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胶泥

小说 2015-08-26 10:12:07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村南有一条五六步宽,三十多步长,一人多深的壕沟。这条壕沟是村里人盖房子取土形成的。从春天到秋天,壕沟里都长满了野草,开满了野花。花草中还生活着一种异常漂亮的鸟儿,鸟儿的喉部羽毛鲜红如血,叫声婉转圆润,清亮悦耳。

    这个童话般的地方,每天都吸引了很多村里的孩子。

    一

    这日早晨,有四个学龄前的孩子,迎着朝霞欢天喜地跑进沟里。他们分别是冬生、枣花、大秋和我。

    这天我跑在最后。

    我跑在最后的原因有二,一是出门晚了,二是跑到半路腰带开了。裤带像蛇一样落下来时,裤子瞬间掉到了脚脖。我系好裤子跑到沟里时,冬生就笑我说,今天怎么落在了丫头后边?

    我笑笑,没有吭声。心里想,幸亏出门晚了,否则,太丢人了。

    我们到壕沟里不是拔草,不是采花,也不是捕鸟,是挖黄胶泥。

    黄胶泥,深褐色,细腻、粘软、柔润、滑爽,并带着一种甜甜的香气和微微的清凉,抓在手里很舒服。

    黄胶泥可塑性很强,能捏造出各种各样的玩具来。在那个年代,黄胶泥是农村孩子们的最爱。

    我们的到来,让沟里的绿草和鲜花凌乱不堪,美丽的鸟儿也惊慌失措地飞上天空。

    二

    沟壁上的地层非常有趣,黄、白、褐三种颜色的地层叠加在一起,酷似母亲烙的大葱油饼。

    黄胶泥地层为褐色,有四五指高。因长时间的挖掘,沟槽变得很深,要把小胳膊全都伸进去才能挖出来,然后用蓖麻叶捧着,放在打谷场上,我们就开始发挥自己的想像了。

    我喜欢捏牛马,冬生喜欢捏猫狗,大秋喜欢捏鸡鸭,枣花喜欢捏盆碗。捏好后,这些小东西就被我们摆放在打谷场上,在太阳的亲吻和轻风的抚摸下,不到中午便干了。之后,大家就兴高采烈地把各自的心爱,小心翼翼地带回家去。

    第二天,大家依然兴味盎然地重复昨天的事情。

    时间长了,各家的院子里都摆了大堆的泥塑。有时候大人烦了,很不客气地把这些“杰作”扔出家门。但是不久,院子里又会多出几件新的泥塑来。

    我们四人中,就数冬生心灵手巧,他捏的猫惟妙惟肖。有一天冬生说,昨天晚上他把泥猫放在老鼠洞口,吓得老鼠一夜没敢出来。

    我不信,大秋也不信,枣花却信了。

    这天,枣花跟冬生要了一个泥猫拿回家,晚上放在老鼠洞口。结果,枣花上当了。这天半夜里,一只老鼠竟然爬到她枕头边,差一点咬了她的耳朵。

    三

    玉米收了,高粱砍了,棉梗拔了。西风起,菊花盛开,大雁南飞。季节渐渐走入秋的谷底,临近冬天的大门。

    这天出事了。枣花被砸在了壕沟里。

    那天下午,大家说天冷了,本不想去壕沟里挖黄胶泥,可是冬生非要去。结果,我们刚到壕沟里,就听“轰”的一声巨响,壕沟塌了。浓雾般的尘土瞬间笼罩了整条壕沟。我们惊慌地摸索着往外跑。跑出来一看,没有枣花,又立刻返身冲进壕沟里。我们一边跑一边没命地喊着“枣花,枣花!”喊了五六声,才听到枣花的声音。

    尘土渐渐散去,我们循声看见了枣花,她的下半身子都被压在泥里了。我们拼命地扒呀,扒呀,终于把枣花扒出来。

    枣花被我们抬到打谷场上。她浑身是土,冬生赶忙扯起褂子,擦枣花脸上的泥土。

    暮色渐起,成群的乌鸦盘旋在村庄的上空,寻找着夜宿的树木。

    枣花坐了起来,她还想站起来,可是,她努力了几次,最终也没能站起来……

    枣花的左腿断了。傍晚时,冬生背着枣花回到村子,送到她家门口,放下就走了。

    第二年,枣花就跛着左腿和我们一块上学。上到高小,枣花就不上了。

    四

    其实,冬生和大秋也已经不上学了,只有我一个人继续上学。后来,我考入中学,毕业后服兵役离开了家乡。再后来,从部队转业到了遥远的边疆油田。

    十年后,我回到故乡见到了儿时的伙伴,他们都成了家了,还有了孩子,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冬生的妻子竟是枣花。

    “你好好想想,当年是谁把枣花背回家的?”大秋提醒我说。

    这天晚上,冬生夫妇宴请我,还有大秋。柔和的灯光下,我们四人尽情地述说着往事,好像回到了快乐的童年时光。

    又一个十年过去了,迎着明媚的春光,我再次回到家乡。家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村里人得都搬到了镇上,家家户户都住上了楼房,冬生、枣花还有大秋三人在镇上创办了一个泥塑店,生意特别红火。更令我吃惊的是,他们三人创作的大型泥塑《古老的村庄》,还获得了省级大奖,并评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收进省美术馆。

    这天晚上,大家又一次相聚在一起。我说,没想到你们又玩起了泥巴,而且玩出了省级大奖,向你们表示祝贺。

    冬生说,一个人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是最大的幸福。

    我们三个都点头,表示同意。

    是啊,一个浸润着童年梦想的人生,它的美丽,超越彩虹!

    作者:李培智【克拉玛依白碱滩钻井退休二站】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