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队的阳春三月

小说 2015-09-07 11:42:52来源:天山网原创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当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散落在团场的旷野和建筑上的时候,忙碌了春夏秋三季的的人们似乎开始感到懈怠和疲倦,冬雪过后,连队平房顶上蒙上了洁白的雪,没有了往日炊烟的的陪伴,烟囱也显得孤单落寞了许多。

    冬日连队的清晨,主干道和居民区已经看不到昔日劳碌繁忙的人们在穿行,连队看上去冷清了许多,连部的广播播放一段民歌,是文教在宣读职工参加冬季培训的通知,昔日茂密葱绿的树林全然已没了树叶,枝杈被积雪覆盖,几只嬉闹打斗的小狗在树丛里钻来穿去,可以听到小铃铛发出的清脆声响,一定是爱民家小狗皮皮脖子上悬挂的铃铛声,因为连队只有他家的小狗脖子上系着一个小小的铜铃。

    通向团部的柏油路一到下雪过后,连队管机务的副连长东明就会督促农机户王国亮,让他发动机车,带上自制的刮雪板来来回回地将路面上的积雪清理干净,方便连队职工骑车或者步行,连队自己购买了陆风X8越野车的大磊可是最高兴了,雪峰的私家小车尼桑骊威在这样没有积雪的道路上行驶的更加稳当快捷,就连开着桑塔纳接送学生的书亮看到开阔干净的路面也不由地咧嘴笑了起来,心说:“瞧瞧俺们连队的地界,路面干净无雪,瞧着都心里敞亮。”

    这个冬天,在连队居住的职工越来越少了,大多数职工都在团部购买了楼房,团部小城镇建设的步伐真的很快,团部的紫竹园小区十栋楼房已经交工,来来往往的车辆不是搬家就是在装修,有的已经入住,小五和海宽都是今年开春报名住楼房的,两人一合计,一个住三楼,一个住二楼,以后无论上班还是开会学习打麻将相互好照应也有个伴,没曾想,连队的刘洋和张百义还有谢新红都登记的是这一栋楼,而且是同一个单元,回到连队办公室,说起这事,大家都哈哈笑起来,敢情,连队职工之间是有着深厚情谊的哦,要不,咋会同一个连队住了多年的邻居,登记楼房还是愿意住在一个单元不愿分开呢。

    虽说连队离团部也就五、六公里,但是人们心中可是觉得自己也进了城,也住进了自己的楼房,心情那是绝对不一样的。新建和兰妮小两口今年住上了三室一厅的楼房,光室内装修都花了5万,不仅装上了木质地板,还专门找人设计制作了背景墙,旭明家媳妇在装修楼房时墙面装修上采用了粉红和粉蓝的彩色墙面漆,从分利用阳台的空间制作了电脑室,房间装修时尚大方,就连住一室一厅的退休老人金花阿姨也购置了双开门冰箱,还在客厅悬挂了能自动播放音乐的环形水晶吊灯。梦华还去城里买了墙纸,家里的卧室客厅装修的高档华贵,置身其中,心里颇有些喜滋滋。梦华和老公两人在连队承包有100亩棉花,还有一辆福田704拖拉机,梦华管理棉田,老公经营机车,一年下来,净收入在20万以上,在连队也算是小康家庭了,大雷在秋天犁地时就花50万购置了纽荷兰210大马力拖拉机,买了辆越野车,还在团部购买了三室一厅的楼房,这不,半月前开着越野车带着媳妇和女儿回了趟河南老家,昨天就又回了连队,听大雷媳妇说还去四川玩了两天。爱民回家和媳妇说起此事:“年轻人,能吃苦,敢干,也想的开,赶明儿,咱们也买辆车,我也带你回趟老家看看。”

    春峰前几天参加了连队土地竞拍,连队土地竞拍是为了充分体现连队土地的自身价值,培养职工爱护土地珍惜土地的意识,加强职工诚信履诺的意识。连队严格按照团要求制定了竞拍方案,春峰是因为前几年觉得种地不挣钱太担风险,死活不种地了,媳妇给别人打工,自己去戈壁滩油田开铲车,一年下来,手头除去孩子的学费生活费,所剩无几,看着身边以前不如自己的周军连续几年承包土地单产都在400公斤以上不说,也在团部买了楼房,这几天正忙着装修,

    春峰的心里是最不是滋味,媳妇从去年都在埋怨春峰扔地,说扔地不后悔,那是假的,也就是奇了怪了,从那年春峰扔地,连队的棉花单产一个劲地攀高不说,棉花价格也出奇的好,所以连队召开大会已宣布要竞拍土地,春峰和媳妇就四处筹钱,到连队生产副连长那里交了5000元的竞拍土地保证金,从未参加过土地竞拍承包的春峰在竞拍会上手里紧紧地攥着竞拍号牌,心跳加速满头大汗,好在几个回合下来,他拍下了连队的4斗7号地,团电视台记者采访他,他只是说:“我是职工,我要种地。”那一刻连长宣布竞拍结果,他听到自己的名字。心里一下子踏实很多。连队竞拍土地对承包职工的震撼力可想而知,大家对连队领导干部两年来的科技指导和服务也是有目共睹,单产突破500公斤的刘洋观看了连队竞拍会现场,他很庆幸自己去年承包了200亩地,更庆幸自己去年种植了宽膜机采,省时省力省劳力,早早就净杆犁地了,不像往年,都快下雪了,拾花工还没有返乡呢。

    连队的爷们没有闲着,女人们也一样很忙碌,过了元旦,团工会就下通知要开展冬春文化活动,各连队必须准备春节的文艺演出和元宵节的秧歌比赛,昔日在棉田里劳作,在家里操持家务的女人们在舞蹈和秧歌方面天生就有优势,连里广播上一通知,参加活动的女人们真是不少,玉芝接到连队通知,心里很激动,连给丈夫准备开春下地穿的手头正纳着的鞋底都撂下了,在舞蹈老师的带领下,一板一眼地学着秧歌动作,看着相熟的姐妹们很快都学会了,而自己还没有学会,心里着急上火,家里地方小,耍不开,丈夫长庚把床都拆了,鼓励玉芝好好练,长庚还把大家手中的道具小鼓槌都重新做了,熊奎媳妇安慰着急上火的玉芝:“这是在学跳舞,干嘛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又不是让你还贷款,着急上火,只是学动作嘛!”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翠英在家对着穿衣镜生硬地练着刚学的动作,小儿子捂着嘴在沙发上偷偷地笑着,大儿子干脆告诉自己的妈妈:“妈,您打住吧,您退出不要跳了,太难看了,人家跳舞要钱,您跳舞要命!”但是翠英丈夫却一直笑眯眯地看着,她扭头对儿子说:“总比坐在麻将桌前强吧,健身不说,你妈妈心情也好了很多啊。”经过十几天的排练,玉芝和翠英已经能和大家一起完整地把排练的舞蹈跳下来了,这不,刚刚练完,还没等负责排练的连队文教发话,领舞的霞就已经换好碟片开始蹦迪了,姐姐妹妹们的一阵子欢笑,笑声惊起了栖在高架电线上的一群麻雀,也引来路人好奇的目光,那笑声那音乐声传的很远,很长。

    作者:王慧萍(第七师128团)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