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是一方抗日救国的热土

追记抗战时期新疆的鞋袜劳军运动

探史揭秘 2015-08-26 10:32:29来源:新疆日报作者:李菡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左上图:于田县为超募鞋袜劳军捐款数目事致省政府的电。左下图:行政院就鞋袜劳军捐款事给新疆省政府的嘉勉电。右图:特克斯县民众鞋袜劳军抗日捐款花名册。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的炮火,激起了新疆民众无比的义愤。8年抗日战争时期,虽处在后方,但新疆各族民众始终慷慨解囊,踊跃捐献,支援前线抗战,用实际行动为抗战胜利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我们新疆的人民虽然远在后方,不能亲身到前线去杀敌,但是关怀抗战、热心救国,仍是我们素来的愿望。每逢遇着募捐劳军援助前线之举,莫不见义争先,踊跃输将。”这是1943年5月,哈密区为组织鞋袜劳军委员会并开展募捐活动给省政府电报中的一段内容。这段话不仅表达了新疆各族人民的心声,更展现了在抗日救国时期,新疆各族人民当仁不让、不甘人后的赤胆忠心。□本报记者李菡

    心系国脉,抗日募捐新高潮

    1943年5月至1944年6月,由当时的全国慰劳抗战将士委员会总会发起,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鞋袜劳军运动。即募捐捐款,购置鞋袜,送往抗战前线,支援前线杀敌将士。

    1943年5月13日,全国慰劳总会给新疆发来电报:为了纪念抗日战争6周年到来,希望新疆能于7月7日将募捐款呈现,以示热烈参与。当时,新疆有十个行政区,为保证募捐工作顺利完成,新疆各行政区都相继成立了鞋袜劳军运动组织机构。各机关、法团公务人员、民族首领以及社会各界人士等积极倡议宣传、主动认领募捐任务、带头捐款,将新疆各族人民爱国热情推向了新高潮。

    1943年6月17日,喀什区召开了鞋袜劳军运动委员会组织会议。该区行政督察专员、各机关、法团、学校首长以及大阿洪毛拉等30余人参加了这次会议。会上,在主席报告了开会意义、宣读省政府通电、讲述了募集细则后,现场立即掀起了募捐热潮。首先和平公司经理才生阿洪慷慨认捐鞋袜各200双(合新币2320元),接着是维文会认捐200双,工商会各捐100双,柯文会各捐75双,土产公司各捐20双,银行各捐10双,教育局及各校各捐50双,医院各捐10双……阿西木大毛拉、艾伯都拉大毛拉等人各捐鞋袜各5双,当场就募集鞋袜各800余双。这些数字足见各族民众的爱国热忱。

    1943年6月22日上午,在奇台县公路段的召开鞋袜劳军运动号召会议上,在段长报告了鞋袜劳军捐款意义后,员工们群情激昂,立即捐款,共捐大洋220元。下午4时,该路段长等又赴各分站及筑桥工人工棚进行宣传募捐,虽然当时工人的收入微薄,但大家还是毫不犹豫地为抗日的胜利贡献自己的力量。当日又捐大洋536元。

    70多年前的新疆,交通落后,资讯并不发达,但鞋袜劳军募捐活动却迅速席卷了天山南北各地、各行业、各族同胞。为了响应鞋袜劳军运动,在库尔勒县,文化会举行晚会,反帝小组作街头宣传,妇协会挨户宣传,各区村长进行乡村宣传,获得了群众的积极响应,共募得鞋、袜各542双,超出分配额各11双。

    沙湾县劝募组在城乡开展鞋袜劳军运动宣传后,各族民众深明鞋袜劳军的意义,仅两天时间就募集鞋袜200双,完成分配数的70%。

    在塔城区裕民县民设治局,各族百姓在听到募集组人员宣传后的第一时间里,便争先恐后地踊跃捐献。结果该局用8天的时间就完成了区行署分配的募捐数字。共募得鞋499双、袜524双,共折合新币洋5888.4元,并超募鞋299双,袜324双。

    1943年7月31日,伊犁区在给省政府的报告中说:工商会发动工商界同胞随意捐助,教育局领导各文化会、各学校举行话剧比赛,一方面促进民族文化,加强抗战意识和提高戏剧艺术水平;另一方面即以售票所得捐作鞋袜代金。因宣传深入普遍,民众热烈响应,方式之灵活运用,10日中即募足26000元。

    按照要求,新疆募捐的鞋袜数目应为82321双,折合代金数目为国币823万余元。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各区都超额完成了分配任务。其中,迪化区超过了88%,阿山区超过了62%,全省实际募捐总数超过了分配数额的12%。由于募捐工作突出,当时的国民政府行政院曾对新疆省给予通电嘉奖。全国慰劳总会也两次致电、致函,对新疆各族民众的慷慨输捐和爱国热忱表示钦佩,并代表前线抗战将士,通过当时的《中央日报》《扫荡报》《大公报》《新民报》等大报,鸣谢新疆各族同胞。这充分证明:在祖国危难的岁月里,新疆就是一方抗日救国的热土。

    抗日救国之心,不甘人后

    “玉其看拜:六十六元六角六分;木拉提拜:六十六元六角六分;阿布里大:六十六元六角六分……”在自治区档案馆保存的档案中,《特克斯县民众抗日捐款花名册》完整地记录了地处偏远的特克斯县每位民众在鞋袜劳军运动中的捐款数目。从名册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捐款的绝大多数是少数民族群众,他们当中除少数几人捐出了60余元外,大多数人捐出的都是1元或2元。如今看来,1元、2元十分微薄,但对当时生活极端贫困的新疆人来说,几乎是农牧民家庭一天的伙食费。大家能毫不吝啬、尽其所能地捐出,足以展现新疆民众的不甘人后的抗日救国之心。

    1943年6月,“鄂西大捷”的消息传来,天山脚下一片欢腾。而全国鞋袜劳军运动的发起又正值端午节前夕。1943年6月10日,《新疆日报》发表的社论《寄慰前方军民并向鄂西将士致敬》写道:“这种辉煌战绩,海宇都为之腾欢,我们处在后方的同胞,自然更是异常敬佩。在这端节当中,我们后方同胞每个人的心目中,都是真诚惦念着前方的将士与民众,我们虽不能个个到阵地去慰劳你们,但我们情愿贡献我们所有的一切,与我可敬爱的前方将士共同努力。”

    在鞋袜劳军募捐中,感人的故事在天山南北一幕幕上演。1943年6月24日,《新疆日报》刊发了这样一条消息:“呼图壁县本年自入春交夏以来,天旱不雨,又因河水太小,各乡村农作物颇受旱害。……至鞋袜劳军运动,人民响应甚为热烈,宣募队正在展开工作,不久可收到很大的成效。”可以看出,新疆民众抗日救国之情,从不因自己的困难而减退。

    1943年6月18日,博乐县在进行宣传劝募时,该县的李县长的一番慷慨陈词,令人动容:“公务人员亦系国民之一分子,捐廉救国尤为应尽之义务,例如昔‘楚令尹子文毁家纾难’‘郑商人弦高以牛犒秦师’万古不磨,百世流芳,至今传为荣誉。现在抗日伟大时期,凡我国民两个肩膀上,均担负着救国救民的重大任务,尤其是我们公务人员更应该具有楚令尹、郑弦高之那样爱国热忱,方不愧称做大时代的公务员。”

    在听完宣传劝募后,博乐县一小汉文班的学生许艳龄、刘学孔等人,本着当仁不让的精神,将平日节省下的零食糖果之钱,捐献了出来。孩子们大都只捐了1元,虽然捐数字区区不腆,但他们的爱国之心却炙热滚烫。也正是这涓涓细流,汇成了强大的抗战洪流,有力地支援着前方将士能够打败日本侵略者,一步步取得抗战的最终胜利。

    精诚团结,维护祖国统一

    新疆民众的爱国之情,在一次次声势浩大的抗日募捐活动中燃烧得更加猛烈,抗战必胜的赤诚信念在心中更为坚定。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新疆各族儿女勇担使命,表现出了空前的觉醒与团结。

    1943年,抗战即将踏入第7年。7月1日《新疆日报》发表社论《积极完成鞋袜劳军运动》,文中说:现代的战争,是全国战争,也就是全体性战争,每个国民都担负战争的直接义务,都应以“事事第一”“胜利第一”为目标,因此,我们后方民众不但须站在各自的岗位,尽我们自己的责任,不但须统一我们的意志,集中我们的力量,以争取抗战的胜利,更应以“一切为了前线”的态度,响应一切的劳军运动,以表示我们对抗战的尽责。

    1943年6月18日,在哈密区妇协举行的母教运动座谈会上,机关代表康科长激情发言:“我们并不是开一个会就算了结,还应勇敢担负起会诉所给予我们的任务。同时妇女同胞要占全国二分之一,所以我们每个母亲都应站起来尽量把自己的力量发扬光大,以期早日完成抗战大业。”

    在伊宁县,维吾尔族妇女哈力阿帕,深明大义,主动献捐洋5000元,悉数充作鞋袜劳军。她说,作为一名中国人,这是她应尽的救国之责任。

    在皮山县,该县税务局的公务人员从局长到科长,到征收员等,均捐献了个人半月的工资。在给省政府的电文中写道:共捐集大洋500元,奉献给前方战士,以争取最后的胜利。

    在额敏县,哈萨克族地方绅士巴特汗临终遗嘱其妻玛合立法,将自己最心爱的乘坐骏马捐给前方抗日将士用,以完成自己抗日救国的遗愿。

    1943年11月24日,特克斯县在给省政府的电报中写道:各族民众慷慨自乐,愿将认购美金劵(同盟胜利公债)多交洋10665.6元,悉数挪捐以作鞋袜劳军,以表爱国之忱。

    事实上,每一笔捐款对于生活贫困的新疆民众来说,都实属不易。在鞋袜劳军运动中,新疆人民再一次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自觉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尊严的高尚情操。是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将各族儿女与全国人民紧紧凝聚在一起,同呼吸、共命运,书写着一段段可歌可泣、感人至深的历史篇章。而这一精神在今天的天山南北仍在继续传诵着。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