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一书店宣布停售《秘密花园》 嫌其“没养分”

国内 2015-08-12 10:05:15来源:北京日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在亚运村图书大厦,《秘密花园》等畅销涂色书仍被摆放在醒目的位置。本报记者 李继辉摄

    如果说目前图书市场上哪种书最火,恐怕要数以《秘密花园》为代表的涂色书了。在各家书店,这些涂色书几乎都被摆在最醒目的位置,还有不少跟风之作接二连三地上市。但在上周,偏偏有人和这些畅销读物叫起了板。广州一家名为1200bookshop的书店郑重声明,“将《秘密花园》全部下架,后续的《魔法森林》等涂色书,也一律拒绝。”这家书店停售涂色书的理由只有一个:缺乏人文养分。

    “没养分”却卖了50万册

    1200bookshop是广州的一家24小时书店,做出将涂色书下架决定的是该书店店主刘二囍,他还亲自撰写了一纸“下架声明”。刘二囍在声明中写道:“我们很遗憾地看到,读者最爱看的书,竟然是一本缺乏人文养分的书,我们希望我们的图书可以让读者不止压力释放,更有人文汲取。”正是因为不愿意看到这类图书出现在畅销榜首位,这家书店才做出了将其下架的决定。

    声明发出至今,在读者和行业内都掀起了一定的波澜,但是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其他书店跟进采取类似的行动。三联韬奋书店总经理张作珍表示,《秘密花园》是该书店的畅销品种,至于是否将其下架,事关各家书店的经营策略,不好做出评价。但也有书店负责人表示,1200bookshop将此类涂色书一律下架,这种做法未免有些简单粗暴,甚至有哗众取宠之嫌。

    据《秘密花园》出版方后浪出版公司提供的数据,《秘密花园》及其续作《魔法森林》自6月上市以来,目前的销量已超过50万册。行业内权威机构开卷数据发布的最新信息显示,《秘密花园》上月首次登上畅销榜便位居首位,至今仍盘踞非虚构类图书榜榜首。仅在中关村图书大厦,《秘密花园》两个月来售出3000余册,位居其畅销书榜第一名,其销量比第二名多出近50%。

    “涂色减压”真没那么灵

    《秘密花园》上市后坊间一直有种说法,声称这种涂色书具有“涂色减压”的神奇效果。可是涂了一个多月,越来越多的读者却没有得到想象中“减压”的感觉。有人拿到涂色书后压力陡增,“那么多格子,感觉思考如何配色都操碎了心”;有人则觉得越涂越无聊,“涂涂更健康?我怎么觉得画好了是要去幼儿园参加绘画比赛”。

    一些专业人士同样不认可“涂色减压”的说法。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心灵成长中心事业部主任陈恒达认为,以《秘密花园》为代表的涂色书,其图案往往是作者的即兴创作,这对涂色者的技术要求非常高,很多人因为无法体会到快乐、成就感,于是产生了受挫感,心理压力得不到舒缓,反而徒增压力。他给了一个明确的态度:“可以肯定地说,它并不适合所有人。”

    中央美术学院绘本馆负责人杨忠也对此类涂色书的迅速走红有所担心。“也许大家觉得自己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变得很艺术,可是色块是别人画好的,铅笔是伸手可得的,只在线框里重复涂色,跟美术没有一点关系。”杨忠认为,涂色只是一个机械重复的过程,没有任何想象力和创造力。她尤其不赞成孩子和大人一起涂色,“这种扼杀想象力的做法和艺术背道而驰。”

    社交互动制造刚需神话

    尽管涂色书遭到了一些读者和专业人士的批评,但不可否认的是,几乎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一种特有的涂色热度。许多读者都表示,自己之所以购买此类涂色书,是因为身边的人都在展示自己的涂色作品,走到哪里都能听到人们谈论这个话题。正是这种病毒式的传播,最终带动了大批跟风者加入到涂色大军中来。

    在这场涂色热潮中,社交媒体是最重要的助推平台。近两个月来,在微博、微信朋友圈里晒自己的《秘密花园》涂色作品,已经成了一种时尚,还有不少明星大V加入其中。类似的情况在国外也曾发生过。据陈恒达介绍,《秘密花园》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在国外出版,其在国外的流行也是社交媒体的功劳,当时很多人会把自己的作品发表在Facebook上,并热衷于在网上交流涂色经验。

    开卷数据相关分析师也认为,“互动社交也是成年人的刚需,互联网时代成功的产品营销离不开用户间对内容的分享和传播,对于文化产业下的影视热播剧如此,图书也是如此。”

    对此,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阅读研究与促进中心主任徐升国认为,《秘密花园》的走红并不是偶然现象,它所具有的全新的社交化阅读、社交化出版、社交化营销的特质,非常值得关注。他说,涂色书具有较为广泛的适应性,具有较强的参与性,有着社交互动的先天优势,非常适合社交化传播,“这类书的火爆是个预兆,它预示着社会化出版、社交化阅读未来将成为重要趋势。”本报记者 路艳霞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