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轮”沉船事件的史料中没有爱情,只有悲情

探史揭秘 2015-09-08 10:09:54来源:北京晨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这些足以满足后世读者好奇心的史料,注满了真实、沉重的史实细节,但却绝不唯美,也难以抒情。

    “太平轮”沉船事件发生于1949年1月27日,由于超载加之夜间航行,在舟山群岛海域的白节山附近与一艘货轮“建元轮”相撞沉没,“建元轮”立刻沉没,船上72人溺水而死,其中有2人被救起;太平轮在1分钟后跟着沉没,船上有超过900人遇难,仅有36人被澳洲军舰救起,其中有3名为船员。

    上海《大公报》、《申报》,南京《中央日报》等大小报刊,于1949年2月1日起,开始报道“太平轮”沉船事件。其中,尤以《申报》的报道最为详尽及时,一直延续到当年3月中旬。《申报》首篇报道,开篇即大幅援引一位生还乘客的忆述,基本还原了“太平轮”沉船事件的现场细节,惊天惨剧如亲历眼前,令人过目难忘。报道称:

    据太平轮获救生还乘客追述:太平轮原定廿七日晨启椗离沪,因临时有钢条一批计六百吨须装载附运,费时甚久,嗣在装入一百五十吨后,发现载重已逾船身规定之水平线,当时各船员曾要求勿再继续装入,但该轮业各主任以此项钢条运费已全部收讫,故卒坚持装运四百五十吨后始行启椗,启椗时间延至下午四时一刻。

    该轮因仍欲于预定时间赶抵基隆,故驶出后开行速度极高,且未依规定航线行驶,而改航近路。据该乘客谈:太平轮在夜十一时三刻驶抵舟山群岛附近时,海面无雾无风,但究因何故竟与迎面驶来之建元轮互撞,殊觉无法想象。渠忆当时太平轮除速度过高,航线不符外,桅杆上之信号灯亦未燃点。至建元轮之航线似亦未合规定,故两船互撞时之位置系成直角,太平之船首猛触建元船尾左舷五分之二部分,而两船于事前均未拉汽笛……

    在大幅援引了生还者的忆述之后,《申报》的报道中,紧接着公布了“建元轮”2名、“太平轮”36名,共计38名生还者大名单。之后,“太平轮”乘客家属寻找失踪者的各种努力还在继续,包机寻访、悬赏搜索、打捞死难者遗体等各项工作,依次开展;1949年2月的《申报》如同一本连环画,“太平轮”沉船事件在这里的报道每天都在翻篇。

    可以看到,在《申报》版面上,寻找龚云龙、毛信永、周逸民、吴芳安、齐春和、齐蓝玉、吴绍琼、齐小秦等人的启事,一直刊登到2月12日,才告停息。也即是说,在沉船之后半个月的时间里,人们都在期待奇迹发生,始终不愿相信,或者说不愿接受失踪亲友已经遇难的事实。关于遇难者理赔及善后事宜的处置,也渐次成为“太平轮”乘客家属及社会舆论的关注焦点;曾经为陈独秀做过辩护律师的章士钊等也公开登报,出任了善后委员会法律顾问。而“中兴轮”也连忙登报声明,称其事发当天并未航经“太平轮”沉船现场,郑重其事的撇清了“见死不救”的传言。可以说,“太平轮”沉船事件,成为1949年农历新年之际的全国性大事件,其影响力正在通过诸如《申报》这样的主流媒体持续报道而不断放大。

    查阅这一时期所有的报道,除了一次次复述死难者的惨痛之外,除了一次次追寻失踪者的期冀之外,死难者家属的索赔与问责,也逐渐成为主要内容。应当说,《太平轮》电影所选取的历史背景,与这些史料中透露的某些历史信息,是有比较高的契合度的;但除此之外,这些史料中却根本没有什么乱世爱情的传奇故事,更找不到《太平轮》电影里那三段传奇爱情的原版与原型。这些足以满足后世读者好奇心的史料,注满了真实、沉重的史实细节,但却绝不唯美,也难以抒情。总之,太平轮里没有爱情,只有悲情。肖伊绯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