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熟了

小说 2015-08-21 10:19:15来源:昌吉日报作者:王宏昌
进入论坛
分享到

    洼沟梁的沟沟坎坎里,成片成片的豌豆就要熟了。

    “三民”工作组的刘建智站在洼沟梁最高处的山峁上举目远眺。但见没过膝盖的豌豆秧子形成片片绿浪,把洼沟梁的七沟八洼装点得绿浪滚滚。绿浪似的秧子上,挂满了铃铛般繁茂的毛豆角。

    毛豆角正在灌浆,要不了多少日子,灌饱浆后的毛豆角就瓷瓷实实地鼓起来了。鼓起来的毛豆角颗粒才饱满,才预示着成熟与收获。

    豌豆的毛豆角灌浆的季节,花儿是特别耐看的——原本洁白中透着些粉红的豌豆花儿,经过旺春与初夏的孕育,把平生所采集的天地日月精华,毫无保留地给了豆秧,由豆秧传输给毛豆角,权作毛豆角维系生命的养料。毫不犹豫的贡献了青春年华的豌豆花儿,这时距离暮年只是一步之遥。然而接近暮年的豌豆花儿不气馁、不退缩,依然坚守在蓬勃旺盛的秧子上担当着、担当着……这时候的豌豆花儿,失去了青春时期的粉红,只有点点黑色,庄重地出现在白色的花蕊之中。深沉的点点黑色,把已近暮年的花儿映衬得似乎更加洁白、更加艳丽…… 黑白分明的豌豆花蕊,就像一双双眨动着的眼睛,注视着人间的善恶、是非,评判着人们的贫穷与富有。

    “老站长……”刘建智抬手使劲揉了揉眼睛,跨前几步,睁大眼睛又仔细分辨眼前旺势的豌豆秧子里,究竟是闪动的豆花儿,还是老站长眨动着的、宽厚的双眼在豌豆地里观察长势。

    “老站长……”没有应答,小刘的呼唤被一缕山风带走了。

    那是三年前的深秋,小刘所在的农经站按照市里要求,酝酿参加“下乡工作组”的人选。站上仅有的几个同事都下去过了,就连年过半百的老站长也下去过两轮了。小刘是新参加工作不久的农大毕业生,年轻力壮,还没有正儿八经下过乡、住过村呢。这一回,怎么着也轮到小刘下去了。

    “站长,我媳妇怀孕了;”小刘面有难色地对老站长实话实说,“我的手头还有一份工作论文要完成,您看这下乡的事……”

    “哦,是吗?现在的年轻人怀个孩子可不容易,那你就留在站上吧,顺便照顾好你媳妇。”老站长爽快地答应了。

    这让刘建智心里不安了好几天。不过很快就释然了,因为他需要时间,需要坐在办公室里安安静静地完成他的业务论文。小刘觉得,只要我拿出了有助于农民致富的工作论文,就是对老站长最好的报答。

    这样,老站长再一次来到距离市区100多里外的洼沟梁村。洼沟梁是一个半山戈壁地带,常年干旱少雨。种地要靠上山地区的融雪水来浇灌,因此洼沟梁一带的收成不好,户儿家的日子不富裕。洼沟梁的人有一个梦——啥时候咱这里的土地能增收、农业能增效?!

    老站长又下来了,洼沟梁人的脸上又见笑容。为啥?因为老站长能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变戏法”。

    老站长上次下乡驻村时,洼沟梁人表现得并不热烈。人们一听是农经站来驻村,心里就凉了半截——人家有权有势的单位来包村,再不行也可以帮村里弄个扶贫款,修个桥、补个路啥的。农经站?得了吧,一个清水衙门,能“驻”出个啥村来?嘁!

    没想到老站长头一年来,就把洼沟梁的土壤结构、成分,地理地貌、产业结构弄了个明明白白。老站长号召户尔家们调整产业结构,大面积种植豌豆。许多人家左顾右盼的,只有20来户人家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用不到三分之一的责任地种了豌豆。

    没想到豌豆对土地绝不嫌贫爱富,扛得住干旱,把种子撒在带墒的地里就能生根发芽。老站长给弄来的是农科院新培育的优良品种,早成熟一个月左右。种豌豆的人家往年这时候闲得打麻将,这一年却早早就忙开了,打下头茬毛豌豆角,拉到城里去卖。城里人的餐桌上,忽然增添了这么青翠、鲜美的青豆,一个个吃得红光满面,开心极了。毛豆角、青豆刚卖完,转眼间老豌豆又该收割了。粗略算算收入,仅青毛豆角一项,就超过了往年一年的收入。打下的老豌豆,净赚!那些没种豌豆的人家,可把肠子都悔青了!

    老站长二次下乡驻村,洼沟梁100来户人家,高兴得就像遇上了财神爷。不用动员,家家户户大面积种上了豌豆。成片的豌豆既没施过肥也没有锄草、松过土,那豌豆秧子还是一个劲地长,直到挂满一串串豌豆角……

    这一年,洼沟梁的豌豆毛豆角、老豌豆一季庄稼收两茬;洼沟梁的豌豆产品在市场上受青睐,洼沟梁这么个偏远的地方因为豌豆有了些名气。

    这一年很快又过去了,驻村工作组现在是“三民”工作组了。

    早春时节,新一轮下乡驻村工作开始了。小刘的孩子一岁多了,可是他那篇一心要帮农民致富的业务研究论文还没有出来。见刘建智面有难色,老站长说,“小刘啊,孩子小你就先留在站上吧,一面帮你媳妇照顾好孩子;一面抓紧完成你的课题。我先下去替你驻着……”

    老站长第三轮来到了洼沟梁村。今年,由于种植豌豆让洼沟梁的农业增了效、农民增了收,进城打工的年轻人陆陆续续回来了。老站长领着几个有文化的青年,挨家挨户指导农户扩大豌豆种植。老站长觉得,帮农民做些实实在在的事情,帮农民一步步走进幸福梦,才是真正的“访民情、聚民心、惠民生”。

    漫山遍野的豌豆秧开花了、挂果了,老站长却倒在了豌豆地头上。

    小刘闻讯后,一口气赶到医院,才知道老站长已经胃癌晚期。

    “这么说您……早就知道自己的病情?老站长啊……”小刘伏在老站长的病榻前泣不成声。

    “不要哭,小刘。”老站长安慰小刘说,“生老病死是自然法则,谁也阻挡不了的……”老站长喘了会儿气说,“去吧,去洼沟梁带领大家好好务习豌豆经济吧——豌豆清贫、随和,对生存条件无所求,给人的却是极好的东西;豌豆具有默默无闻、安贫乐道、绝不嫌贫爱富的君子风范……”

    小刘抹了抹泪迹麻花的眼镜离开医院。回到家里取上行李,一口气来到汽车站,登上了去洼沟梁的乡镇班车。

    小刘站在洼沟梁最高处的山峁峁上举目远眺,但见没过膝盖的豌豆秧子形成片片绿浪,把洼沟梁的七沟八洼装点得绿浪滚滚,蔚为壮观。绿浪似的秧子上,已近暮年的花儿就像老站长宽厚、忠诚的眼睛;一串串挂满枝头的毛豆角,就像老站长永不停息的坚实的足迹……

    “哦,老站长……”

    在无边无涯的豌豆丛中,小刘突然间来了灵感,他要从心灵深处阐述豌豆在贫瘠的半山戈壁地带从播种到收获的全过程。题目就叫《豌豆熟了——从豌豆经济到人文景观》。

    眼下最需要做的,是与村里的年轻人一道,赶紧筹建“豌豆农业经纪合作社”。小刘寻思,把豌豆经济做大做强——这是老站长未竟的事业,也是乡亲们眼前的一个梦。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