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外三首)

经典 2015-08-10 10:55:12来源:伊犁日报作者:胡 弦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它受命成为一条路,

    受命成为可以踏上去的现实。

    它拉紧脊椎扣好肋骨因为人多,车重。

    当大家都散了,它留在原地。

    在最黑的夜里,它不敲任何人的门。

    它是睡眠以外的部分,

    它是穿越喧嚣的孤寂,

    比阶级直,比尘埃低,比暴君宽,身上印满谵妄的脚印。

    当它受命去思考,蟋蟀开始歌唱。

    它废弃时,万物才真正朝两侧分开,一半不知所踪;

    另一半伴随它的沉默并靠向

    时间的尽头。

 

    犁与船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造型,像一张犁,又像一艘船

    一张犁无用于和平的墙,

    ——墙上,刻满死难者的名字,

    他们知道它刀剑的前身。

    一片甲板无用于遥远的远方,

    ——过重的悲伤在领来苦海,

    而苦海上没有航线。

    惊悚的花朵无用于春天,

    ——所有颤栗都表明,某种

    可怕的东西,一直在时间手中传递。

 

    江水

    ——南京大屠杀期间,大批军民被射杀和溺毙于江中

    江水奔流,

    它每时每刻都是新的。

    又如此陈旧,像一本

    可以装进套子里的书。

    奔流。江水知道:

    什么最容易被置换,被忘掉。

    如今,读这波涛,

    像读一本回忆录,

    像读汹涌、绵延不绝的恨。

    读着读着,你就会变成一个死者,就理解了,

    在一个多灾难、孱弱的年代,

    一条江是怎样陷入了孤独。

    读着读着你就明白,

    濒死者想要的

    从来就不是一艘逃生船,而是

    一个可以安居的国度。

 

    平武读山记

    我爱这一再崩溃的山河,爱危崖

    如爱乱世。

    岩层倾斜,我爱这

    犹被盛怒掌控的队列。

    ……回声中,大地

    猛然拱起。我爱那断裂在空中的力,以及它

    捕获的

    关于伤痕和星辰的记忆。

    我爱绝顶,也爱那从绝顶

    滚落的巨石 一如它

    爱着深渊:一颗失败的心,余生至死,

    爱着沉沉灾难。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