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奇观眩迷彩——咏夏塔诗赏析之一

书评书话 2015-08-11 10:15:25来源:伊犁晚报作者:吴孝成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在昭苏,最诱人、最神秘的自然景观,当属夏塔古道,尤其是其中的木札尔特冰川。这条通道,南起阿克苏地区的温宿与拜城,越岭到山北昭苏盆地的夏塔,西南可去伊塞克湖(古称热海),东北可达伊犁河谷。越岭到山南则可到叶尔羌、喀什噶尔、塔什库尔干、和田以至西藏。在古丝绸之路交通中发挥过重要作用。

    古往今来,有多少将士、商贾奔波于这片高山峡谷之中,他们或是为了征战,或是为了赚钱;又有多少僧侣、官员往来于冰峰雪岭之上,他们或是为了求法,或是为了公务;更有多少探险家、旅行家出没于悬崖绝壁之间,他们或是为了科学研究,或是为了搜集军事、经济情报。夏塔大峡谷里印满了层层叠叠的足迹,穿梭于其中的一些名家,也用他们的如椽之笔记载了跋涉的艰辛和峡谷的风光,为后人留下了认识夏塔、欣赏夏塔的珍贵资料。

    千百年来,穿越夏塔古道,亲历木札尔特冰川的人不在少数,其中留下过文字记载或写诗咏唱的,除了唐代的玄奘、杜环,还有清代的徐松、景廉,以及外国人马达汉、莫里循等人。对于这条神奇大峡谷(“夏塔”突厥语意为“山峡”)的认识,人们更多的还是通过口口相传这一渠道。辗转之间,给这些传闻又增添了诸多神秘色彩。从古代到新中国成立以前,据不完全统计,根据传闻与前人文献写诗、做文描摹古道和冰川的,有七十一(椿园)、王大枢、徐步云、福庆、曹麟开、洪亮吉、祁韵士、萧雄、邓缵先等人。

    因上书言事触怒嘉庆皇帝的洪亮吉(1746—1809),在他的《伊犁纪事诗》第32首中写道:

    达坂偷从宵半过,筝琵丝竹响偏多。

    不知百丈冰山底,谁制齐梁子夜歌。

    诗中描绘了行人夜过冰达坂的紧张,同时也渲染了冰下的奇妙乐声,进而想象成优美的《子夜歌》。他在诗后自注:“夜过冰山者,每闻下有丝竹之声,又闻有唱《子夜歌》者,莫测其奇也。”。

    他的注释来自乾隆年间曾任镇迪观察、乌什主事的七十一(椿园)所著的《回疆风土记》,书中专有《穆肃尔达坂》一节。“穆肃尔”(又作“木素尔”)是突厥语“木兹”(冰)的一种音译。“木兹”与“阿尔特”(山口)合起来就叫“木札尔特”。在蒙古语中,可行走的山口叫“达坂”。七十一在文中说:“穆肃尔在伊犁、乌什之间,为南北两路紧要必由之孔道。其北为噶克察哈尔海台,南为他木哈他什台,两台相距百二十里,中即冰山。”木札尔特属天山汗腾格里峰冰川作用区,是我国最大的现代冰川之一。七十一在书中写道:“设中途日暮,暗不能行,须择稳厚大石,伏于其上。夜静闻有如钲铙(钲,形如铜锣的乐器;铙,形制与钹相似的打击乐器)钟鼓之声,丝竹管弦之奏,通宵聒耳(声音嘈杂),则远近冰裂之繁响也。”前人笔下的轻描淡写,在洪亮吉的诗中便成为对于冰山的浓彩重抹。借洪亮吉的名气,木札尔特冰川的知名度大大地提高了。

    1804年,因宝泉局库亏铜案牵连,刚直不阿、“利害非所计”的祁韵士(1751—1815)也被发配伊犁。在伊犁期间,他吟咏新疆历史风物的百首《西陲竹枝词》第23首也写的是《冰岭》:

    巨岭摩天尽是冰,日光山色映千层。

    玲珑雪窖深无底,茧足盘旋履战兢。

    诗中提到的摩天巨岭,指的是木札尔特冰川以西的天山主峰托木尔峰与汗腾格里峰。诗中描绘了身临晶莹剔透的无底雪窖的惊惧,还有脚底磨出老茧,战战兢兢盘旋前行的艰苦,十分生动逼真。

    乾隆末年(1794)任职镇迪道的福庆(1742—1815)也写有百首《异域竹枝词》,其中有两首写到木札尔特冰川,之四为:

    层冰山上白如银,斧凿成窝足可循。

    西望忽惊峰郁起,拏云万丈黑龙鳞。

    他在诗后引七十一的文章作注:“伊犁、乌什之交有穆肃尔达巴(达坂),其山皆冰,色白,望如银,南北两路之冲衢也。相传须持斧锄斫凿成窝,容足,然后能过。其西山峰叠起,望之深青,其冰色黑,其上不可往来。”诗中所说的西望郁起之峰,便是著名的托、汗二峰,诗人把它们比作凌云万丈的“黑龙”,气势磅礴,令人肃然起敬。

    与纪晓岚同时流放乌鲁木齐的徐步云(1734—1824),在他的36首《新疆纪胜诗》中也写到了木札尔特冰川:

    传闻打坂四时更,南北径行路一程。

    应似俞儿前导引,不教人马堕冰坑。

    诗中说,人们传说达坂上尽管四季变化,但是能够通行的道路只有一条。对于人们往往能够侥幸通过达坂,不致堕入冰坑,他虔诚地认为,应有登山之神在冥冥之中“导引”前行。诗中表达了作者对神圣的大自然的无限敬畏之情。“俞儿”,传说中的登山之神,长足善走。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