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咪呐子

小说 2015-08-17 17:15:13来源:天山网原创作者:黄炉顺
进入论坛
分享到

    米呐子是想当然的响子。只不过是他的嘴艺超过了他的名字,米呐子是他的外号。曾经,我们那的人家很少愿意让孩子去学吹、拉、弹、唱,走南闯北来养家糊口。因为除了与丧事有关外,婚嫁一概不会用到响子的。请教年长的老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知道从他们记事时起就是这样。这大概是先辈留下来的不成文的规定吧!

    王咪呐子现已近知天命之年,才稍加收敛了他孩子的天性。在过去,他家里最多光顾的就是野孩子,小孩子、大孩子或三或五成群结对的住他家,谈笑的、闲聊的、唠嗑的、听他讲故事的,个个都喜欢他。除了贪喝人家一杯用猪油炒的面茶外,就是听他吹奏歌曲,《十送红军》《山丹丹花开红艳艳》《走进新时代》等歌曲都是孩子们喜欢听的。老感觉被他磨得锃亮的黄铜唢呐能吹出现代歌曲的调子是不可思议的。大孩子可谓是独霸火盆,一罐罐落马沙和苦艾灰的喷香面茶被大孩子强势瓜分,小孩子只有眼巴巴看着的份。

    小家伙们哪能乐意,纷纷奔向艺人让它吹奏歌曲。在这帮小家伙的起哄下,他拿起唢呐便应声而起。“好.......好.......好.......”经一个小家伙一喊,其余的也不甘示弱,不要命的扯着嗓子叫了起来:“好......”。从他老爸那里继承下的房子久未修葺,风吹日晒,刮风下雨的,房子好不了哪去局促的房间那容得下这般折腾,话音未落,四面的墙壁纷纷往下掉土。这帮野孩子像刚才没命的喊一样哥哥使出浑身解数跑了出来。他那痴痴傻傻的大哥也同小家伙三步并两步从屋里蹦了出来。而唯独艺人和他老娘像钉到了凳子上一般,没有挪脚。大概是见怪不怪了。他那大步出来便拿起马莎木棍朝刚才喊得起劲的孩子打了过去,这帮小家伙怎一个机灵了得,还没回过神来就像猛遭棒喝来不及多想,拔腿一个转身,一溜烟的跑掉了。

    王咪呐子的父亲走的很早,听老人说,他父亲早年喜欢文物古董,不仅收着东西,还自己去古墓挖掘,靠转手古董来填补家用。他经常同他的把子兄弟守候在凌晨两三点出来活动。常走夜路,那能不撞鬼。掘的坟墓多了,下面的看不惯就把他也给带了下去。当时钻到洞子下面的没有一个爬上来,都被黄土封在了里面,自此他苦苦学手艺来养活他的老娘和痴傻的大哥。

    王咪呐子行艺有个怪癖,出名后才有的。先前四里八乡的请他的“乐队”,不管利润多少他总是很热心地演出。后来名声大振,加上其他的老把势相继地淡出,他便愈加自负起来。外面的人渐渐的明白了也只好迁就一二,不敢得罪。

    他不仅吹的不错,敲得、鼓得和锣也是没的说的。这对一个大字不识几个而且通过自己琢磨成才的他是相当不错的。不过很少有人看到他其他绝活。他是很少拿出来的,自从有了徒弟以后便成这样了。这边是出于对徒弟的关爱,只在私下传授。可村里流里流气的愣小子偏要一探究竟,“这些个年月,只见您老人家吹,可不怎么敲来着,是不是您老只会这个?”愣小子喊道。老艺人淡淡一笑只顾喝着徒弟煨好的一杯茶,全然不合理。愣小子穷追不舍,不知道说了什么,老人家变得严肃起来,随手操起鼓槌。“咚......咚......咚......”鼓槌在半空中上下翻腾,时而如小马在森林里疾奔;时而如惊天之闷雷在周围炸开;时而又如虎踞龙盘,两虎相斗,群虎逐鹿,二龙戏珠群龙舞空......

    来给人家帮忙的邻里已经围了上来,完后纷纷叫绝。在众人的叫好中,老人脸上出现了沧桑的笑容,又随手拿起锣锤来,“若羌......”众人这下可乐不可支,总于见了老艺人王咪呐子的绝活,老艺人的一声收鼓那么干脆,丝毫不拖拉。

    还没回过神来,老艺人拿起了唢呐又奏了起来:“一九七九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