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队的泥土

小说 2015-08-18 10:54:13来源:天山网原创
进入论坛
分享到

    香玲知道,自己是兵团农场职工的孩子。

    今年九月的一天,香玲从奎屯乘车往家返,车行至泉沟水库的时候,看到许多城里的人结伴骑着自行车或者徒步在水库附近玩耍。水库四周都是干净整洁的柏油路,人们悠闲散步观景很是惬意舒服。

    在这个时节,团场连队的人们是没有时间四处游玩的。在团场的连队,自春雨过后,就开始忙碌了,惊蛰一到,万物复苏,冬眠蛰伏的虫儿也开始舒展蜷缩的身子,有农谚:惊蛰节到闻雷声,震醒蛰伏越冬虫。春季生产掀高潮,从南到北忙春耕。在团场连队其实真的是这样。春雷响过,在团场连队的人们就开始和泥土打交道了,香玲和丈夫是连队春雷响过后最早下地的人,在乌市上大学的女儿过完春节就走了。地里的积雪已经开始融化,香玲就和丈夫商量下地扩地边,丈夫整日在家里看电视,喂鸡喂狗,已经憋闷的不行了,听妻子说下地,赶紧答应,经过一冬的休整,夫妻两个都显得比去年秋上健壮结实了不少,冬天闲在家里的香玲面孔也比那时候白皙娇嫩,两人来到地里,丈夫第一锹铲下去,泥土还带着湿湿的潮,一股久违的泥土的味道扑面而来,香玲对这种味道真的是在熟悉不过了。

    香玲喜欢这种泥土的味道,她自打20岁嫁给丈夫,就一直在连队承包土地,她知道泥土就象自己家的人,始终是不弃不离,天天伴她左右的。香玲知道连队原本就是泥土构成的,自小住过的土坯房,土坯院,最早连队的泥土路,储藏冬菜的菜窖和地窝子,人们吃的田地里生产的五谷杂粮,身上穿的是田地里生产的棉花织成的衣服,香玲知道,如果没有这泥土,人们何以能生存下来。

    香玲小的时候,父母忙着大田劳动,都是她带着弟弟妹妹玩耍,那时候没有现在的电动玩具,为了使弟弟妹妹不吵闹哭叫,房前屋后的泥巴成了香玲带着弟弟妹妹制作玩具的最佳材料,她挖出一块泥,做出了一套像模像样的锅碗瓢盆,和妹妹玩起做饭的游戏,给弟弟捏出手枪大刀小狗猪羊的模型,让几个野小子比划挥舞,几个人玩的开心至极,乐此不疲。

    随着年龄的增加,香玲开始跟着父母下地干活,她参加了连队组织的青年排,跟着连队的小青年们一起去戈壁滩装沙子改良连队的土地,装满沙子的拖拉机在能扬起厚厚灰尘的土路上陷过车,大家从装满沙子的车斗上跳下来推车,那本来坚硬的泥块已经变成了象面粉一样的灰土,随着车子的走动扬起的灰尘洒落在每一个推车的人身上,车子从团部经过时,有闲人看着车斗上灰尘满脸满身的小青年们,眼中是敬意而不是异样的眼光,车斗上的青年们只管自己想唱就唱,看到彼此灰土的模样丝毫没有一丝的不安。

    那时候到现在香玲对泥土一直是有好感的,尽管有些人瞧不起满是灰尘泥土的人。

    去年春上,香玲的父亲因患急性脑梗住进奎屯市的一家医院,正在连队参加播种的香玲换件上衣就急匆匆地打车赶去医院,到了病房,先来的弟弟已经安顿好一切,父亲正在输液安睡,香玲接过弟弟手中父亲的衣服去水房打算洗一下,走到水房门口刚好和一个穿戴时髦的女子撞了个满怀。香玲急忙说对不起对不起,那个年轻时尚的女子面无表情地扔下一句:土包子,然后就扬长而去。站在原地的香玲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站在水房的水池前,手里搓着衣服,端详着自己的脸,心里想起刚才那句话心里感觉特别不能容忍,当她洗好衣服回到父亲的病房,看到对床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正颤巍巍地下床,边上站着的正是刚才从水房出来的女子,女子只是袖手站在那里,对老者不扶不搀,脸上没有一丝表情,香玲放下手里的盆子,慌忙过去扶着老者:大爷,您要去哪?老者哼哼着:去做B超。香玲看看边上站着的女子,见那个女子没有想帮助老者的意思,就扶着老者去B超室,香玲问老者;大爷,那个是你的女儿吗?老者摇摇头:是儿媳妇。儿子去南疆了,她来要钱买房子,我没有钱,她正找事呢。唉,咋个弄呦。老者长叹一口气,香玲听了心里真的不是滋味。

    回到病房,老者的儿媳妇已经不在了,从护士那里香玲知道这位老者姓王,来自四川达县,儿子媳妇也是达县的农民,在这个小城做了几年生意,挣得些钱,老人来到这里给他们看库房,病得不行了,才送到医院,老人手里有些钱,也是女儿从广州打工寄来的,听到这些,香玲心里也是很酸楚的,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香玲去医院门口的餐馆买饭,她为老者买了米饭和菜,当她递到老者手中的时候,看到老者眼中有泪花,自己的心情很差。第二天一早,香玲从弟弟家来到医院病房,看到父亲边上床位上的老者不见了,她问陪父亲的弟弟,弟弟说:老者一早就被车接回去看工地了。香玲照顾着父亲,心里也在惦记着那位老者的病情,她忽然觉得自己在这里心里是不踏实的,似乎只有在家里,在家里为辛勤劳作的丈夫做一顿简单的午餐,在自家承包的土地上挥汗如雨地劳动,在秋天收获时人们歌唱式的笑声中,站在团场连队坚实的土地上,感受连队泥土的芳香,心才算踏实的。

    这不,已经到了收获的金秋时节,连队道路上、商店里见不到一个闲人,大家都在忙着拾花、收玉米、收葫芦,摘西红柿,在这样的秋日的午后,看着阳光透过结满苹果的枝叶,零碎的光线照在香玲的头上身上,微风袭来,带来苹果的浓香。香玲看到自家地里开的白白的棉花,感觉到这个秋天对于自己已经是充满了幸福的味道。

    香玲知道自己喜欢也离不开这连队的泥土了,在这片泥土上生活过的人们已经目睹了太多的悲欢离合。

    在生活中的每一刻,连队的泥土都在亲切地注视着一个又一个职工在它的眼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连队的泥土深情地目送过连队的一个姑娘又一个姑娘从土坯房里出嫁,又喜迎一个姑娘又一个姑娘嫁到连队落户生子生女,承担重任,连队的泥土为每一个逝去的生命默默祈祷,更为每一个稚嫩的脚掌铺平道路。

    作者:王慧萍(第七师128团)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