床时,天还没有完全亮透,老班长身上生痛,他真不想去割草,但是不行,他必须要去,要不,圈里的两头牛在冬天吃啥。

    他带着两头牛,一头在车前拉车,一头拴在辕杆上跟在车后,一大早就出发了。 牛是有灵性的,总是离家缓慢回家快。他把衣服往上扯扯蒙住头来抵挡大风,看到拉车牛慢腾腾的样子,心中就不悦,开始给牛做工作。他在心中对牛说:牛啊,快点走吧,你走得再慢也得走,咱不可能再转回去。咱们这样风里来雨里去,不停地干活儿,其实是命。咱不干活儿就要受冻挨饿。可谁又能不干活儿呢?世上的一切生灵都得干活儿,燕儿衔泥筑巢是在干活儿,鼠儿偷麦窃谷也是在干活儿。就说马连长、和他上头人类当官的,他们这里做报告,那里去讲话,每天也没闲着,同样是在干活儿。只不过咱比别人干的活儿重一些罢了,但咱谁也不能怨,谁让咱是牛,是农工呢。认命吧。再说,今天咱出去割草可是在给你们准备过冬的草,你还有啥怨的,还是快点走吧。老班长田为增在心里唠唠叨叨了半天,牛一句也没领会,就长叹一声:咋就不理解人呢?说完,扬起鞭子,狠狠地抽了拉车牛一下,亮开嗓子喊了一声:驾—一就这样,一个个风天,一个个雨天过去了,老班长的草垛终于垛了起来。看着垛起来的草垛,老班长吸着自家圈的莫合烟鼻空里喷着白雾,挺了下腰杆像一位将领一样想着自己的事。

    那些年,老班长承包了70亩地种棉,可棉花的价格并不稳,今年涨了,明年又降了,挣的钱,只能顾住老伴和俩儿子俩闺女一家人的吃用。为了增加收入,他养了一群牛羊。他记得,他先后卖了十几头牛,才盖起了这几间房子;卖了上百只羊,把女儿嫁了出去,给大儿子娶了媳妇。眼下,他还加紧割草,养牛喂羊,就是为了却最后一件心事。因为,他的小儿子考上了大学,供儿子上学的钱,还得在牛羊身上出。人哪,一辈子就是这样过来的。风一阵阵地紧了,天一天天地冷了。每天,他就用大铁叉挑几捆草,丢给牛羊去吃。日子过得很快,眨眼的工夫,就该过年了。当草垛上的最后一捆草被挑下来,一场春雨下了下来,树发绿了,草发芽了,这时老班长田为增看看草垛架子,心想,该收拾收拾车轱辘和刹车绳了,等到风天,又该去割草了。

    对于老班长来说,草垛就是一座大山。这句话,在老人过五十五岁生日时得到了证明。那天,孩子们都回家来给他祝寿,举杯之间,老人开始对儿孙说话。老班长田为增对大儿子冬闲说:再忙再紧,也得割垛草垛在院子中。对嫁到公社的女儿说:再苦再累,也得喂头牛养几只羊。对上大学小儿子说:你以后不用再干农活儿了,但你一定要记住,你是踩着草垛走出农场的。老班长问孙子们:你们说,爷爷这辈子都干了些啥?孙子们摇头表示说不清楚,他就对他们说:爷爷这辈子啥也没干,就割了一垛草。孙子们听了这话,齐声笑了,拍着小手一起道:爷爷骗人……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