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东北14年抗战中有70位以上中共将领牺牲

探史揭秘 2015-08-12 10:26:46来源:湖北日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图为:吉林省通化市东北抗日联军纪念馆内,参观者在观看反映抗联事迹的大型壁画。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

    从这个中国人至今刻骨铭记的日子开始,日寇悍然发动侵华战争,燃起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法西斯第一缕罪恶的战火。

    历14年浴血奋战,日本军国主义走到穷途末路,中华民族以胜利者的豪迈气概宣告了一段国耻的终结。

    1931—1937年,中国从局部抗战走向全面抗战,最早在东方竖起反法西斯战争不灭的“灯塔”,照亮了一个苦难民族不屈抗争的航向。

    一个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籍由无数悲壮的牺牲,从这里浴火重生。

    “这个战争,在一九三一年就开始了”

    1931年9月18日,夜10时许,日军自爆南满铁路沈阳柳条湖段,反诬中国军队所为,遂炮轰附近北大营驻军。

    东北军驻北大营620团团长王铁汉在接到“不抵抗,等候交涉”的指示后,忍无可忍,违令阻击,持枪杀出一条血路。

    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会副会长王建学说,这一枪,打响了世界正义力量抗击法西斯侵略的第一枪。这一枪,发出了中国人民抗日救亡的第一声呐喊。

    从田中奏折始,策动“满蒙独立”、提出“二十一条”,再到发动“九一八”事变、鼓噪“华北自治”,直至制造“七七”卢沟桥事变,悍然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灭亡中国,是日本法西斯的既定目标,更深深植入日本大小军阀的脑子中。

    国力疲弱,强敌入侵,民族危难。但日本军阀的种种算计中,最大的失算就是错误估量了中华民族的抵抗意志。“九一八”事变次日,沈阳沦陷。面对北进黑龙江的日军,马占山将军率数旅之军,据守嫩江桥,血战三天二夜,抗击进犯齐齐哈尔之敌。全国各地爱国学生和教师纷纷通电要求北上抗日,请缨杀敌。关内各地青年学生和爱国同胞,纷纷组织“援马团”“义勇军”前往东北,支援抗日。

    毁家纾国,举家抗日,纵强敌环伺,也绝不放弃抵抗。这,是当年涌动在白山黑水间不屈的信念。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表明,至1933年,总数超过30万的东北义勇军在日本关东军的征剿下顽强抗战,“白山黑水尽化为赤血之区”。

    1945年举行的中国共产党七大上,毛泽东在《论联合政府》中深刻指出:“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是在曲折的道路上发展起来的。这个战争,还是在一九三一年就开始了。”

    “义勇军领袖杨靖宇、赵尚志、李红光等等,他们都是共产党员”

    纵然敌人强大,中国共产党人毅然决然地走上抗战第一线,置生死于度外。“九一八”事变第二天,中共满洲省委发表《为日本帝国主义武装占领满洲宣言》,后又发出告群众书,决议,呼吁社会各界民众崛起,以武装手段驱逐日本强盗。相继派出周保中、李延禄、杨林、杨靖宇、赵尚志等中共党员深入到义勇军队伍中,组织工农游击队,领导东北人民武装抗日。

    1933年,国民政府解散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义勇军后援断绝后,中国共产党逐渐集聚力量成立的东北抗日联军更成为坚持抗战的核心。

    1936年2月起,各路东北抗日武装成立东北抗日民主联军,共计11个军,达到3万多人。他们不断打破敌人的讨伐,机动灵活地战斗在白山黑水之间。

    毛泽东1938年在延安会见美国合众社记者时这样评价:“有名的义勇军领袖杨靖宇、赵尚志、李红光等等,他们都是共产党员,他们的坚决抗日艰苦奋斗的战绩是人所共知的。”

    局部抗战并不局限在东北三省,在热河、在察哈尔、在绥远、在上海……全面抗战爆发前,哪儿有抗日的力量,就有共产党员的身影。

    冯玉祥与共产党员吉鸿昌组建了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一举收复多伦。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人第一次从外国侵略者手中收复失土。

    1935年底,一批中共党员进入傅作义军中,帮助傅作义培训乡建指导员1200余人,组织劳工10万余人,修筑国防工事,为绥远抗战胜利打下了基础。“在整个局部抗战时期,共产党的主导作用得到了战争的检验和各界的公认。”王建学说,正是在党领导下,中国局部抗战迈向历史性转折。

    “这块土地是我们的!”

    1931年到1937年,一个又一个危机震撼着中国大地。东北沦陷,平津危机,华北告急……抗日救亡,成为每个不甘于做亡国奴的中国人发自心中的呐喊。

    在共产党的主导推动下,全国各界抗日救亡运动持续高涨。“一二九”学生运动,与红军抵达陕北遥相呼应,“不约而同的相互配合”,推动了全民抗战的发动。

    1936年5月5日,毛泽东、朱德曾联名向南京国民政府发出《停战议和一致抗日通电》:“国难当头,双方决战,不论胜负属谁,都是中国国防力量的损失,而为日本帝国主义所称快。”

    12月12日,西安事变爆发。

    民族的危亡,形势的变化,让国共前嫌得释,最终形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为全面抗战后的斗争奠定了重要基础,更为抗战最终胜利书写了重要的序篇。

    美国记者爱泼斯坦在1939年出版的《人民之战》一书中,热情地描绘中国之抗战:“作为一个民族,共同对付危及大家的生存和前途的共同威胁。他们以血与汗,以新的精力和新的信念说:‘这块土地是我们的!’”

    为了这块土地,为了最后的胜利,无数英魂长眠在白山黑水,长城内外。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史学会副会长朱成山统计,东北14年抗战中,有70位以上的中共将领献出了生命。

    最困难的时期,抗联部队被“打散”。被迫撤到苏联境内时,人员仅剩约千人。他们在苏联接受改编,番号苏联红军远东红旗军第八十八独立特别旅。

    1945年8月8日,苏联红军进攻日本关东军。第八十八旅最先踏上东北国土,有力协助摧毁了中苏边境日军所谓“东方马其诺防线”的军事要塞。是战,为世界反法西斯战场最后一战。

    回首那悲壮的6年,那些在抗争中孕育出的伟大抗战精神,起自民众的觉醒,化成民族的意志。四万万同胞在她的先进分子带领下,英勇投入世界反法西斯东方主战场的滚滚洪流。

    历史无言,精神不朽。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