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献中的“绿玉河”到底在哪儿?

探史揭秘 2015-09-01 10:37:58来源:乌鲁木齐晚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8月21日,在叶尔羌河下游霍什拉甫乡旁边的河道,于明教授正在河道中捡石头标本。(本报记者杨苏生摄)

    明末《天工开物·玉篇》记载,绿玉河流向西北,河水·多聚玉……关于绿玉河,只是少量的文字记载,并没有更多的佐证。此次,问玉昆仑考察团队来到叶尔羌河出山河口,想问叶尔羌河一个问题――它是否是古文献中记载的绿玉河?

    叶尔羌河奔腾的河水出昆仑山后,在莎车县霍什拉甫乡、喀群乡附近,被十多公里宽的河道所驯服,水面开阔,水流和缓。

    8月21日中午,问玉昆仑考察团队来到叶尔羌河出山河口,想问叶尔羌河一个问题――它是否是古文献中记载的绿玉河?

    目前,中国研究玉石文化的学术界,一直被历史文献中所记载的“绿玉河”所困扰。据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玉文化研究委员会主任、中央美院玉文化研究中心教授于明介绍,明末《天工开物·玉篇》记载,绿玉河流向西北,河水·多聚玉,当地女子常赤身在河水中,趁着夜色捡拾玉石。关于绿玉河,只是少量的文字记载,并没有更多的佐证,“绿玉河”在哪成了悬案。

    于明教授的观点倾向于叶尔羌河就是古书中记载的“绿玉河”。

    他的依据是,古时西域地区的居民并没有什么时间与空间的概念。命名河道为“绿玉河”,可以肯定河道中出产“绿色”的石头。专家团队通过对叶尔羌河上游走访调查,发现上游塔县区域,古大同玉矿及马尔洋、皮里等地玉矿出产塔青、碧玉、唐白、青花等玉料。在下游河道中,找到了类似上游的母矿绿颜色籽料标本。

    霍什拉甫乡6队经营玉石生意的村民也说,在叶尔羌河河道中,常能捡到青色的玉石籽料。所以于明教授说:“我倾向认为绿玉河是如今的叶尔羌河。”

    其实,在到叶尔羌河出山口之前,于明教授也一直很困惑,为什么喀群乡、霍什拉甫乡水面能捡到玉石。通过实地调研,叶尔羌河出山口被河道中一座山一分为二,左侧区域为喀群乡,右侧为霍什拉甫乡。水流和缓,玉石大量沉淀,两个地方的古人能够很容易在河道中捡到玉石。

    至于古文献记载,女子常赤身在河道中捡玉,看到如今的河道,这个说法有些不能成立。叶尔羌河河水冰凉,古人不可能下到河水中捞玉。最有可能的说法是,古人趁着洪水消退之后,再下到浅滩附近的河水中捡玉石。

    故宫博物院研究员、玉器专家徐琳在收集到叶尔羌河下游的碧玉、塔青等玉石标本后,更坚定了昆仑山西昆仑出产玉石的判断。

    而对于“绿玉河”记载的说法,徐琳不能肯定。她说,在一些史料中也有记载,“绿玉河”在墨玉河的边上,墨玉河在和田境内,觉得绿玉河可能是如今和田河附近。面对“绿玉河”是如今的叶尔羌河的说法,徐琳表示,还有待于进一步考证。

    调研走访发现

    “清宫美玉出昆仑”证据

    在对叶尔羌河上游昆仑山区地形、地貌及玉矿分布特点走访调研后,问玉昆仑考察团队专家们确认,喀什地区古大同玉矿真实存在于喀喇昆仑山(西昆仑)山脉中,有关清代玉石能够大量开采、玉器制作能够繁荣的未解之谜,也被揭开。

    据故宫博物院研究员、玉器专家徐琳说,故宫博物院玉器库房中收藏玉器藏品三万多件,其中大多数的玉器是在清代时期创作,且大量使用的玉石原料产自喀什地区。

    但在研究中,从来没有专家实际到过昆仑山区考察,专家们只掌握有文献资料,曾一度怀疑,清代史料中记载喀什地区西昆仑山中出产玉石的说法不准确。专家们怀疑,昆仑山条件艰苦、海拔高,开采困难,在清代新疆是如何为内地开采大量玉石的?

    问玉昆仑专家团队在塔什库尔干古大同玉矿及塔县马尔洋、皮里等地玉矿走访调查,标本采集后,发现此地区出现的玉石,与清代特别是乾隆时期的玉器材质相同,可以证实清代玉器原料来自昆仑山,这里的矿脉海拔平均在2000米左右且埋藏浅有露头,可用眼睛就能够直接找到。古人骑着毛驴,利用原始火烧、用木棒撬,完全有能力将玉石开采出来。

    “玉矿旁边就是河流,古人完全能够想出办法,利用河流水运将玉石运出昆仑山。”于明分析说。

    “经过这次调研走访,完全可以断定,在清朝时期新疆能够为皇宫提供大量的玉石原料,铸就了清朝玉石工艺的繁荣。”于明教授说。

    (本报记者杨苏生发自和田)

    追玉的日子

    为调研叶尔羌河上游玉石母矿及下游区域,我们的团队跋山涉水,行程1000多公里。每天除了调研,更多的时间是在路上。此行从喀什市出发,经过尚未修好的盘山道路,翻越海拔3500米的特给乃其克达坂,到达叶尔羌河上游路段。从阿克陶县通往大同乡玉矿只有一条修在悬崖上的180公里的山路,道路难行,我们的车辆走了7个多小时还没到达,不得已夜宿大同乡库如其克栏杆村。这一路经历了车辆爆胎、山体滑坡、泥石流冲断道路,一路上有惊有险。

    艰难地完成塔县地区玉矿资源调查,我们又经历了600多公里的奔波,翻过平均海拔4000米的帕米尔山区,团队成员有人出现缺氧。看到了冰川之父慕士塔格峰、壮美的白沙湖风景区,大家虽有兴奋喜色,但无心观赏,更多的时候想趁着路上的时间打个盹。(杨苏生)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