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轮”生还者人数难以精确统计 远不止36人

探史揭秘 2015-08-17 10:39:22来源:北京晨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点击进入下一页

《太平轮十七旅客受伤遇救正就医》,1949年3月8日,《申报》报道。

    “太平轮”沉船事件发生于1949年1月27日,由于超载加之夜间航行,在舟山群岛海域的白节山附近与一艘货轮“建元轮”相撞沉没。按照通行的说法,“建元轮”立刻沉没,船上72人溺水而死,其中有2人被救起;太平轮随之沉没,船上有超过900人遇难,仅有36人被澳洲军舰救起,其中有3名为船员。当年,上海《大公报》、《申报》,南京《中央日报》等大小报刊,都曾公布过太平轮生还者名单,与上述数据基本相符。

    但有一封生还者周侣云(女,据太平轮三等舱乘客登记名单,应为“周侣芸”)写给双亲的家信,透露了太平轮生还者们的另一种历史信息。这封信的原文,刊载于1949年2月15日印行的《轮机月刊》第3卷第2期上,题为《太平轮脱险旅客的一封信》。这封信的作者,生还者周侣云当时就读于国立交通大学,这位不会游泳的女生在其同学叶以功的倾力救护之下,奇迹般地脱险生还。但更为奇特的是,周侣云与叶以功,这两个名字并不在太平轮生还者36名的大名单上;也即是说,仅以《申报》等公布的太平轮生还者名单来核算,又多出了两名生还者,太平轮上应有38名生还者了。或许,还有更多的生还者,还有更多的生命奇迹并不完全呈现在有限的史料文献中,正如周侣云所说的那样:“……听说一部分人被救上另一只船,开往香港去,还有些人被冲上附近的小岛去。”

    周侣云的生还故事告一段落,但她那还会有更多人生还的预言,随后还真有应验。1949年3月8日,《申报》报道,又发现有17位生还者。这些生还者曾被7艘渔船救起,“当时因受伤甚重,暂留荒僻乡下就医,故一向未与外界联络。”这一消息的证实,颇具戏剧性。原来,3月1日时,某乘坐太平轮的广东籍军官家属,正在家中举行祭奠仪式,家中均认为该军官已葬身海中。正在悲痛悼念之际,该军官突然现身于家中,全家人始知其获救生还。应当是据该军官透露,尚有17名生还者“暂留荒僻乡下就医”,台北太平轮善后委员会随即将此消息发布,并着手寻访生还者下落。

    至此,太平轮的生还者数量已增至53位。是否还有生还者被发现,后续相关报道则未见。无独有偶,1949年3月17日,又有报道称在日本长崎港外方,曾发现一具男性浮尸,经证实为太平轮头等舱乘客袁家进。但奇怪的是,在现有公布的太平轮乘客名单中,无论头等、二等、三等舱中,均无“袁家进”这个名字。当年日本方面是怎么验证该具浮尸身份的,又是如何得知其曾乘坐太平轮头等舱的,如今均已无从确考。报道中称“由其船票显示”,显然,死者袁家进还不是那种无票登船的编外乘客,但这张船票的登记姓名竟然在太平轮所有乘客名单中都无法找到,这也是颇为离奇的事件。可想而知,有票乘客的身份确认尚如此困难,无票乘客的生死将更难证实。也即是说,太平轮沉船事件中的遇难人数尚只能统计出千人左右的大概数目,那么,究竟有多少人生还,则更难以精确统计了罢。

    “太平轮”生还者远不止36人,但究竟有多少人,这一答案恐怕很难解答,且已无法解答了。时隔66年之后,姑且不论史料文献的湮没难寻,就算是当年的生还者群体,基本也已全部离世,进一步的史料考证与当事人证实,已几无可能。在此,只能目送这艘大船远去,共同祈祷现世太平、生者珍重罢。 ●肖伊绯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